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濮阳之战
    后院起火,老巢被夺,家眷险些全部遭毒手,曹操此番可谓怒火冲天,在鄄城稍作休整后,当即命曹仁领精锐南下攻打吕布和张邈的另一处据点句阳,护卫侧翼,阻截张邈援军,他则带着夏侯、夏侯渊、乐进、楼异等猛将直扑濮阳城,攻打吕布主力。

    此次曹操带上了于禁,因为鲍信一直没有明确消息,所以曹操欺骗于禁说鲍信被张邈等人杀害,任命于禁为陷阵都尉,于禁素知鲍信对曹操拥护,加之此番本就是被鲍信派去协助曹操,所以转投了曹操。

    鄄城距离濮阳不到百里,曹操大军渡过黄河,直奔濮阳,在濮阳城东的平原上摆开阵势。

    时值清晨旭日初起,此战吕布只留了刚赶回濮阳的陈宫守城,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等健将皆出,曹操以乐进为先登,于禁和夏侯为左右翼,夏侯渊领青州兵为中军,两支兵马在城外平原上展开了争夺兖州的激烈大战。

    两方都是强兵猛将,吕布善战,曹操这边的乐进、夏侯、于禁也是一等一的猛将,吕布奔波数年,急需立足之地,曹操誓要夺回兖州,皆有死战之心,杀声震天,战斗极为惨烈。

    吕布虽然权谋不行,但在战斗方面却是极为敏锐的,尤其擅长骑战,更在张辽之上,战不多时他就看出了曹操手下青州兵的弱点,他让郝萌、曹性等将率步兵作战,自己亲自领三千骑兵杀出,铁蹄席卷如雷,夹杂着匈奴兵的嚎叫,直冲青州兵而去。

    青州兵对曹操很忠心,但他们几年前就在渤海东光被公孙瓒铁骑杀的片甲不留,半年前又在徐州被张辽铁骑冲杀得支离破碎,对骑兵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吕布铁骑刚冲过来,他们就一溃而散,曹军阵脚大乱,青州兵四散奔逃,根本不管主将号令,只顾着自己逃命。

    吕布见状大喜,骑兵如闪电一般,也不冲曹操中军,只是追击溃散的青州兵,徐州下邳的一幕再现,青州兵反冲曹操阵营,加上吕布骑兵,顺势将曹操的阵形撕了个粉碎。

    曹操见状大惊,各军阵营也大乱,他们经历过下邳战场的惨白,但如今面对骑兵这般战术,仍是无法,曹操在中军气得大骂:“吕布小儿学张文远乎!”但他再骂也没用,初战失利,曹操只能一退再退,凭借地形阻住吕布骑兵,收拢兵马。

    吕布怕离开濮阳太远,会被曹操分兵夺取城池,也不敢多追,就此退回,而后分出了一支兵马屯驻在濮阳西面,拱卫濮阳主城,与濮阳城互为策应。

    两军就此相持,几日大战之后,一个深夜,曹操亲率大军突袭濮阳城西屯,一举得胜,不到天亮就结束了战斗,正要撤退之时,吕布亲率援军从濮阳赶到,指挥军队全线压上,合围曹军。

    此战吕布志在必得,不肯罢手,曹军陷入苦战,从黎明一直战到黄昏,双方死伤惨重,吕布骑兵反复切割,到最后连战马都无力再奔,比之历史,他缺少了张辽和高顺两员大将,步兵战斗力大减,同样曹操缺少了典韦,只凭着乐进、于禁和夏侯顶着,尤其是乐进,极为勇猛,与数十个勇士身披两重铠钾,拿上长矛背着撩戟,反突吕布骑兵,吕布骑兵损失不小,匈奴兵有些扛不住,到了后来只能暂且退却,战场局势才稍稍稳定下来,等到天黑,曹军才突围撤走。

    吕布回到城中,将士疲惫,陈宫出计,着城内一个田姓大户派人偷偷进入曹营,言吕布残暴不仁,手下匈奴兵劫掠富家粮草,民心怨愤,愿为曹操内应。

    曹操正愁濮阳不得,见到有内应不由大喜,戏志才认为是吕布诈降之计,曹操却认为可信,毕竟濮阳城曾是他的,吕布占据了不过旬月,而且他眼下只愁吕布骑兵的勇猛和濮阳城的高大难攻,只要进了濮阳城,无论是否中计,他却自认不惧吕布了。

    当夜,濮阳东门大开,因为夏侯曾驻守濮阳城,极为熟悉城内情况,曹操令乐进与夏侯在前,他领兵紧跟,于禁与夏侯渊各领兵马到城南、城西,准备在城内大战开始后三面攻城。

    曹操亲领兵马入城,进入东门后,为了以示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决心,他效法韩信与项羽,下令士兵焚烧城门,自断后路。

    而后大军直接入城,城内吕布自然早有埋伏,曹操行不多时,四面鼓声齐鸣,杀声如雷,吕布亲率骑兵在街道上冲击,加上两侧弓箭手齐射,步兵冲杀,曹操兵马大乱。

    吕布驻扎河内时,他的兵马操练都是仿照张辽的操练之法来的,而且经历了长安之乱后,吕布除了骑战,也重视巷战,乐进、夏侯等将领猛力冲锋,却占不到上风。

    曹操没想到巷战也打不过吕布,黑暗中又与乐进、夏侯等将领失散,而且吕布的兵马数量超乎了他的想象,仿佛源源不断,他见势不妙,只能向城外突围,途中又遭遇几次冲杀,与亲卫也失散了。

    不过曹操也颇通武艺,手持长矛,丢了显眼的头盔,在铠甲上裹了破布,沿着道旁且战且退。

    黑暗中,吕布领骑兵冲杀,寻找曹操,骑兵冲过曹操身边时,吕布一戟拦住曹操,厉声问道:“曹操何在?”他却还没与曹操见过面,不认得曹操。

    曹操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吕布,心中紧张,不过他素来老奸多智,一指南面,急声道:“小人愿附,将军饶命,东门失火,曹操逃往南门,前处乘黄马走者是也。”

    吕布看到他投降,又听闻曹操就在前面,当即不再理会他,领兵向南疾追。

    而曹操已是一身冷汗,急忙逃往东门,到了东门口,才发现他先前放的那把火还正旺盛,难以通过。

    眼看后面又有乱兵追来,曹操急忙之下什么也不顾了,看到火势只有一道,拔剑便冲了进去,不防城门被烧的崩下一条火板,曹操急忙以剑去挡,手臂须发尽被烧伤,正在危急之时,一人冲来挡住了火板,却是司马楼异,曹操大喜,在楼异的搀扶下急忙出城。

    到了城外又遇到吕布一支兵马,楼异让曹操躲避,自己将那支兵马引去。

    城内夏侯等众将不见了曹操,心中大恐,四处寻找,乱成一团,直到天亮,冲出城去,才在大营中见了受伤的曹操。

    曹操虽然受伤,又逢大败,却镇定如常,到营中亲问军士,命令各军扎营安寨,不知拒马、陷坑的防御工事,与此同时赶制攻城器械,准备进行持久战。

    吕布反攻了几次,难占上风,至此双方对峙僵持。

    同一时间,在青州,张辽同样面临战事,袁谭与单经各有万数兵马从西、北两个方向攻打青州。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