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四十九章 鲍信之难
    东平国寿张县,十三骑一路南下,当先一骑正是济北相鲍信,鲍信来到城中,到了一处宅院前,鲍信朝门口守卫道:“烦请告知张孟卓,就说鲍信应邀来访。 .”

    门口守卫立时热情的道:“鲍使君,主人早有吩咐,快请进来。”

    鲍信点了点头,带着十二个亲卫进了府中,此次正是张邈邀请他来府,他与张邈算是老交情了,当初讨伐董卓之时就有合作,此次虽然不明白张邈为何邀请他,但想必与曹操向他们招兵不无关系。

    鲍信进了院子,远远看到张超迎上来,他不由抱拳笑道:“仲高竟也在此?孟卓何在?”

    张超回礼笑道:“家兄正在后堂备酒,允诚快请进来。”

    鲍信不虞有他,当即便让亲卫留下,他自己随张超进屋,不想一个亲卫忙道:“使君,小人等要相随保护使君。”

    张超面色微变,鲍信却没有看到,皱了皱眉:“陈六儿,吾在好友府上,何须保护?”

    陈六儿却坚持道:“小人要保护使君。”

    鲍信无奈的摇摇头,这陈六儿却是当初在寿张城外为了保护他而死的陈个小的族弟,也是当初被张辽带走训练过一段时间的老兵,到了这寿张城,鲍信难免思及昔日血战陈个小、窦老三为了保护他而死之事,便不忍责备陈六儿,转头看向张超:“仲高,便让他跟着吧,这些家伙拗的很。”

    张超摇头道:“既是随从,岂能不知尊卑,不听主人之言?”

    鲍信皱了皱眉:“他们亦是为了保护于我,一片忠心,岂能责备?”

    张超尴尬的笑了笑:“也罢,一道进来便是。”

    进了堂屋,鲍信坐下,陈六儿与另一个护卫立在他身后,张超道:“允诚稍等,吾去寻兄长。”

    他一出去,陈六儿便低声道:“使君,情况有些不妙。”

    “有何不妙?”鲍信失笑,正要说话,忽然堂屋后面冲进来二十余人,个个挟弓带箭,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陈六儿与另一个亲卫急忙护在鲍信身前。

    鲍信不由色变,看着那些冲进来的家兵,喝道:“汝等这是作甚?张孟卓何在?!”

    这时张超从后面出来,叹道:“允诚,吾兄今在东郡,此番却是无暇见允诚兄了。”

    “张仲高,此是何意?”鲍信厉声质问,随即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失声道:“汝等要背叛孟德?”

    鲍信的智慧自然不必说,但是他从来没想到张邈竟然会背叛曹操,要知道此前曹操一直将家眷托付给张邈,二人亲如兄弟一般,比与他的关系还要好一些,所以此次张邈邀他,他根本没有怀疑。不过到了此时,他哪里还不明白,张邈背叛了。

    张超摇头:“非是我等要背叛,乃不得不为耳,今日不反了曹操,明日曹操的屠刀就要落到吾兄弟头上。”

    鲍信喝道:“一派胡言!孟德与孟卓亲如兄弟,岂会害他?”

    张超哼道:“曹操如今已经不是当初的曹操了,他屠杀边让满门,抽调我等兵马,又在徐州屠城,杀害黎庶无数,如此狠毒残暴之人,连父亲都不顾念,又岂会顾念什么兄弟之情?他唯袁绍之命是从,排斥兖州之人,迟早要害了吾兄,我等不过是保命罢了。”

    鲍信面色微变,他也发现曹操变了很多,在诛杀边允满门和屠杀之事上,他此前曾劝过曹操,但因为他的部分兵马在徐州战场上叛逃之事,让他心怀愧疚,并未多言。

    张超又道:“允诚,汝与我等一道反了吧,否则他日也为曹操所害。”

    鲍信回过神来,看着张超:“还有何人背叛?”

    张超道:“除却濮阳、鄄城,诸县皆叛,陈宫、王楷、许汜……”

    张超一下子说出了一串名字,听得鲍信心中大惊,没想到情况竟然如此严峻,深吸了口气,摇头劝道:“仲高,收手吧,孟德此番带走了兖州大半精锐兵马,唯有孟卓手下有数万,但绝不是孟德对手,孟德一旦回军,尔等皆要身死。”

    张超冷笑道:“吾自然知道曹操善战,但我等请来了吕布,迎他为兖州牧,以吕布之骁勇,曹操不足为虑。”

    “汝等迎了吕布?”鲍信失色,又怒道:“吕布勇而无谋,行事凶暴,惯于劫掠,比之孟德远远不如,为何要迎他?”

    张超嘿声道:“正因吕布无谋,不足为患,我等才让他做兖州牧。”

    鲍信明白了他们的心思,因为曹操的手段太厉害了,所以他们想要找一个可以操纵的傀儡,不由失望摇头。曹操纵然行事残暴,但亦能治理地方,而吕布,恐怕只会祸害兖州。

    这时张超却有些不耐烦了:“允诚,速速投降吧。”

    鲍信冷哼道:“但杀便是,岂有投降的鲍信!”

    张超脸色阴沉了下来:“允诚果真要与曹操一道赴死乎?汝是兖州人,曹操是豫州人,何必为他效死?”

    鲍信不语。

    张超眼里闪过厉色,但要让他杀害鲍信他又有些迟疑,因为鲍信在兖州名声很不错,何况他兄长张邈临行前曾交待不可害了鲍信,当即只能冷声道:“允诚,汝便留在这屋中仔细思虑罢,待我等破了曹操,再放汝出去。”

    鲍信厉声道:“要么放了我,要么杀了我,否则我亦自绝于此!”

    张超色变,随即看了一眼陈六儿,哼道:“汝若死,这些护卫全要为汝殉葬!”

    鲍信面色铁青,怒道:“张超,何必如此无耻!”

    张超冷笑一声,转身而出:“将这处堂屋牢牢看守,不可放他离开!”

    众家兵应道:“喏!”

    鲍信恨得咬牙切齿,心中却是沉了下去,他知道曹操这次怕是麻烦,兖州又要陷入战乱了。

    ……

    事实果如陈宫所料,鄄城的程昱在看到前来借粮的刘翊后,立时察觉情况不对,断定张邈出了问题,他迅速作出三个举措:一是派人前往徐州前线向曹操告急,二是派人去濮阳通知夏侯到鄄城汇合,三是全城严兵,固守待援。因为鄄城是曹操的根本,曹操的家眷都在这里,容不得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