<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子东归
    转眼已是十月深秋,在这一个月中,右扶风的情况更加混乱,十月初,李傕麾下将领杨奉与军吏宋果等合议谋杀李傕,不料事情泄露,于是引兵反叛李傕,使得李傕的军势一下子又削弱了不少。

    李傕立时派人去说和屯驻在美阳一带的张济,不想张济向南撤出美阳,屯至武功县,以示不参与二者之争,又派人前说和。

    李傕岂肯罢休,与郭汜又是几次征战,美阳几次危机,李傕见识不对,唯恐自己的势力被斩作两截,与池阳老巢失去联系,一边联系西面屯驻在右扶风和凉州边境的马腾韩遂,一边便趁着与郭汜、樊稠、杨定和杨奉作战之时,暗度陈仓,以重兵保护车驾从郿坞出去,转而向东,直奔池阳黄白城。

    李傕这一手玩的又快又急,车驾悄然出了郿坞,一路向东,郭汜、樊稠等人丝毫不知,幸亏还潜伏在李傕手下的董承暗中报信,才令郭汜等人知晓。

    而后郭汜等人率兵追击,李傕且战且退,退到了美阳,他手下兵马乃凉州嫡系,飞熊军最是精锐,郭汜、樊稠、杨定、杨奉等人仍不占优势,战事在美阳一带相持。

    天子刘协辗转奔波,唯恐遭了兵祸,以谒者仆射皇甫郦凉州旧姓,有专对之才,遣令其去说和李傕和郭汜,令二人共同辅政。

    皇甫郦为皇甫嵩侄子,也曾为张辽手下执金吾丞,张辽离开关中时因皇甫家大业大,怕连累其家,并未带走皇甫郦,随后三府举荐皇甫郦为谒者仆射。

    皇甫郦拿着诏令,先绕道去见了郭汜和樊稠,在李儒的建议下,郭汜、樊稠、杨定没有反对,同意天子诏令议和,共同辅政。

    而后皇甫郦又去见李傕,美阳城中,李傕看着天子诏令和面前镇定的皇甫郦,冷哼道:“吾有讨伐吕布之功,辅政四年,三辅清静,天下所知也。郭多,不过盗马贼耳,乃敢擅劫公卿,与我相抗,誓必诛之!樊稠、杨定更是庸碌之辈,何敢乃欲与吾等邪?君为凉州人,试观我方略士众,足胜郭阿多否?”

    皇甫郦沉声道:“不然,昔有穷后羿恃其善射,不思患难,以致灭亡。近者董公之强,将军所知也,吕布受恩而反图之,斯须之间,身首异处,此有勇而无谋也。今将军身为上将,持钺仗节,子孙宗族,皆居显位,国恩不可谓不厚,郭汜劫公卿而将军胁主,谁轻重乎!张济与郭汜有谋,杨奉,白波贼帅耳,犹知将军所为非是,将军虽拜宠之,犹不肯尽力也。”

    皇甫郦以大义责斥李傕,然而李傕如今众叛亲离,正是烦乱之时,哪可能听进什么大义,当即将皇甫郦责斥出去。

    皇甫郦性格也是刚强之人,说和失败,回到天子身边,怒气不歇,道:“李傕不肯从诏,此贼有谋逆之心!”

    侍中胡邈素来得李傕信任,沉声道:“李将军于汝不薄,旧日皇甫公为太尉,李将军之力也,汝出此言,恐于身不利。”

    皇甫郦大怒叱道:“胡敬才!汝亦为朝廷之臣,如何附贼?”

    胡邈面色阴沉,哼道:“皇甫郦,念汝失李将军意,恐汝见害,岂能不识人心,我与汝何事者?”

    皇甫郦大骂道:“君辱臣死,吾被李傕所杀,则天命也,何老汝这逆贼费心!”

    胡邈面色阴沉,拂袖而去。

    天子刘协看到胡邈出去,忙对皇甫郦道:“卿速速离开,回去凉州,不然李傕必来加害!”

    皇甫郦也知道事情办砸了,当即谢过天子,疾步出营。

    胡邈果然去向李傕告状,李傕遣虎贲王昌到大营捉拿皇甫郦,王昌在天子处没寻到,又去营门,见到了皇甫郦,却没有捉拿,而是偷偷放他离开,回去报知李傕追之不及。

    李傕正心烦与郭汜、樊稠作战之事,并没有太多在意。

    皇甫郦离开大营后,却没有回凉州,而是一路向东赶去左冯翊,以他的推测,关中如此混乱,张辽应该从青州赶回来了。

    两日后,天子为了再次说和李傕和郭汜,使左中郎将李固持节拜李傕为大司马,位在三公之上,李傕自以为得鬼神之力,乃厚赐诸巫。

    随后镇东将军张济再出来和稀泥,想要迎天子去弘农,天子刘协思念旧京雒阳,又派遣黄门侍郎钟繇前去说和二人。

    钟繇反复十余次,最终以“大司马位极人臣,留天子反成掣肘”说服了李傕,李傕同意与郭汜和解,交换质子,并放天子东归。

    事实上李傕与郭汜并没有什么大仇恨,他们最大的问题是彼此间缺乏信任,加上权力相争,导致决裂。此时李傕势力大减,与郭汜又征战连月,损失不小,才同意议和,至于放天子东归,纯粹是一时发懵了。

    十一月,天子车驾离开李傕大营,向东行进。

    天子出营后,郭汜、樊稠、杨定等人犹自不甘相信,郭汜部下数百名士兵在道中拦住去路,质疑道:“这是不是天子!”

    刘协车驾无法前进,李傕部下护送的数百名士兵全都手执大戟守在车前,两军就要交手,侍中刘艾大声喊:“真的是天子!”

    侍中杨琦把车帘高高掀起,刘协起身,肃然道:“朕乃天子,汝等何敢逼迫至此?”

    郭汜的兵才撤退,李傕的兵马也退去,车驾继续前进,直到离开美阳县,刘协手下侍臣犹自不敢相信,不由齐声欢呼。

    李傕放了天子后,自行带兵屯驻池阳老巢。

    车驾当晚行至武功县,张济的驻地,侍从官员与卫士都饥饿不堪,张济根据各人官职大小,分别给予饮食。

    刘协在武功大封功臣,任命张济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任命郭汜为车骑将军,杨定为后将军,杨奉为兴义将军,都封为列侯,又任命董承为安集将军。

    第二日,车驾正要起行,郭汜与张济等人又起了冲突,郭汜生了野心,想要天子回郿坞,定都郿县,张济与公卿都认为应该去弘农,郭汜反对,相持不下。

    天子刘协又派使者去劝郭汜,言去弘农只因弘农离祭祀天地之处与祖先宗庙较近,并无他意,请郭汜不要猜疑。

    郭汜仍是不服从,于是刘协绝食抗议,郭汜得知后,无奈的道:“可以先去槐里,再作商议。”

    此时的李傕、郭汜和张济一直在西面争夺,还不知道长安城已经落于张辽之手,因为长安瘟疫爆发,他们都是远远避开,唯恐沾染上。

    刘协也没有想着回长安,他一心只想着回雒阳旧都,因此众人都没有提长安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