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蝗灾来袭
    看到史阿离去,张辽看向西北天际,不用史阿说,他都知道蝗灾会从哪儿起,他前世所在的县就是个农业大县,对于蝗虫是有所了解的。 .

    蝗虫性喜温暖干燥和低洼地带,含水低的无植被土壤最适合蝗虫产卵和繁殖,在产卵密集区域,每三尺的土地里就有二十万到四十万粒卵,尤其是在河湖岸边,干旱季节水位在蝗虫产卵期下降,露出大片干旱低洼滩地,会导致蝗虫产卵量大增,中国历史上蝗灾大多也都发生在黄河流域。相反,多雨和阴湿环境对蝗虫的繁衍有许多不利影响,蝗虫取食的植物含水量高会延迟蝗虫生长和降低生殖力,多雨阴湿的环境还会使蝗虫流行疾病,因此就久旱必蝗之说。

    数千年来,古人对于蝗灾一直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蝗虫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埋入土中也能活下来,即便是后世的农药很多时候也没用,何况是古人。

    对于古人而言,无效手段是祭天祁神,有效手段基本是捕捉、挖坑埋、火烧等,但这些手段对于每次遮天蔽日数以亿万计的蝗虫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每次蝗灾造成的后果都是极为可怕的,伴随的就是大量人口饿死。

    张辽知道蝗灾要来,从去年底就开始谋划对付蝗灾之事,首先就是兴修水利,垦荒种植,挖建鱼塘甚至种草,这能最大限度减少蝗虫产卵。

    除此之外,他在近一个多月中曾派士兵和青壮在干旱的河滩低洼地挖取大量蝗虫卵,喂养鸡鸭或直接烧死,但河滩地太大了,蝗虫的繁殖力也太强了,蝗灾还是发生了。

    对于发生的蝗灾,张辽自然也做了防范准备,他知道中国的蝗虫大多都是飞蝗,最嗜食芦苇、稗草、红草等杂草和小麦、高粱、水稻、粟等庄稼,一般不吃豆类作物,所以张辽在小麦收割后,让治下百姓种植的都是豆类作物,又在秧苗上撒上草木灰和石灰,这样可以避免蝗虫过于危害庄稼。

    不过这只是被动防御手段,蝗虫饿极了还是会吃的,所以还要主动捕杀。

    古人常用的办法张辽都准备了,一是各县乡都挖了壕沟,用于填埋,又在壕沟边上准备了稻草,随时准备烧,至于烟熏对于蝗灾是没用的,蝗虫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就是埋在土中也能钻出来,因此掩上土后还要火烧或锥实了才能将蝗虫杀死。

    二是天敌防治,张辽早就鼓励百姓养鸡养鸭,这个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一只大鸭一天中能吃掉蝗虫两斤,则一千只鸭每天的食蝗量达两千斤之多,也算极为有用了。

    三就是发动百姓捕捉了,每家每户都制作了网兜,到时就兜捉,不过蝗虫飞的很高,遇到大片人群也不会落下,这种捕捉也只能等它们落地跳跃进食时才能进行。

    除此之外,张辽与众幕僚多次商议,也想出了一些新办法,首先就是食物诱捕,因为蝗虫喜食芦苇、稗草、红草之类的杂草,所以张辽早安排每个郡县单独选择大片地区密集种植芦苇、稗草、红草、白茅等,将这些地方作为诱捕蝗虫的重要地点。这也是兵法的活用,诱敌人在指定的地点进行战斗,从而围杀。

    其次就是洒水,张辽让百姓用竹筒制作出水枪,遭遇蝗虫时就喷水,蝗虫翅膀沾水后就会湿重难飞,容易捕杀,当然这个办法也是聊胜于无,毕竟蝗虫飞的很高,只能在特定的情况下用。

    不过张辽如今是饥不择食,只要能多杀死一只蝗虫的办法他都用。

    当然,对于捕杀蝗虫之事,也有一些官吏认为天灾应人事,蝗虫不能伤要行德政,对于这些人,张辽早让他们滚蛋了,哪凉快哪呆着。

    此番张辽将鲁肃、吕岱、步骘等得力僚属都派到了各地准备应灾之事,可谓用尽了所有的手段。

    史阿离去后,张辽立时动员这一片的士兵和百姓准备应对蝗灾,他则与亲卫到了一大片芦苇地前,稻草、网兜、火油,一切都准备好了。

    各处的百姓也都在官吏的组织下集中到各自的田垄前,准备点燃烟火,虽然烟熏没大用,但也聊胜于无。

    蝗虫飞行极快,他们刚准备好没多久,西北天际就涌来一片乌云,遮天蔽日,簌簌的响声震颤天际,令众人无不心中发麻,有些胆小的几乎吓得想要逃跑。

    那一片乌云移动极快,犹如被狂风吹卷,转眼就到了跟前,这一片芦苇地对它们是莫大的诱惑,遮天蔽日的乌云压了下来,此时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只只蝗虫,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

    蝗虫转眼落下,芦苇地中最多,连着众人的头上、脸上、身上,遮蔽了众人的视线,蝗虫虽然不吃肉,但爬在身上的感觉也是极为惊悚的,众人纷纷惊呼,貂蝉急忙扑打,甚至有不少人慌忙要逃。

    此时就是张辽也有些头皮发麻了,不过他却是不能退却,呸的一口吐掉一只爬进嘴里的蝗虫,大吼道:“老天给我们的鸡鸭送肉来了,还不行动!”

    看着芦苇地上堆积如山的蝗虫,他拎起一个油桶就朝那边泼了过去,而后取火箭,点燃,射出,轰!一片地方烧了起来,传来一阵肉焦味。

    众亲卫毕竟训练有素,立时行动,火油火箭齐发,这一片大火着了起来。

    不真正面对蝗群,不知道它的可怕和对人造成的冲击力,张辽回头,透过黑压压的蝗群看到不少百姓还在发呆,又吓得浑身颤抖的,他大吼道:“还不行动!多杀一个就能保护一苗庄稼,不想来年饿死就动手!”

    他又大笑道:“本将刚吃了几个,这蝗虫可是美味,烤了的味道更好,大补!咳咳!这只蝗虫卡死我了!”

    他的大笑声从蝗群簌簌的声音中传出去,让众人心神一定。

    鲍信第一个大声附和:“果然好吃!老天不知给鸡鸭送粮,也是给我们送粮,不吃了它们,它们就要吃我们的庄稼!上!”

    张辽哈哈大笑,转头看貂蝉面色苍白,紧紧闭着小嘴,只恐蝗虫入口,他不由又是哈哈大笑,抽出腰间网兜,将一头递给貂蝉:“小玉,不想吃就抓!”

    貂蝉连忙点头,两人各拉一面,张开网口,朝蝗虫最密集的地方冲去,不过转瞬之间,网兜就满了,张辽麻利的接过,扎住口袋,又掏出一根:“再来!”

    貂蝉和张辽配合了一次,大为镇定,急忙接过,二人再网。

    众将士和百姓也是如此,除了放火的、填沟的、射水的,都是两人一组拉着网兜捕捉。

    嘎嘎嘎!咯咯咯咯!却是有百姓将鸡鸭成群的放出来,捕食蝗虫。

    蝗虫不止一群,青州毗邻黄河,各处都出现了,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同样成千上万的百姓在青州牧张辽的带领下,在各地官吏的组织下,尽一切力气捕捉蝗虫,保护他们的田地和庄稼,守护家园。

    即便如此,仍有大片的庄稼被啃食殆尽,这是没有办法的,面对这种天灾,人力只能减少损失,难以完全避免。

    这一次的蝗灾面积极大,一连十余日,关中三辅、河东河内河南、青州、冀州、兖州,以及豫州、徐州半境,几乎处处受灾。

    尤其是兖州、冀州、豫州和关中,因为没有防备,无数的庄稼化为乌有,无数的百姓仓惶痛哭。

    濮阳城内外,本来在大战的吕布和曹操休战,各自躲在营中,不敢出来,面对这种天灾,他们的武力似乎就是笑话,无敌天下也杀不了几只蝗虫。

    唯有张辽的治下,因为有他提前半年的安排,各处早有防范措施,损失算是最小的,还可以承受,即便损失了庄稼,还有鱼塘和事先采集的干货维持生计。

    无数的百姓打心里感激张辽,原本一些还私下埋怨他折腾的人这下子算是彻底心服了,不服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