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吕布的守望
    青州济南国,州牧府中,貂蝉去偷偷教导孙尚香武艺去了,步骘、鲁肃、吕岱等人在处理政事,张辽则在后院与弟子诸葛亮,还有孙权一道看书。

    “师父。”诸葛亮看张辽读罢一卷书,趁着空当询问:“亮有一惑,师父为何断定曹操出兵后,兖州必有大乱?”

    孙权也看了过来,显然也想知道答案。

    张辽合上书,道:“为师已经向汝讲过,袁绍的冀州牧与曹操的兖州牧皆是州府迎立而来,汝二人以为他们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诸葛亮道:“根基不稳。”

    孙权也连忙点头应和。

    张辽道:“正是根基不稳,在这种情况下,袁绍与曹操采取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袁绍联结地方士族,致力于地方治理,将战事基本都开在冀州之外,并且一切战事皆是以维护冀州利益为主,所以冀州稳固,人民爱戴袁氏,而曹操则差了许多,他被兖州迎为兖州牧,却不懂得维护兖州利益,先是擅杀名士,而后屡屡出兵征伐,违逆了兖州人的利益,加上州里还有张邈这个诸侯,岂能不遭背叛?”

    事实上历史也是如此,袁绍在冀州治理十余年,深得冀州人心,以至于他死后两个儿子逃奔塞北乌桓,还有数万百姓跟随。而曹操初时做的远远不如袁绍,所以兖州人民爆了他的后庭花,让他几乎无家可归,兖州八十县只有三县没有叛乱,可见老曹在兖州不得人心到了何等程度,还傻乎乎的去征伐徐州。

    不过袁绍宽厚而无威严,得人心而不会用人才,加之做冀州牧之初是被地方势力迎立的,而且是两个地方势力,先天不足,导致后来无力压制,败于内讧。而官渡之战对于袁绍的实力损伤虽然加大,但他当时占据四州之地,完全可以重整旗鼓,却因襟怀不足,前期太过顺畅,起步太高,经不起打击,一下子气死了,因为他是被自己前期一直扶持的马仔给打败了,可谓自掘坟墓,这种心理落差让带头大哥情何以堪,换作其他人恐怕也轻易承受不了。

    曹操在得人心上不如袁绍,但他最擅长用人,而且占据挟天子优势,而曹操擅长用人,恩威并济,又和刘备一样是小强一样的人物,起步低,经历挫折多,马仔上位,吊打高富帅,自然是败而不馁,坚忍不拔,所以笑到了最后。

    当然这些事都是后来生的,是张辽平日里自己分析警示自己的,他自然不会对诸葛亮和孙权讲。

    即便如此,孙权和诸葛亮二人对张辽的分析已经很是佩服了,眼下的诸葛亮还不是后来那个料事如神的军师,不过诸葛亮的见识仍然是不凡:“师父,那袁绍与曹操岂非将来要受制于地方势力,后患无穷?”

    张辽暗赞他的聪慧,点头道:“正是。”

    孙权却问道:“该如何平定这些地方势力,岂能容他们主导朝廷大吏?”

    张辽诧异的看了孙权一眼,却没有拒绝回答:“有两个办法,一者强势入主,不依赖地方,不受地方制约,二者改变体制,瓦解他们操纵地方政事的根基……”

    诸葛亮和孙权都静静的听着,张辽的很多见解对他们启很大。

    ……

    兖州,陈留郡,曹操出征徐州的第十日傍晚,陈留太守张邈刚回到府上,忽然弟弟张过来,说是有一朋友来访。

    张邈随着张来到他家,看到府中几人,不由面色微变,来者赫然是陈宫和许汜、王楷诸州府从事,他心中顿时知道了是什么事。

    “使君。”几人坐下后,陈宫开门见山:“今雄杰并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制于人,不以鄙乎!今州军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战无前,且暂迎之,共牧兖州,观天下形势,俟时事之变通,此亦纵横之一时也。”

    “这……”张邈犹疑道:“吾与孟德情若兄弟……”

    陈宫反驳道:“君以他为弟,他岂以君为兄,曹操此番出征徐州,已夺君近半兵马,此贼行事暴虐,先杀边文礼满门于前,又屠徐州在后,所做作为,暴戾不仁,天人共怒,如此狠毒之人,他日必然不会容君性命。”

    张邈面色连变,一旁许汜进言道:“张使君切莫迟疑,曹操不用我兖州之人,而今兖州八十县,已有七十余县响应杀曹,此谓众望所归,曹操已然众叛亲离矣。”

    “竟有如此多人?”张邈大惊。

    张道:“不错,李封、氾嶷、徐翕、毛晖、薛兰、薛永诸将皆响应,小弟还联络了豫州刺史郭贡,他有数万兵马,加上兄长与吕布,足以掌控兖州,斩断曹操退路。”

    张邈徘徊片刻,咬牙道:“如此,便迎奉先,共谋大事!”

    陈宫道:“吾去河内迎吕布,他方今穷困无路,必然响应。”

    ……

    而今天下诸郡,唯河内郡最是复杂,郡守桥瑁统领郡中一切政务,军事方面则分为三部,徐晃驻守西部,张杨驻守东北,吕布驻守东部。

    艳阳高照,吕布与张杨正在对坐畅饮,吕布已然醉意醺醺,长叹道:“稚叔,当初文远让某南下并州,说是会有机遇,某依照他的吩咐,特意去陈留见了张邈一面,而后回到河内每次操练兵马,已是半年有余,如今却不见什么机遇上门,真等得我心焦,莫非文远欺我不成?”

    张杨劝道:“文远既说有机遇,但便不会毫无根由,奉先且等候便是。”

    吕布涩然道:“想某当初诛杀董卓,位列将军,在九卿之上,统领禁军,何等风光,只因王司徒处事不周,十万凉州人入京,才落个如此结果,袁术、袁绍欺我,无处可留,在这河内,兵马不过五千,如今连高顺也不如,实在憋屈哪。”

    张杨叹了口气,当初他们并州三将,如今也就是张辽混得最好,他比之吕布还不如,初次募兵在上党被打败,而后讨伐董卓无果,又被於夫罗劫持了一年,后来还是张辽派人救他出来。

    如今他的情况就属于依附张辽了,只是张辽没有提过让他归附,他心中也有些不舍手下兵马,就这么一直拖着。这就是张杨的性格,优柔寡断,随波逐流,在这乱世中无疑显得无力了些。

    “奉先。”张杨看吕布喝的多了,劝道:“且再等等吧……”

    不想他话音刚落,一个人就匆匆进来禀报:“将军,有一人前来拜访将军,自称东郡陈宫。”

    “陈宫!”正酒意朦胧的吕布身躯一震,霎时间酒意全无,失声道:“果真是陈宫?!”

    那人忙道:“正是,来人自称陈宫。”

    吕布顿时整个人精神焕,长身而起,忙道:“快去迎接,且慢,等某整了衣裳再去迎接!”

    看到吕布有些语无伦次,欢喜非常的样子,一旁张杨诧异的道:“奉先,这陈宫是……”

    吕布喜不自胜的道:“当初文远告我,当一个叫陈宫的人来寻我之时,便是机遇降临之时,他果不欺我,果不欺我!”

    张杨大是惊奇,没想到张辽竟能未卜先知,不由问道:“文远可曾说过什么机遇?”

    吕布稍微冷静了一些,道:“只说是在兖州,等到了兖州某再问他不迟。”

    ……

    徐州,曹操二度征伐徐州,直接从任成国出击,路途熟悉,推进极快,徐州之人惧曹如虎,纷纷逃走,被曹操数日之间连破五城,逼近郯县。

    陶谦没想到曹操二度攻伐竟然如此迅,急忙派大将曹豹与刘备在郯城外阻截。

    结果曹操数路大军齐出,曹豹先败,刘备对新收拢的兵马掌控不足,紧跟着大败,曹操兵马开始围困郯城,城内一片惶恐。

    陶谦大为后悔,急忙唤来糜竺,令他去青州寻张辽求救,但此时城池被曹操围困,哪还能出城求援。

    而这一战,也让刘备知道了自己与张辽的差距。

    曹操大营之中,曹操志满意得,望着郯城大笑道:“此番定破徐州,可笑陶恭祖昏聩,将张辽驱出徐州,否则若结张辽,吾安能如此势如破竹。”

    曹仁等将领也无不振奋:“主公,旬月之内,必能拿下徐州。”

    曹操抚须大笑道:“张辽不助陶谦,亦失算矣,吾若得徐州,与本初夹攻青州,张辽不足为惧,吾必擒之,以雪前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