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曹操反击
    张辽看向鲍信:“老鲍,汝与阿瞒还真是好基友。』天『籁小』说WwW.⒉”

    “什么是好基友?”鲍信一愣,直觉告诉他张辽说的不是好话,便多问了一句:“可是好朋友?”

    张辽转过头:“唔?就是一起吃桃子一起睡觉的好朋友。”

    “吃桃子?”鲍信还有些茫然。

    张辽摇摇头,一本正经的道:“听过弥子瑕和龙阳君没有?”

    “张文远!”鲍信脸一下子黑了起来。

    看到鲍信恼羞成怒就要暴走,张辽强忍心中爆笑,忙道:“老鲍莫要冲动,还是说兖州之事罢。”

    鲍信听到张辽终于提到正事,这才哼了一声:“兖州之事如何?”

    张辽冷笑一声,道:“老曹这次是犯傻,他第一次伐徐州之时我便写信劝阻于他,陈明利害,又道今年将有大灾,这厮脑子进水了不听,可以说兖州这场战事就是他一意孤行讨伐徐州导致的,也是兖州世家不满曹操而暗中勾结挑起来的,既然是他们挑起来的,那就必须有人来承受结果。”

    鲍信默然片刻,道:“这个结果太惨重了,兖州不知要死多少人。”

    张辽哼道:“不单如此,老曹此番可谓弄巧成拙,先调走汝的兵马,济北国只余下不到千数兵马有什么用?早被张挑的反了大半,老曹还勾结了袁绍,如今袁绍派他的长子袁谭领一万兵马屯兵青州西境,虎视眈眈,更与公孙瓒勾结,伪兖州刺史单经屯兵渤海郡与青州北境,我根本抽调不出多少兵马,此番若非为了救汝,我也不会离开青州。”

    “袁绍和公孙瓒勾结图谋青州?”鲍信很是震惊。

    张辽不屑的道:“还不是老曹干的好事,否则他岂能安心的去讨伐徐州。”

    鲍信无言。

    张辽又道:“青州如今百废待举,自三月以来,旱灾已经持续了两个月,还会继续下去,我必须为青州的百姓负责,兖州那些始作俑者死多少与我无干,不过百姓终究是无辜的,我会在兖州取两郡作为百姓安定之地,允诚若是有心,便助我一臂之力吧。”

    “那两郡?”鲍信看向张辽。

    “泰山郡和济北国。”张辽道:“济北国还要靠汝,泰山郡我令琅琊臧霸占取,他本是泰山人,可以事半功倍。”

    “臧霸?”鲍信惊道:“臧霸竟然归附了汝?”

    他是泰山人,自然知道臧霸,算是一方豪杰,在泰山、琅琊影响很大,连陶谦也调不动,没想到竟然会听张辽的命令。

    张辽看向鲍信:“汝安定济北国可有难处?记得,此番不得参与曹操与吕布的战事,全力以赴保护济北和泰山的安宁,这一场天灾很可能持续数年,须要休养生息。”

    “持续数年?”鲍信大惊失色:“如此天灾加**,兖州岂非要死去半数人口?”

    张辽叹道:“岂知兖州,豫州、冀州、关中都会受灾,所以必须休养生息,到时候很可能会有大量难民徙来。”

    鲍信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若果真如此,我会劝孟德暂时休战。”

    张辽摇摇头:“老曹是反抗,蹂躏他的是兖州的地方势力,谁也阻拦不了。”

    鲍信默然。

    ……

    曹操派曹洪去东平国收集粮草,他自己则领大军穿过亢父要道,取道山阳郡和济阴郡,沿途那些郡县纷纷紧闭城池,曹操无暇顾及,到达济阴郡乘氏县时,曹操大军略作休息。

    这时,有人来报:“后军的鲍韬被救走了。”

    曹操此时心情虽然依旧急切,但愤怒已经压制了下来,听闻鲍韬被救走,他脸上闪过厉色,怀疑是鲍信动的手。

    念及鲍信昔年几次助他救他,曹操不由默然,如果说他与张邈的情义是小的话,那鲍信对他就只有恩义了。

    如果鲍信也背叛了,那他就应该思索自己的问题了。

    将士们在用餐加短暂的休息,曹操看着地图沉思,良久,抬头看向戏志才,长叹道:“昔日黄巾肆虐兖州,陈宫迎我为兖州牧,此人颇有智谋,只是我惮此人在兖州名望太高、权势太重,未曾让他进入州府,而留之东郡,不想今日陈宫便弃我,迎吕布为兖州牧,真是得也陈宫,失也陈宫,得之易,失之也易,此亦吾之过也。”

    戏志才叹道:“主公在兖州的根基终究太浅,几次征伐,未及安定地方,是以有乱。”

    曹操慨然道:“吾第一次讨伐徐州,张文远曾以书信劝吾,吾当时正心念徐州,未曾多想,如今想来,他信中岂非已有提醒,此人真有远虑也,他曾说今年有灾,吾尝窃笑之,但而今已经两月未雨……难不成真有大灾乎?”

    戏志才沉吟道:“吾曾探查张文远昔日事迹,此人行事从无章法,但可看出他是一个爱民重义之人,前番徐州之时,若主公不下令屠城,张文远未必会出兵。”

    曹操默然许久,他心中未尝不由后悔,却不是为了屠城之事,而是先前小觑张辽,此时只能长叹:“却不知此番吕布叛乱,张文远是否参与?若他参与其中,此战难矣。”

    戏志才道:“从目前得来的情报看,张文远并未参与,主公先前令袁绍牵制青州,想必他无暇他顾。”

    曹操点头,面带忧色:“此次张邈、陈宫叛乱,兖州郡县皆附从,我等所过任城、山阳,城池皆是紧闭不开,吾恐到了鄄城,会陷入前后夹击的处境。”

    戏志才沉吟片刻,道:“校尉李乾乃乘氏大族李氏之人,其族中有部曲数千,何不留下他在此,既能为主公收拢兵力,也可安定地方。”

    曹操沉吟了下,道:“如此可行。”

    随即,曹操令李乾留下,将乘氏县作为第二个后方,他则亲自带着大军继续向鄄城开进。

    鄄城之外,陈宫和张邈的兵马没有如期到达,正在独力攻打鄄城的吕布听闻曹操回军,生怕陷入前后夹击窘境,立时撤回了濮阳。

    曹操赶到鄄城后,当即表程昱为东城相,镇守范县,他则带兵立时扑向濮阳,与吕布展开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