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跨海破单经
    鲍信赶到济南国的时候,张辽正在指挥着一群士兵和百姓开渠引水,他一人就拎起数袋沙子,弄得浑身都是泥,就像一个农家子。??

    “文远?”鲍信看到张辽这般模样,很难相信一个位高权重的将军在认认真真的干这种事,看到张辽晒黑了许多,露出嘴里一口白牙,他本来有些急躁的心情略微平和了一些。

    “哈哈,老鲍,怎么过来了?济北国怎么样了?”张辽看到鲍信,心情就不错,总的而言,鲍信这个人是很值得交往的朋友,豪爽而真诚。

    鲍信面带忧色:“青兖两州已经干旱了三个月,这是前所未有的。”

    张辽此时却是一副笑容:“天灾如此,谁也无法阻拦,只能主动应对,我这不是在开渠吗?济水与黄河水量都还行,只要渠道开到位,就能灌溉更多的良田。”

    鲍信看着四周在风风火火忙碌的士兵和百姓,唱着歌干着活,每一个愁眉苦脸的,不由神情一震,忧色尽去,赞道:“文远豁达,吾不如也。”

    张辽大笑道:“这叫与天齐奋斗,其乐大无穷,不过老天不努力,拖队友后腿,我们只好自己努力,帮帮他,只骂是没用的。”

    四周众人闻言无不大笑,正是在张辽的带动和感染下,他们才能如此乐观向上。

    鲍信不由跟着大笑,又问道:“文远,袁绍与单经如何?可曾退却?”

    张辽呵呵笑道:“袁绍嘛,我让张燕在那头一搞,加上冀州也遭逢天灾,他现在顾不得这里了,就是单经那厮麻烦,老曹和奉先还在濮阳死磕?”

    鲍信苦笑一声,叹道:“吾去见孟德,他却是不退兵,还让我供粮。”

    “让他喝西北风去吧!”张辽骂道:“抢走了于禁和万数兵马,还要粮?告诉他,济北国如今我是老大,要粮找我来要,欺负什么老实人!”

    鲍信默然,他曾对比曹操和天下诸侯,曹操最有雄才,但对比曹操和张辽,就显得处处不足了。此次曹操险些杀了他弟弟鲍韬,虽然鲍信可以理解曹操当时的愤怒,但心中总是有了隔阂。

    鲍信正暗叹,张辽又淡然自若的道:“听说曹洪威胁要取济北,我会写信告他,如果他觉得在东平太安逸了,我不介意让猛虎营走一趟,接管了东平国,教他怎么做事。”

    鲍信苦笑着摇头,他知道张辽有底气说这话,听说曹洪最怕的就是张辽,正要说话,突然天空中传来唳的一声长鸣,一片黑影落下,却是一只大金雕。

    大金雕落在张辽肩头,张辽毫不客气给了它一个暴栗:“疼!”

    一旁貂蝉急忙过来给张辽肩头上药,却是张辽今天肩头没戴皮护,衣衫太薄,金雕锋利的爪子抓伤了他。

    金雕落在地上,几乎有半人之高,委屈的蹭着张辽,看的鲍信和四周的人羡慕不已。烈马金雕美女,可不是男人的最爱,如今张辽一下子全有了。

    张辽从金雕爪子上取下一个小竹筒,抽出卷纸一看,不由大笑:“好!兴霸与子义不负我望,单经定也!”

    鲍信忙问道:“文远,单经败退了?”

    张辽笑道:“不是败退,是覆没。”

    “单经覆灭?”鲍信惊道:“莫非文远兵马已追入渤海郡?”

    张辽一指东面,道:“吾令牧寒领兵在正面战场吸引单经,而后派甘宁与太史慈从东莱乘船,跨海至渤海郡北部,抄了单经的后路,前后夹击,一举得胜。”

    “跨海合击?”鲍信一呆:“竟是如此战法,真是出其不意。”

    张辽呵呵一笑,眼下之人确实很难想到海战,如果是公孙度还有所防备,至于单经,从内6草原过来的,从没经历过水战,哪能想到。

    他看向身旁的貂蝉,笑道:“小玉,可以写一出兴霸跨海击贼寇,子义神箭取单经了。”小玉是他给貂蝉取的名字,否则总是貂蝉貂蝉也叫的别扭。

    貂蝉抿嘴笑道:“好呢,将军,不过大家还是喜欢将军的故事。”

    鲍信摇头失笑,他知道张辽搞出一个什么民间评书,什么张角弄神起黄巾、何国舅诛杀十常侍、董卓霸京师、卢植死谏、矫诏诸侯讨董卓、诸侯吃酸枣、火烧雒阳焚金阙、车驾西迁、袁绍谋冀州、界桥之战,都是近十年来的天下大事,真实之余又颇有演义的传奇,当今各大诸侯形形色色的突显其中。

    这倒也罢,让鲍信颇是佩服张辽的奇思妙想和对天下大事的认知,但让鲍信无语的是,其中传唱最多的还是张辽,什么张文远西园忧国暴打华雄、路见不平打捍鬼,恨铁不成钢大破袁绍,舍身谏暴戾护民西迁、荥阳义释曹鲍、为救妻独战十万大军、执金吾杖杀车师王世子、救马氏与卓决裂、怒击李郭思救驾,种种事迹实承武德仁义英明天下无敌。

    鲍信不知道张辽怎么就能厚着脸皮写出来,但的确令青州百姓津津乐道,广为传唱,而今谁都能说两句,张文远可谓家喻户晓,加上张辽明了一种折扇,以竹为骨,以帛为面,上面题字,深受文人欢迎,被孔融誉为文房奇宝,又有三字经启蒙,慈母吟传唱,如今的张辽可谓名声大涨,被孔融推崇,已被士林接受。

    鲍信打心底还是很佩服张辽的,他自己还弄了把折扇,让张辽题了字。

    看着青州四处纵横的水渠,一亩亩良田里麦子已经在五月收割完毕,如今是刚下秧不久的豆谷青苗,虽然在天旱之时,却充满生机,鲍信相信,满目疮痍的青州在张辽的手下两三年就能恢复,而且会更胜从前。

    张辽看鲍信在呆,笑道:“老鲍,既然来了,就一起干会,你可是个好劳力……”

    不想他话音未落,马蹄急促,一骑飞驰而来,史阿落马而:“主公,起蝗灾了!”

    向来冷静淡定的史阿此时一脸惊恐,似乎看到了极为可怕的景象。

    “果有蝗灾?!”鲍信面色大变,只感到寒毛倒耸,他早就听张辽说过有蝗灾,但因为很多年都没生过,心中总有几分不信,此时一听真起了蝗灾,不由心中寒。

    鲍信没见过蝗灾,但他知道,如果说旱灾会导致农田减产的话,那蝗灾过处就是寸草不存,颗粒无收!

    张辽去年冬季在青州便令百姓种植冬小麦,五月已经收割了一茬,而今禾谷青苗在田,损失的是秋粮,但有麦粮在手至少能顶几个月之用。

    但因为麦饭不如米饭,所以兖州大多百姓种的都是禾稻,三月插秧,七月收割,如今正是青绿之时,蝗灾一旦扫过,青黄难接,将会饿死多少人!

    鲍信心中惶恐,张辽已沉声道:“传令各郡县,准备应对蝗灾,哪个郡县有大损失,要撤职问罪!”

    “喏!”史阿急忙去安排快马传令。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