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六十五章 目标长安
    张辽又看向面容带着疲惫的貂蝉,貂蝉这一年多来跟在他身边吃苦不少,却将他的起居照顾的很周到,梳头洗衣做饭铺床叠被,包括他外出的衣装都是貂蝉打点的,她曾在宫中掌貂蝉冠,擅长衣装打扮,人靠衣装,张辽在外显露的风采有很大部分得益于貂蝉的打扮。

    当然,因为跟着张辽经历的多,貂蝉成长的也很快,除了自己的细腻柔媚,行事也多了张辽几分凌厉的风格。

    “这一年来跟着我辛苦了。”张辽心中感慨,又带着几分打趣:“照顾的我只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以后没了你可就没法活了。”

    貂蝉抿嘴道:“婢子不苦,跟着将军很好呢,更不敢负了主母们的托付,几位主母时常询问将军呢,只怕婢子照顾不好将军,让将军吃苦。”

    听到貂蝉提起唐婉、蔡琰、尹月和苏几女,看到女卫照顾的一群孩子,张辽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思念。

    这几年他一直在外,与几女可谓离多聚少,还有孩子,已经一岁多了,也就出生后陪伴过几个月,他这个丈夫和父亲都做的不好。

    这种日子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或是懒洋洋的躺在榻上与妻妾戏耍,或是写写书法弹一曲卖个风雅,或是走朋访友与吕布、赵云、典韦喝喝酒,过过招,或是带着妻妾游览四方,荡舟湖上。

    以他自己的想象,最美满的日子就像那首山坡羊,当然要改一改:一万犁牛百万田,收也凭天,荒也凭天;豪宅堡坞有几间,这也舒坦,那也舒坦;雨过天青驾小船,美人一船,美酒一船;三个娇妻四个妾,左也香甜,右也香甜;日上三竿大床眠,谁是神仙,我是神仙。

    说白了就是过如今被自己打压的土豪日子,但如今天下大乱,他又身处其位,手下有一大波人跟随,将前途和家小托付于自己,自己哪能悠闲下来。

    等张辽狼吞虎咽吃完,貂蝉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道:“将军,糜家女公子这几日闲下来常向妾身打探将军呢。”

    “哦?”张辽呵呵笑道:“我有什么好打探的,两个肩膀架一个脑袋,虽然英俊了些,但也没什么特别的,还是个人样儿。”

    貂蝉抿嘴轻笑:“婢子看她是想做婢子的主母呢。”

    “你可太高看你家将军了。”张辽扬眉笑道:“你呢,想不想做主母?”

    貂蝉俏脸一红,低头呐声道:“妾身就做婢子,给将军做一辈子婢子。”

    张辽不由失笑摇头,他是看这两日气氛有些太沉重了些,便想轻松一下气氛,看到貂蝉脸上多了光彩,才道:“去吧,赶快吃饭休息。”

    貂蝉嗯了一声,又道:“将军要进长安城麽?

    “进,如何不进?”张辽转头看向西面的长安城。

    他们所在的霸陵与长安已是一水之隔,可以遥遥看到高大的长安城。

    长安城外还有李、郭汜的三千兵马守在那里,防范长安城瘟疫病人逃出来,城池被封闭,里面的疫情只会比京兆尹更加严峻。

    提到这个话题,张辽心情又沉重起来,是该去长安城了,不过贾诩和李儒的建议都是等,当此之时他绝不能露面,也不能触及李、郭汜的底线,否则很可能面临二十万大军围城。

    长安城就是李和郭汜的底线,一旦他动手,李和郭汜必然会反击,而且他要进长安城,首当其冲就是打败李郭汜留守长安城的三千兵马,这必然会引起李和郭汜的警惕。

    张辽握着中兴剑,遥望长安,凝眉沉思,就在这时,亲卫带着一人疾步向这里走来,张辽看到此人,不由大喜:“!”

    来人正是坐镇河东数年的张,张看到张辽很是激动,来到张辽面前,抱拳下拜:“末将张拜见主公!”

    “哈哈,来了就好!”张辽一把托起张:“,好久不见了。”

    “主公!”张忍不住再次下拜,声音哽咽。

    他当初不过一个降将,却深得张辽信任和重用,几年来一直坐镇河东,张辽最核心的要地,拥有的兵马已近两万,虽无战事,却一刻没有停止操练,如今实力是张辽麾下最强的,地位也最高,对张辽也最是感激。

    “,”张辽再次扶起激动的张,呵呵笑道:“在河东呆了两年,这本事没拉下吧?”

    张道:“末将此番带来一万兵马,早已嗷嗷待战,只待主公一声令下,便可为主公赴汤蹈火,扫平一切敌人!”

    “好!”张辽看到张着忙,不由再次大笑,看来张这几年在河东确实憋得狠了。

    他指着长安道:“此番在这关中必有恶战,就看了!”

    张大喜,颤声道:“末将必不负主公之望!”

    张辽正要说话,突然傅干匆匆而来:“主公,文始从长安而来,要面见主公。”

    张辽一愣,随即喜道:“快请他来。”

    傅干口中的文始是士孙萌,而今尚书令士孙瑞的独子,张辽任司隶校尉时曾为他的掾吏,后来也随他到左冯翊协助杜畿,但在几个月前,士孙瑞身体不适,他回家省亲,再没有回来。

    张辽正苦于不知道长安城的情形,如今士孙萌前来却是正好。

    很快傅干带着一人疾步而来,那人形容极为凄惨,衣衫破损,披头散发,一见到张辽便伏地大哭:“主公,请救长安……”

    张辽神色一下子凝重起来:“文始快起来,长安城眼下如何了?”

    士孙萌哭道:“李郭汜造逆,天子与一半大臣被劫,未央宫被劫掠一空,宫人死伤无数,如今留下大臣多半病倒,长安城中已无粮草,饿殍遍地,道不能行,人竟相食,易子相烹,百姓不知能活下几人,真是惨不忍睹啊!属下趁夜从城墙缒下,请主公发兵发粮,救长安余生之人。”

    张辽长吸了口气,扶起士孙萌,看向一旁张:“,第一战,是长安城外那三千胡兵。”

    张抱拳下拜:“末将请为先锋!”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