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四十三章 犒劳
    郯城东面数里之外,大道上车马成片,数千兵马在此扎营开灶,正是张辽的兵马,他的兵马井然有序,但此行还有很多家眷,七千多俘虏,加上糜竺领着部曲杀牛宰羊犒劳,连附近许多百姓得知他们回师,也箪食壶浆纷纷来迎,场面一时热闹非常。 .

    道旁一处,唐瑁、唐翔还有唐婉的母亲一家和孙策一家在这里歇息,他们旁边便是鲁肃、吕岱、步骘、卫旌几个被张辽招揽过来的大才,他们都是徐州人,彼此便是没有见过,熟络起来。

    看着四周来来往往送食送水的百姓,步骘眼里露出赞叹之色:“不想张将军竟如此得徐州人心。”

    吕岱道:“将军挥义师逐曹操,斩笮融,救活百姓无数,实是大善。”

    鲁肃看着那些百姓和士兵,若有所思的道:“主公麾下这些士兵,一路军纪严明,斩杀拦路匪寇杀气凛然,对这些百姓却如此温言和语,犹如亲人,如此兵马前所未见,想是主公教导有方,真济世安民之主也。”

    几人不由点头,又看旁边还有一人,也在看着那些百姓和士兵,神情赞许。

    此人年龄大约二十七八岁,相貌儒雅,气度非常,鲁肃性格豪爽,喜欢交朋友,先过去抱拳打招呼:“在下东城鲁肃,字子敬,敢问这位兄台大名,何方人士?”

    那青年回礼道:“在下顾雍,字元叹,吴郡吴县人。”

    鲁肃神情肃然道:“可是任合肥长之顾元叹?”

    顾雍道:“正是。”

    鲁肃喜道:“吾听闻合肥在顾元叹乃俊杰,治理地方,郡县称道,不想也被主公招揽而来。”

    顾雍露出苦笑:“本为合肥长,月前调娄长,赴任途中,被张将军请来。”

    “请来?”鲁肃不由一呆,他能琢磨出这个请的意味,不过想想也是,顾家在吴郡是大族,寻常情况下要请顾雍可不容易。

    顾雍眼里又露出几分期待:“此番随张将军北上,亦是听闻吾师在河东,正要赶去拜见。”

    鲁肃问道:“敢问尊师大名?”

    顾雍神情肃然:“陈留蔡伯喈。”

    鲁肃神情也肃然:“不想竟是海内闻名的蔡伯喈,听闻他被董卓强行召去为官,如今竟在河东?”

    顾雍点头道:“我听张将军所言,吾师在长安,险些被王允所害,是张将军救他出来,今在河东书院著史,书院中有典籍数万卷,又有大儒司马徽,学子无数……”

    顾雍说到这里,眼里露出神往之色,一旁的步骘、卫旌和吕岱听到,忙过来问道:“顾兄,汝言当真?河东书院果有典籍数万卷?”

    顾雍看到几人激动的神情,操着一口吴话笑道:“当是无差,听闻张将军在董卓作乱时曾于皇宫救出典籍无数,皆入了河东书院。”

    几人皆是好书之人,神情振奋。

    这时,张辽带着糜竺过来,大笑道:“定公、元叹、子山、子旗、子敬,此是徐州别驾糜竺糜子仲,乃温良君子也,此番正是他带家仆款待我等。”

    吕岱、鲁肃几人忙过来向糜竺见礼,糜竺看到如此多俊才,也颇是欢喜,当即招呼着一众家仆在此设席,酒肉佳肴无不俱全。

    张辽又去请来岳父唐瑁一家和孙策家眷,唐瑁曾担任会稽太守,唐翔担任丹阳太守,皆在江东,二人治理地方也算不差,所以几个名士都曾听闻,至于孙坚的家眷,他们更是知晓,纷纷敬酒。

    糜竺不愧是做过豪商的,虑事周到,又带来自己的夫人陈氏、妹妹糜贞和一众婢女招待唐母、孙策母吴夫人、鲁肃母鲁陈夫人以及顾雍妻陆氏等家眷,至于他的弟弟糜芳,则领着众家仆杀牛宰羊去犒劳将士了,也就糜竺家仆过万,资产上亿,才能有如此手笔。

    几人与糜竺行过礼后,就迫不及待的询问张辽河东书院之事,他们对书籍的痴迷程度超过了张辽的预期。

    张辽对自己当初从皇宫般书之举也颇是自得,当下给几人细细讲了当时的情况,直到后来从颍川请众大儒,担任河东太守后建立河东书院,期间南面提到迁都之事,让几人不由升起敬重之情,待听到印刷术和印刷书籍,几人一时间只想立刻就赶去河东书院一看盛况,连一旁的糜竺也听得心驰神往。

    张辽见此情形,立时浮现一个念头,需要将河东书院的盛况在天下各州郡宣扬,如此一来,自己不必四处搜刮,也有无数人才送上门来。

    对于陶谦未曾露面之事,糜竺心中歉疚,倾心招待,张辽对此事却并没在意,他从陶谦下手追杀曹操父亲一事就看出这厮气量不够,坐观百姓被屠戮而不敢出城相救,也可见这厮没什么气节,再说快要入土之人了,不见也罢,相比起来他更注重糜竺,当即只是与糜竺深谈。

    糜竺常年经商,往来各处,见识广博,对民生也颇有了解,张辽更是不用说,前世的经商之道顺手拈来,加上他这些年身居高位的历练,眼界远超糜竺,小处将兵法之术融入经商之中,大处提出了诚信为先、立己立人、达己达人、回报天下等儒商理念,听得糜竺激动又复震撼,连连询问,连对经商不感兴趣的鲁肃等人也不由静听,张辽不摒弃商人之利,而是将之转为儒商,更兼济天下,为几人打开了一扇窗口。

    言谈之中,张辽又提到曹操会二次攻伐徐州之事,让糜竺提醒陶谦,自己也小心防备,保护好家眷,糜竺若有所思。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时辰,将士们已经用餐完毕,张辽准备再次起行,此时已是午后,张辽想再赶一程,晚上在琅琊国休息,那里是臧霸的地盘,他早将一切都安顿好了。

    临行前,糜竺突然提出一个要求,让他的兄弟糜芳、儿子糜威和妹妹糜贞带着三千家兵跟随张辽,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张辽能让他的儿子进入河东书院,拜个名师,至于他自己,要留在徐州与陶谦一并守城。

    张辽虽然对糜芳不太看待,说他贪生怕死吧,他在刘备最落魄的时候紧紧跟随,说他忠心义气吧,完全沾不上边,毕竟此人在最关键的时候背叛了蜀国,导致关羽和荆州覆灭,绝了蜀国争夺天下的可能,也导致兄长糜竺郁郁而死。

    虽然根由很可能是关羽责骂糜芳在先,但糜芳坐镇后方重地,在前方战事最关键的时候连军资也打理不好,烧毁了军资,这本来就是大罪,关羽作为最高军事统帅责备他是很正常的事情,换作张辽怕是直接要砍人了,因为那一战是关乎蜀国命运的大战,前方关羽打得很辛苦,你却在后方出漏子,就是国舅爷也要骂你。

    当然,糜芳投降孙吴,也不一定是因为关羽的责骂,或许是被傅士仁影响,或许是因为妹妹糜贞而不满,毕竟刘备抛妻弃子是常事,难免令妻族寒心。

    不过对于糜竺的托付张辽并没有拒绝,他不是关羽,不怕糜芳生二心,也未必有机会,只是看到糜竺提到糜贞时欲言又止的神情,他心中不由涌起一个古怪的念头,这个君子该不是像历史上那样把自己当作刘备一样投资吧。

    正要起行之时,几匹战马追来,却是刘备、关羽和张飞。

    刘备说了自己要留在徐州的打算,关羽沉默不语,眼有歉疚,张飞大骂田楷落井下石。

    张辽虽然心中很是惋惜,但刘备既然已经做出选择,他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交待了一些事,让刘备小心防范曹操,还有曹豹。

    事实上他与关羽和张飞的关系不错,但与刘备的关系一直很微妙,刘备是不甘人下之人,喜怒不形于色,自己目前的地位和实力似乎还不能让他臣服。应该说这本就是一个不能轻易压服的枭雄,设身处地,如果换作自己,也绝不会轻易臣服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