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五十章 兖州之乱
    不是程昱要中计,而是陈宫这一手占据了先机,程昱即便猜到了陈宫的计策,也不得不让夏侯惇来援。??鄄城对他们而言太重要了,城内虽然有夏侯渊,但夏侯渊有伤在身,又无多少兵马,无力防御,必须集中夏侯惇在濮阳的兵马前来镇守。

    身在濮阳的夏侯惇收到消息后大惊失色,顾不得辎重与粮草,立时带着兵马离开濮阳,轻军一刻不停急援鄄城,与此同时,吕布领兵直扑濮阳,二人在中途不期相遇,立时爆大战。

    不过吕布急于取濮阳,占据立足之地,坐拥兖州,夏侯惇心系鄄城,更是奋不顾死,两军一时间难分胜负,战不多时,吕布不愿虚耗时间,立时退出战场,脱离战斗,又依照陈宫之计派人诈降,而他本人则带着兵马迅奔赴濮阳。

    陈宫的谋划一直在暗中进行,夏侯惇此时根本不明情由,并不知道遭遇的是吕布,只以为是兖州的乱军,他心系鄄城,看到乱兵投降,便没有多想,带着他们继续行进,以壮大实力,镇守鄄城。

    不想到了途中停军就餐时,那些诈降的兵马骤然暴起,劫持了夏侯惇,不过这些诈降的士兵都是兖州人,畏惧夏侯惇的威名,竟然不敢杀害,只求钱财,夏侯惇手下副将急忙筹集钱财交给诈降士兵,那些士兵在夏侯惇兵马的团团围困下,不敢收钱杀人,竟然就此放了夏侯惇。

    不过夏侯惇却没有客气,反过来将这些诈降兵全部斩杀,而后继续奔赴鄄城。

    夏侯惇带着兵马离开后,濮阳只有数百兵马,吕布轻易袭取了濮阳,获得了大量辎重,不由大喜,当即在濮阳布置兵马,城外又扎营安寨,准备把这里作为他夺取兖州的后方。

    在吕布行动的同时,张邈从陈留兵向东,陈宫从东武阳兵向北,二人振臂一呼,兖州郡县几乎全部响应,旬日之内,未改旗易帜者仅剩三城。连济北国的鲍信兵马,也被陈宫伪造鲍信一封书信过去,告知那些兵马鲍信决意反曹,也改换旗帜了。

    夏侯惇虚惊一场,连夜赶到鄄城,陈宫在兖州根基极深,此次叛乱的势力盘根错节,鄄城中也有不少人暗中参与,寻找机会与陈宫里应外合,夏侯惇的兵马赶到鄄城后,夏侯渊和程昱心中大定,而后连夜查获有谋反迹象的数十人,全部处死,鄄城的局势暂时稳定了下来。

    不过他们还没喘口气,没有迎来吕布的攻击,就有另一支数万人的兵马逼近城下,领头的是过来趁火打劫的豫州刺史郭贡,当此之时鄄城将士无不恐惧,因为曹操没有荀彧,留下主持州事的人是程昱,郭贡在城下直接点名要见程昱。夏侯惇、夏侯渊劝阻程昱。

    历史上是荀彧镇守鄄城,出城会见郭贡,但荀彧是颍川人,荀氏在豫州名望极大,荀彧名声也很大,郭贡并不敢加害,所以相对还安全一些。程昱却不同,他是地地道道的兖州人,出去会面风险极大。

    不过程昱虽然年已五十有余,却是老而弥坚,性格刚强,胆子比将领还大,因为郭贡担任豫州刺史不久,他的分析一针见血,断定郭贡与张邈并不是老交情,如今来得这样迅,必是还未定好策略,便决定趁他尚未定好策略时说服他,即便不能引之为援,却也能让郭贡保持中立,若是不出城会面,反而会让郭贡下定决心攻城。

    出城之后,程昱义正辞严,论以朝廷大义,指责郭贡这个豫州刺史不该进入兖州境内,郭贡看到程昱这个老头如此刚硬,毫无畏惧,以为城中早有应对之策,反倒有些心虚忌惮了,想起曹操的豫州追击袁术的强势,当即收起贪婪之心,引兵而去,张邈拉拢的一路援军就此而破。

    回城之后,程昱迅了解了兖州而今的情况,得知只有东阿、范县等寥寥几县还没有叛乱,而且与鄄城临近的范县县令靳允的母弟妻儿全部被叛军捉走了,投降只在顷刻之间,形势十分严峻。

    为了避免鄄城成为孤城,他们必须要东阿和范县互为照应,程昱当即让夏侯兄弟镇守鄄城,他亲自与从事薛悌等人带着一支骑兵赶往范县和东阿,因为他是东阿人,在这一带还颇有威望。

    到了范县,陈宫派遣的将领范嶷已经攻至,程昱入城劝家眷被挟持的县令靳允:今天下大乱,英雄并起,智者须谨慎择主,得主者昌,失主者亡,陈宫叛迎吕布而百城皆应,似能有为,让吕布为人粗暴,匹夫之雄,陈宫等以势假合,不过是相互利用,不会真正奉吕布为主,兵虽众却必败无疑,曹使君智略不世出,殆天所授!君必固范,我守东阿,则田单之功可立也,难道不比汝违背忠义去跟随恶人,结果母子都被杀死要好吗?

    程昱行事偏执,从来不会从道德方面考虑,靳允也非徐庶那般奋不顾身的孝子,被程昱一劝,便流涕表示不敢有二心,又假作投降,伏击杀死陈宫派来的范嶷,瓦解了陈宫和吕布一路攻击,范县遂定。

    而后程昱马不停蹄,急忙赶往东阿,在途中他得知陈宫从黄河北岸而上,准备在仓亭津渡河南下攻打东阿县,当即派骑兵截断仓亭津渡口,待陈宫率军赶到河边时已经无法渡河。

    到达东阿,却见东阿县令枣祗已率领吏民在城墙上坚守,程昱松了口气,当即留在东阿守城,等待曹操归来。

    ……

    五月天气已经颇是炎热,在兖州乱成一团之时,曹操还不知道后院起火,犹在猛攻郯城。

    刘备抵御了一阵,终究兵马太少,丹阳新兵掌控不住,节节败退。至于曹豹,早就一败涂地了,徐州士气低落,难以再战。

    郯城之中,州牧府后院,徐州牧陶谦此时更加苍老了,他唤来两个儿子,让他们暗中准备行装,做好了带着家眷逃回扬州丹阳老家的准备。

    郯城之外,曹营之中,眼看徐州就要攻下,曹操踌躇满志,看向一旁戏志才,大笑道:“哈哈哈哈,志才,而今徐州指日可破,若得徐州,张辽不足为惧也。”

    戏志才自从经历了曹操屠城之事后,精神就一直不太好,春季又病了一场,此时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看到曹操颇有自得之意,他咳了两声,开口道:“主公,不可大意,须要防张文远,主公得徐州,必然威胁到他,但他此时按兵未动,颇是蹊跷。”

    曹操抚须道:“志才有所不知,此番出征前汝卧病在家,吾已命人去见本初,请他带兵东进青州,牵扯张辽,此时张辽恐怕无暇他顾也,待取徐州,当与本初合围青州,大破张辽,以雪大耻!”

    戏志才皱眉不语,他自前次曹操败于张辽手下之后便仔细调查过张辽的情报,分析过张辽的展历程,这一查才骇然现,张辽的起步比曹操要低得多,但展度却疾快,从五年前一名不值的军侯,到司马、都尉、校尉、中郎将、河东太守、执金吾、司隶校尉、征北将军领并州牧,直至而今又为征东将军领青州牧,并州牧的官职仍然存在,如此展经历、如此势力甚至过了袁绍和袁术!

    再看张辽的战绩,河内败王匡、破袁绍,荥阳破曹操、鲍信,酸枣破诸侯十万大军、取颍川、败孙坚,雒阳大战再显锋芒,他又从长安来人之中听闻张辽在关中也是威名赫赫,威慑跋扈的李傕和郭汜,乃至关中、弘农无人不知张辽的名字。如此人物,岂能小觑?

    戏志才不认为袁绍是张辽的对手,此次曹操攻打徐州,他一直让曹操小心防范张辽,但直至如今张辽也没有任何行动,他总感到有些不妙。

    曹操看戏志才凝眉不语,知道他仍是心存忧虑,和声劝道:“志才多虑了,且先去休息吧,看吾三日之内破了郯城,活捉陶谦!”

    “兄长!大事不好!”

    曹操话音刚落,就看到统领后军的曹洪慌忙跑来。

    曹操看到曹洪慌张的神情,心中一个咯噔,脸上笑容消失,沉声道:“子廉,生了何事?可是张辽来攻?”

    曹洪大哭道:“兄长,不是张辽,是张邈,妙才差人来报,兖州张邈、陈宫等人叛乱,迎吕布为兖州牧,而今兖州只有鄄城、东阿、范县三城尚在,余者皆叛哪。”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