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各自行动
    事实果如贾诩所料,李和郭汜如今貌合神离,加上北要防范樊稠,西要防范马腾韩遂,所以难以倾尽全力攻打左冯翊,只是派了千数瘟疫兵驱赶百姓发起攻击。

    瘟疫兵更大的作用在于制造恐惧,实际上那些士兵染了瘟疫,就在苟延残喘,身体虚弱,战斗力连寻常百姓都不如,而且左冯翊攻克瘟疫,瘟疫兵的恐惧威慑力也不值一提了。

    按照李儒计策,徐荣只防御不出击,两日之后,一些瘟疫兵已经扛不住,自己倒在战场上,千数瘟疫兵不战自溃,他们连百姓也驱赶不动了。

    而后徐荣令自己手下凉州兵去传信,投降者可为治疗疫病,消息一到,那些身处绝望与恐惧中的瘟疫兵立时全部投降,被安置到另一处隔离区救治。

    按照贾诩的计策,收拾了瘟疫兵,徐荣在左冯翊西线依旧按兵不动,示敌以弱,宽敌之心,李儒则迂回取道安定郡,带着张辽的书信去左冯毅北部杜阳县见樊稠,游说他归顺张辽,并行离间之计。

    在这期间,张辽是不能露面的,否则必会引起李郭汜警惕,让他们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离间计会失去作用。

    但张辽在见过京兆尹的惨象后就难以安枕,左冯翊与京兆尹只有一水之隔,但一个就像天堂,一个如同地狱,面对一条条垂死挣扎的人命,一个个被父母保护的奄奄一息幼小生命,还有不少正被失去理智的暴徒窥伺劫掠的孩童,张辽无法视而不见,他隐去身份,拌作将军府从事,继续去京兆尹赈济灾民。

    贾诩没有反对,地位决定头脑和立场,作为谋士,他认为如今正是张辽拿下京兆尹的良机,建议张辽直接带上属吏,迅速掌控京兆尹。

    张辽从善如流,以上郡太守荀攸为京兆尹,又飞信从并州调来了在各县任职磨练的徐庶、石韬、司马朗、法正、唐固、王粲、荀缉,加上傅干和从青州后续赶来的鲁肃、顾雍等人,还有这些年河东书院培养出的人才,全部涌入京兆尹,任京兆尹从事和各县令丞,要迅速恢复京兆尹民生。

    这些人才还在途中时,张辽已先行再入京兆尹,不过京兆尹地方太大,张辽带的兵马不多,贾诩怕张辽出差池,又自请去游说驻扎在华阴的段煨。

    段煨这两年一直呆在华阴,并在华阴筑造了定远城,恢复民生,休养生息,远比李郭汜有水准。

    贾诩去游说段煨,一方面为张辽消除后顾之忧,另一方面让坐镇河东郡的张不虞侧翼威胁后,也能分兵到关中支援张辽。

    张辽这些年连战连胜,对打败李郭汜颇有信心,但贾诩确认为,西面的马腾与韩遂是变数,此二人反复无常,很可能与李郭汜联合,尤其是李郭汜有天子在手,随手加封官职就足以拉拢马韩,如果这四人联合,就能聚拢起将近二十万兵马,这个数目让张辽大为吃惊。

    但有些事情是他冒险也要做的。

    秋高气爽,北雁南归,京兆尹霸陵县中,张辽正与貂蝉喂着两个侥幸活下来的小女孩喝粥,两个小女孩的父母已经不在,是为了保护她们被几个饿红眼的暴徒杀死的,在她们要遭毒手时貂蝉带着女卫赶到救下了她们。

    女卫是唐婉几女派来的,几女得知张辽在关中疫区,非常担忧,她们要过来帮忙,被张辽阻止了,因为有刚满周岁的孩子,绝不能来疫区,几女便派了五十多个女卫来照顾张辽起居,保护他的安危,也代她们救助关中灾民。

    貂蝉和众女卫没有让她们失望,这些日子在京兆尹马不停蹄救了很多女人和孩子,尤其是对于一些生病的妇人和少女,士兵救助不便,这些女卫照顾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又能洗衣做饭,让张辽很是满意。

    除了貂蝉和女卫外,糜竺的妹妹糜贞随后也从青州赶来了。

    曹操和吕布在东郡濮阳大战后,因为灾荒各自退出,袁绍趁机占据东郡,以臧洪取代原东郡太守夏侯,但张辽行动更快,为了青州与河东河内连通,在曹操和吕布从东郡退出后,他立刻命典韦从青州移兵向西取了东郡,自此青州、东郡、河内连成一线,而且从战略上分开了曹操与袁绍的势力。

    东郡得手后,从青州到河东关中就都在张辽掌控下,极为安稳了,糜贞是和鲁肃等人一道过来的,她聪明糜家调取了大量车马和舟船,运了大批粮草和药草西来,为张辽解决了赈济缺粮缺药的问题,而且上百辆马车和舟船在转输饥饿百姓上起了大用。

    到了京兆尹后,糜贞全然没有大小姐的娇气,换了一身男装,亲自带着一帮家仆,煮粥放粥,熬药发药,极为利索,竟日不歇,让张辽暗赞糜氏家风,比之那些劫掠的豪强何止强了百倍。

    “将军。”

    貂蝉和两个女卫给张辽端来了饭食,貂蝉跟着尹月学过厨艺,一年多来她随张辽奔波,无论条件多么艰难,她总是坚持亲自给张辽做饭,便是一个馒头一碟小菜也是如此,她的厨艺确实不错,张辽吃惯了她做的饭,也吃的美味舒心。

    看到张辽吃饭,貂蝉就乖巧的陪在一旁,张辽道:“坐下一起吃吧。”

    他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说这话,貂蝉也不知是第几次同样回答:“不分尊卑,婢子会连累将军被人笑的。”

    张辽摇摇头,不在多说,貂蝉曾经过宫廷礼仪教导,最在意这些,凡是与张辽在外,她绝不有任何逾越之处,张辽和气不拘礼节,她却怕张辽因此被他人笑话,因为很多世家和名士是很注重这些的。

    “今日情况怎样?”张辽询问。

    貂蝉俏脸流露出伤感之色:“京兆尹太大了,我们跑不过来,很多孩子都饿死了,有很多了不起的父母和孝子,还有很多很恶徒……”

    张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这几日经历也很多,在绝境下,有很多人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坚毅和顽强,吃树叶枯布团为生,有很多人相互扶持不离不弃,有很多人割肉养亲令人落泪,还有很多人劫掠吃人为生,如同野兽,形形色色,人性的种种表露无遗。

    到后来张辽都不愿意杀了,除非穷凶极恶,否则只是下令捉人,归根结底都大家都是走投无路,为了生存,朝廷的失职,李郭的乱战导致了这一切,杜畿在左冯翊收拢了无数流民,但终究不能救了全部,这也是无奈之事,更不能过于去苛求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