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大乱
    右扶风,郿县北部有岐山,乃周秦发祥之地,一千两百多年前,周王朝便是以凤鸣岐山为兆,联合诸侯讨伐商朝。

    岐山之南,是郿县,属关中平原之地,而岐山之北,是杜阳县,横枕千山,境内山、川、塬皆有,渭、韦二水穿境而过,形成了“两山夹一川,两水分三塬”格局。

    樊稠与李傕、郭汜相争失利后,就带着五千兵马退守在这里,依靠岐山一带的地形挡住了李傕和郭汜的攻击,暂时立稳了脚跟。

    此时岐山之南,两支兵马对阵,都是凉州人,却是樊稠下书邀战郭汜,郭汜性格一向暴躁,哪会躲避,当即领兵马前来。

    郭汜一向冲锋在阵前,正要擂鼓出击,却见对面一骑奔出,大喊道:“我家将军邀美阳侯阵前一叙!”

    郭汜不顾亲卫阻拦,驱马而出,大笑道:“万年侯要投诚乎?”

    对面阵中却出来两人,郭汜先是眉头一皱,随即眼睛一瞪:“李先生?”

    这两人一人自是樊稠,另一人却是李儒。

    李儒在马上朝郭汜抱拳道:“美阳侯别来无恙?”

    李儒曾为董卓手下亲信,地位远远不是李傕郭汜之流能比的,此时郭汜虽然职务早在李儒之上,但也不敢过于怠慢,抱拳回礼,不过神色却颇是不善:“某听闻李先生不是去投靠张辽了?”

    李儒摇头叹道:“昔日董公被害,王允要杀吾,张将军念同袍之情将吾救出,便一直留在左冯翊,如今张将军被朝廷发去青州,不闻音信,美阳侯与池阳侯又发兵攻打左冯翊,左冯翊恐吾与二位将军暗中勾结,便将吾打发了出来,吾无处可去,便来投右将军。”

    郭汜凶暴的神情微微缓和:“今日李先生邀本侯却是何事?莫非要投靠本侯不成?”

    李儒恳声道:“吾非是投靠将军,特来劝和也。”

    “劝和?”郭汜眼睛一眯。

    李儒慨然叹道:“想昔日董公在时,我等凉州人俱为一体,奉天子而征天下,美阳侯、池阳侯、万年侯为董公麾下三大猛将,征伐关东,无有不胜,何等威风,不想今日却自相征伐,凉州儿郎死伤无数,吾念及董公,九泉之下亦不能瞑目矣。”

    李儒说罢,长声而哭,泪落如雨:“董公,董公!”

    樊稠与郭汜亦不由恻然,在凉州人眼中,董卓的威望是很高的,正是董卓带着他们走出了凉州,进入朝廷中枢。

    郭汜杀气顿消,道:“非是某不可言和,某与右将军本无过节,但右将军却杀了稚然侄子和外甥,稚然是恨之入骨。”

    樊稠大声道:“郭多,若非李傕设宴害我,我岂会杀他外甥与侄子,李傕如今大权独掌,不比董公,容不得我等,前日害我,后日便会害汝。”

    郭汜面色顿变,阴晴不定,樊稠的话一下子切中了他心中的软肋。

    这时,李儒开口道:“美阳侯,汝且回去探一探池阳侯口风,看他是否肯容樊将军言和,我等凉州人岂能自戕!”

    郭汜沉默了下,抱拳道:“如此某且回去一探,究竟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樊稠大声道:“若李傕果不肯,便也罢了,他本不是容人之辈,想汝当初与李傕同为校尉,如今却处处落他一步,唯他之命是从,某窃为不齿。”

    郭汜眼里闪过阴色,怒哼一声,转身而去。

    身后樊稠的声音又传来:“郭多,念在同袍一场的份上,且劝汝一句,莫要轻饮李傕之酒,昔日正是有贵人提醒于某,某当日才能躲过一劫,汝也要当心。”

    郭汜身子一僵,随即拍马而回,大吼:“撤!”

    ……

    樊稠与李儒回到营中,樊稠看向李儒,质问道:“李先生,张将军究竟在青州还是左冯翊?”

    李儒抚须呵呵笑道:“右将军,张将军本在青州,但关中如此大变,他自会赶来,如今想必正在途中矣。”

    李儒心思多,却是对樊稠也防了一手,隐瞒了张辽的行迹,虚虚实实,让樊稠也无法断定。

    樊稠叹道:“正是张将军昔日在新丰提醒于某,某才免于死在李傕之手……若张将军在,吾岂惧李傕!”

    李儒附和道:“正是如此,不过李傕郭汜兵马众多,加之马腾韩遂,不可小觑,今还是先离间之,方能有战胜之机。”

    樊稠呆了呆:“也罢,便依李先生先前所言,某这就写信给樊稠,却不知是否有用?”

    李儒抚须笑道:“将军不必多虑,李傕郭汜貌合神离,早晚必然决裂,离间之计也不过顺水推舟耳。”

    ……

    郭汜回到郿县,先去见了李傕,言李儒和樊稠要言和之事,李傕念及外甥与侄子被樊稠杀害,哪里肯同意,反斥了郭汜两句。

    郭汜心中有些不悦,他想到了今日樊稠所说的李傕非容忍之辈,还有莫轻饮李傕酒,他心中有几分顾忌了,当即告辞,拒绝了留在李府共饮。

    郭汜却没看到李傕阴沉的脸色,他在郭汜军中早有细作,郭汜今日在阵前与樊稠、李儒密会,李儒又大哭的情景他早已知晓,心中便有了怀疑。他不怕暴躁鲁莽的郭汜,但最忌惮贾诩和李儒,如今李儒在樊稠那边,未必不会出什么计策拉拢郭汜。

    ……

    郭汜自回府中,第二日一早,有人送来樊稠的一封信,他打开看到里面涂涂抹抹,言语不清,他是粗人,识字不多,看不出究竟,不由一头雾水,遂将信抛在案台上。

    大约一个时辰后,李傕忽然带人来到府外,郭汜听到李傕到来,大感诧异,出门迎接,李傕却是不入府门,沉着脸径自质问:“吾听闻樊稠有信送来,欲要一观究竟,不知美阳侯肯否?”

    郭汜看到李傕这番气势汹汹的作派,又不肯进门,皱眉哼了声,回身便到府中取了书信出来,丢给李傕:“信便在此,汝且看说些什么。”

    李傕接过信打开,一看确实是樊稠的字迹,但里面却涂抹甚多,像是墨汁洒上去的,尤其是要害之处都看不清了。

    他心中一沉,抬头质问:“书信如何涂抹至此?”

    郭汜不傻,看到李傕揪住书信喋喋不休,颇有怀疑之意,不耐的道:“原书如此,我如何得知,汝自去问樊稠。”

    李傕眯起眼睛:“莫非是汝怕我知了详细,涂抹了不成?”

    郭汜大怒,正要辩驳,忽然一匹快马来报:“报,有兵马攻打郿坞!”

    李傕和郭汜面色大变,李傕一把拎起那传令兵,急声道:“是何人来攻?有多少兵马?”

    那传令兵小心的看了郭汜一眼,低头道:“那兵马有五百人,自称是美阳侯麾下,要见天子,我等不敢放他们进入,他们便发难,杀了守门士兵,想要攻入,幸得我等谨守,不曾放入,他们又退却了。”

    “郭多!”李傕猛然转身,看向郭汜,握住了腰间长剑:“汝欲趁我不在劫持天子乎?”

    郭汜气得大骂,拔出长剑:“李傕,汝不能容忍,刺杀了樊稠,又来害吾乎?”

    李傕面色铁青,他一听郭汜这话,便知道郭汜对自己刺杀樊稠早有不满,此时怕要发难,当即转身上马就走。

    郭汜见状,知道二人算是决裂了,李傕一旦回去,必然会发兵,他看到李傕带兵不多,眼里上过狠厉之色,咬牙道:“李傕休走!”又朝府前士兵大吼:“上,捉了李傕!”

    李傕冷笑一声,大喝:“弓箭手!”

    不远处道旁墙剑陡然冲出了数百弓箭手,严阵以待。

    郭汜神情一僵,李傕毫不犹豫拍马而去。

    兴平元年九月中,右扶风再次大乱,既樊稠与李郭决裂之后,李傕与郭汜也突然决裂,二人率兵相攻。

    郭汜拉来樊稠相助,李傕又拉来安西将军杨定相助,镇东将军张济出面劝阻无果。

    天子刘协见识不对,在大臣的建议下,派公卿调解李傕与郭汜的矛盾。

    郭汜反倒把太尉杨彪、司空张喜、尚书王隆、光禄勋刘渊、太仆韩融、廷尉宣璠、大司农朱儁、将作大匠梁邵、屯骑校尉姜宣等大臣扣在了自己营中,作为人质,朱儁气愤而死。

    随后李傕令天子立琅琊伏氏为皇后,其父侍中伏完为执金吾,以示正统。

    郭汜又与劫持的众大臣商议攻打李傕之策,太尉杨彪怒而质问:“群臣共斗,一人劫天子,一人质公卿,可行乎!”

    惹怒了郭汜,便要一剑砍死他,却被中郎将杨密劝阻,郭汜这才罢休,却自行攻打李傕。

    李傕据守郿坞,占据地利之势,但郭汜与李傕先前共同掌权,岂能全无手段,他暗中策反了李傕手下将领张苞,里应外合,趁夜打开堡坞门,竟然攻入了郿坞,四处放火。

    乱战中,箭矢射穿了李傕的耳朵,惊得李傕又惊又怒,又有箭矢射入天子刘协房中,险些结果了天子,惊得刘协面色发白。

    大战连夜,最终郭汜还是被李傕和手下杨奉领兵击退,自此李傕对郿坞守备更加森严,与郭汜的对战也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