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十万
    双方拳击,转眼之间便是数十招,孙策虽然落在下风,挨了不少拳脚,但心中却又惊又喜,难怪张辽只送给他八百兵马,他算是真真领略到了这八百兵马是何等的强大,足以抵得上精兵三千!

    虽然落在下风,但孙策此人越是受到挫折,就越是勇猛,挨了一些拳脚,反而激起了他的战意,大吼一声,奋起反击,与十个猛虎士战成一团,没想到十个猛虎士也是越战越猛。

    十个人同时攻击孙策,但又不是一拥而上,以四人为组,分为两波轮流进击,空间正好转圜开来,余下两人在侧补招,一个个拳脚强劲,打得孙策手脚生疼,孙策拳脚击在他们身上,他们退后几步转眼又会冲上来,仿佛不知疼痛,一时间让孙策捉襟见肘。

    张辽见状,微微一笑,喝道:“退下五人!”

    刷!立时有五人脱离战场,余下五人来开距离,五人成阵,攻势更加凌厉。

    不过孙策毕竟勇猛,五个猛虎士战他却是不够了,在激烈的搏杀中,战局渐渐逆转,猛虎士落在了下风,但猛虎士跟随典韦,磨砺的军魂就是凶悍,孙策能占据上风,却不能打败他们,除非下杀手,但猛虎士也有同归于尽的手段。

    激烈的搏杀了近一盏茶功夫,张辽看火候已到,喝道:“罢战!”

    刷!

    五个猛虎士立时退出战场,孙策的拳头击到一个猛虎士面前,也及时收住,那猛虎士神色不变。

    见此情形,孙策忍不住大声赞道:“真猛士也!”

    “入列!”张辽朝猛虎士喝了一声,又吩咐:“宋,领八百将士上马驰射!”

    “末将领命!”宋大声应道,立时领八百将士到校场旁取马,转眼之间,八百骑列阵,手持马战兵器,杀气凛然。

    随着宋一声令下,八百骑轰隆而出,围绕校场奔驰,兵器向前。

    将要抵达靶场时,宋一声令下:“驰射!”

    喀!八百骑齐齐将兵器卡入马鞍,兵刃斜指长空,取弓搭箭,八百箭矢疾射而出,校场一侧的数十面箭靶和草人插满箭矢,更有箭靶被射得开裂。

    如此威势,直看的孙策和张纮目眩神驰,情难自已。

    张辽笑道:“如此八百人可足够?”

    “如此雄兵,足以横扫江东!”

    孙策此时的语气又与刚才不同了,刚才是些微失望下的豪情爆,此时却是惊喜之下的底气十足。

    张辽沉声道:“伯符,他们是我的亲卫和麾下最精锐的猛虎士,身经百战,在井陉之战中他们曾以一千破袁绍两万兵马,而且他们不只是勇猛,军纪严明令行禁止不必说,更精通战术,人人识文断字,粗通兵法,虽然只有八百,实可抵兵马上万,我是将他们当做军中基层将领乃至未来的大将培养的,折损一个也是痛心之极,此番借予伯符,他们只会听从伯符的命令,他将不能指挥,还望伯符能够珍惜善待,战死不怕,但莫让将士枉死。”

    孙策下拜道:“将军之恩义,之教诲,孙策铭记于心!”

    张辽扶起他,点头道:“虽有这八百兵马,但文台旧部还是要讨回来的,不能留给袁术,日后也是汝的忠心助力。”

    孙策毅然道:“不错,定要讨还父亲旧部!”

    张辽沉吟了下,嘱咐道:“还有一事要切记,万万不可向袁术提到向我借兵之事,否则必然交恶。”

    孙策面色凝重的点头,他自然知道袁术与张辽的仇恨,昔日雒阳战场上袁术对张辽的仇恨最为激烈,而今从袁术要捉拿唐氏满门就能看出来其仇恨程度丝毫未减。

    ……

    济阴郡,兖州治所鄄县。

    曹操坐在州牧府中看着眼前的地形图,胸口还包扎着箭伤。

    当日张辽一箭险些要了他的性命,令他至今仍是后怕不已,那日他可是真正感受到了张辽心中的杀意,想到自己此番征伐徐州节节胜利,却败在张辽手下,功亏一篑,不但青州兵损失过半,而且父亲还真的与张辽兄弟相称,他就抑郁不已。

    “仲德,志才。”曹操抬头看向对坐的程昱和戏志才:“吾欲再伐徐州,如何?”

    二人都是沉吟不语,显然对曹操的想法早有预料,但一时也难以定夺。

    戏志才沉吟道:“张辽善战,加之陶谦兵多,再伐徐州,须要苦战。”

    曹操摇摇头,面色凝重:“正因张文远善战,便绝不能容他在徐州安稳立足,而今他兵马尚少,若容他安稳坐大,他日难制也,必是大敌!”

    程昱抚须道:“正是如此,不可容张辽坐大,然则明公连年征战,兖州疲敝,郡县多有怨言……”

    曹操不以为然的道:“正因如此,才要拿下徐州,以徐州之富庶,补兖州之不足。”

    戏志才沉吟道:“若战事顺利也罢,若是不顺……”

    曹操大笑道:“志才多虑矣,此番兵败于张辽,皆因兵马散乱劫掠,为他所趁,否则岂能遭此大败!再伐徐州,定要报仇!”

    程昱和戏志才看到曹操战意已决,便不再多言。

    曹操当即便安排诸事:“一个月后出战,此番还由仲德坐镇鄄城,与万潜一道调度州事……妙才此次伤势颇重,不宜出征,也留在鄄城吧……”

    曹操说到这里,眼神闪烁了下,似是随口道了句:“前番青州兵折损惨重,此番出征,须要再从允诚与孟卓处借兵。”

    程昱与戏志才对视了一眼,道:“正当如此。”

    ……

    徐州,广陵郡江都城,貂蝉扶着有些微醺的张辽回到房中,随行的婢女点了灯烛,倒了热水,貂蝉让她退出去,侍奉张辽脱了外衣,洗了脸,躺倒榻上,然后坐在榻边给张辽轻揉着太阳穴。

    张辽今天着实与孙策、张纮喝的有些多了,手脚懒得动弹,何况已经习惯了貂蝉的侍奉,任由她柔软的小手揉捏着,舒舒服服的打了个酒嗝,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容颜,想着她一个女子一直跟着自己奔波,慨叹道:“貂蝉,这些日子跟着我来回奔波很累吧?”

    “不累,”貂蝉看了一眼张辽,轻轻摇头,眼里透着并不掩饰的柔情与崇敬:“貂蝉跟着将军,学到了很多,昔时在司徒府,貂蝉觉得司徒大公无私,而今跟着将军,才知道谁是真正的英雄,心地仁慈,锄强扶弱,匡扶正义,侠义为怀。”

    张辽懒洋洋的笑道:“你可是把我夸得晕乎乎的,快要上天了。”

    貂蝉抿嘴道:“貂蝉可是不说假话呢,当初在弘农道上,貂蝉亲眼看着将军不分贵贱,日夜不眠,救活了一个个百姓,看到将军累的睡倒在雨棚下,就知道将军是个大英雄,真正的大英雄。”

    张辽看到她崇拜自己的样子,呵呵笑道:“那后来还应王允来算计我?”

    貂蝉道:“司徒于婢子有恩,婢子也不愿将军屈于董卓麾下,落了恶名。”

    “唔……”张辽酒意上来,看着貂蝉绝美的容颜,有些把持不住了,不由闭住了眼睛:“貂蝉……去休息吧。”

    貂蝉轻声道:“将军安心睡吧,貂蝉再给将军揉一会就睡。”

    “那就再说一会儿话吧。”张辽有些无奈的睁开眼,他知道貂蝉看似温柔,其实很固执,她要给自己揉一会,那就是一会,劝不回去的。

    “嗯……”貂蝉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奇的道:“将军今日见到那个碧眼小孩,为何要喊他孙十万?真是如将军所说,他将来能统领十万兵马麽?”

    张辽忍不住嘴角上扬:“因为他与我有缘,我是张八百,所以他是孙十万,不过以后他应该没有当孙十万的机会了。”

    貂蝉神情更加茫然了,不过她不是多问的人,又道:“那个小姑娘孙香香很不错呢,婢子看她将来能练剑,而且一定很厉害。”

    张辽呵呵笑道:“那你可是后继有人了。”

    貂蝉笑道:“是呢,以后婢子要是老了,拿不动剑了,还有香香保护将军。”

    张辽失笑道:“你才不过十六岁,等你老了,那我早爬不动了,哪还需要保护。”

    “需要的。”貂蝉神情坚定:“婢子要保护将军一辈子。”

    张辽摇了摇头:“你总该要嫁……”

    一股香风扑鼻,温香软玉入怀,他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忍不住伸手去抱怀中温玉,貂蝉却轻笑一声躲了开去,娇躯轻盈离榻,面容嫣红妩媚:“将军,今日在他人府中,婢子要小心保护将军呢,将军早些休息。”

    张辽无语,心中又复感激,他今日在江都孙策家中,见过了孙策的家眷,包括吴夫人、孙权与孙尚香,虽然在这里应该没有危险,但毕竟不是万全。

    事实上一路皆是如此,正是有貂蝉在,他每次都能睡得很安稳。这个小姑娘为他付出良多,更是倔强的连他也劝不动,只能任由她在自己放松之时悉心的保护着自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