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有人
    关中右扶风郿县,曾经的郿坞如今已经被车骑将军李傕和后将军郭汜占取,天子刘协和朝中主要大臣都被挟持在这里。

    右将军樊稠则驻扎在郿县北面的杜阳,镇东将军张济在美阳,安狄将军马腾和安降将军韩遂在西面的雍县和陈仓,李傕和郭汜又让安西将军杨定镇守在郿坞西面防范马腾韩遂,整个右扶风可谓乱成一团。

    究其根源还是年初马腾要求开府不成,遂与一些朝臣勾结攻打李傕郭汜,韩遂随后加入,但最终二人被李傕、郭汜和樊稠击败,也就是在这一战中,郭汜、樊稠因有战功而加开府之权,与三公、李傕合为六府,郭、樊权力大增,三人之间产生了龃龉。

    随后在大旱中粮草缺乏,三人将长安城分成三份,各守其地,纵兵劫掠粮草,侵害百姓,相互之间又有摩擦,导致城中人吃人,白骨堆积,污秽满路。

    李傕的侄子李利和李暹因为两年前樊稠先是在阵前与张辽谈笑,早对樊稠有积怨,此番讨伐马腾韩遂时,二人作战不利被樊稠斥责,更是怀恨在心,回来后就向李傕离间,说樊稠在阵前与韩遂谈笑,又曾与张辽有勾结。

    而李傕心中忌惮樊稠勇猛,势力日涨,怕难以控制,便假作宴请樊稠,在酒宴上让外甥骑都尉胡封刺杀樊稠,没想到樊稠曾得过张辽提醒,对李傕和郭汜一直保持着警戒心,当场躲过,并刺死胡封与李利,更要杀李傕,被护卫拦着,而后逃走,聚拢兵马与李傕攻杀,最终引起长安大战。

    随后连日大雨,瘟疫爆发,李傕和郭汜立时挟持天子和朝臣逃出长安,来到右扶风,各据一处,仍是大战小战不断。

    此时郿坞之中,李傕与郭汜神情震怒,却不是为了樊稠,而是因为张辽。

    就在半个时辰前,他们得到一个消息,南匈奴覆灭,早就一年前就被张辽平定了,而张辽在并州根本不是什么举步维艰,而是一举平了南匈奴,又平了羌人,还占据了凉州安定与北地二郡!

    一念及此,李傕与郭汜就怒不可遏,与此同时心中又大是后怕,他们没想到张辽竟然一举荡平并州,扫灭匈奴,那如今的实力该有多大?可笑他们还听信了贾诩的话,又让张辽去做青州牧,张辽如此善战,在青州又是个怎番模样?二人有些不敢想象。

    不过他们此时终于醒悟过来,自己二人一直被贾诩算计了,看是在打击张辽,实际上分明是帮助张辽。

    “贾诩老贼!恨不能将此贼剥皮抽筋!”李傕一拳捶在案台上,咬牙切齿,他一想到一向自负聪明的自己被贾诩玩于鼓掌之间,就怒恨不已。

    郭汜亦是面色铁青:“早知道便不该将贾诩赶出去!不过此贼染了瘟疫,必死无疑!”

    李傕眯着眼睛,阴声道:“不成,绝不能让张辽继续坐大,要立刻下诏令免了张辽一切官职,将他打为叛逆!”

    “正该如此。”郭汜立刻赞同。

    李傕又道:“绝不能再容张辽坐大,否则我等有灭顶之灾。”

    郭汜忙问道:“可是去攻打并州?”

    李傕眼里闪过厉色:“可任命马腾为并州牧,让马腾去攻打并州,我等再发兵攻打左冯翊,那里粮草充足,早不该留了。”

    郭汜皱眉道:“左冯翊有徐荣在,实不易攻打。”

    李傕道:“可召杨整修前来,他最恨张辽,多半会做先锋。”

    不一会儿,杨定过来,听到李傕和郭汜要打左冯翊,立时献策:“可令军中感染瘟疫之兵,驱赶百姓,攻打左冯翊,左冯翊兵马畏惧瘟疫,岂能抵挡?”

    李傕和郭汜听了这个计策,无不大笑,阴冷而狠毒。

    同在郿坞之中,天子刘协愁眉苦脸,他万万没想到堂堂天子会落得如此下场,对于李傕、郭汜的霸道又怒又恨却又不敢言,唯有垂泪:“当初王司徒诛杀董卓,朕本以为可振朝纲,不想如今落于李傕郭汜之手,还不如董卓在时。”

    贵人伏寿和董氏看到刘协落泪,忙好声安慰,董氏道:“陛下,不若妾身暗中告知父亲,让他设法救我等出去。”

    年约十四的伏寿开口道:“妹妹莫要冲动,而今我等身在郿坞被重兵看守,李傕与郭汜必然警惕,令尊虽在李傕麾下,兵马却少,不宜行事。”

    刘协也连忙摇头:“切不可轻动,一旦事泄,我等死无葬身之地。”

    伏寿突然道:“陛下还有一人可用。”

    刘协眼睛一亮:“快快说来,竟是何人?”

    伏寿低声道:“陛下莫非忘了征东将军,听说李傕和郭汜最怕他。”

    “张辽?”刘协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叹道:“焉知他不是李郭之流,朕如今也不知该相信何人了。”

    伏寿道:“妾身曾听闻征东将军名声颇是不错……”

    刘协摇头:“只是此前李傕让朕下令张辽为青州牧,如今远在青州,便是可靠,也是远水难救近火。”

    说罢,刘协又长叹道:“朕在这里,一时也算安稳,却不知长安城中如何了,自今岁以来,先是大旱三月,而后地震连发,又爆发蝗灾,瘟疫,上苍因何如此多灾多难,莫非朕不合为天子不成?”

    伏寿唯有轻叹,他虽贵为天子,她虽贵为贵人,但他们何曾有一日安心过。

    ……

    长安以东,京兆尹新丰县,一片疮痍,乡里之间坟冢累累,更可见尸骨处处,乌鸦群飞。

    一处里坊之间,还有几户居民留在其中苟延残喘,却是有家有小不能离开的,如今田地颗粒无收,只能等着饿死。

    一个消瘦的男子在外寻了数里地,也没寻到一粒粮食,疲惫的回到家中,看到妻子抱着两个儿子无力的靠在榻上,两个儿子面黄肌瘦,嘴里嚼着破布条,却不顶饿,哇哇直哭。

    在看庭前新坟,却是葬了的老人,男子不由落泪,竟不敢进门,跪在外面嚎啕大哭。

    妇人听到哭声,将两个儿子放在榻上,从厨房取了刀,来到屋外,跪倒在丈夫面前,将手中刀递过去,垂泪道:“良人,杀了妾身吧,不能让孩子饿死,妾身死后,良人要照顾好孩子……昨日邻家和别人换了孩子……良人一定不能这么做。”

    男子连连摇头,突然咬牙道:“我去外面找,看有没有新死的人。”

    妇人拉住他:“不行,不知他们有没有染了瘟疫,妾身知道妾身没有……”

    男子一把将刀子夺下,丢出丈许:“要死一起死。”

    “良人!”妇人起身就要去取刀。

    突然外面一个声音远远大喊:“坊内可有人?征东将军下令放粥……”

    夫妻二人一呆,而后男子疯狂的爬起来拔腿向外面跑去:“有人!有人!”

    “征东将军……放粥……”妇人喃喃念叨着,一下子昏倒在地,却是早饿的发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