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八百
    张辽此番南下广陵,还有一件私事,便是要渡江把岳父唐瑁一家接回来。顶点小说

    唐瑁本是会稽太守,当初张辽从颍川接走唐婉之时,唐母、唐翔一家都去了会稽。但在去年,陶谦为了扩张实力,与李郭汜联结,表奏王朗为会稽太守,唐瑁算是被解了职务,随唐翔住到了丹阳。

    张辽知道丹阳兵乱,而且未来更乱,妻子唐婉也曾多次担忧父母安危,他此行便决定将唐瑁一家接回河东或并州,没想到如今竟然听到袁术要捉拿唐氏一家,这分明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也亏得孙策此番前来告知,否则妻子一家真要遇害,自己可要愧疚一辈子了。

    袁术,嘿!看来还要狠狠敲打一番。

    孙策看张辽震怒,道:“策受袁术之托,本不该告于将军,但策深恨祸及家眷之举,是以告知将军,策之家眷在广陵,亦多为陶谦忌惮,也常思搬走。”

    张辽点头道:“陶谦这厮与袁术一般不择手段,也能做出祸害家眷之时,前番曹孟德父亲便险些被害,多亏我赶到救下,伯符还是将家眷早早搬离的好。”

    孙策叹道:“只是如今乱世流离,策尚无基业,难寻一处安稳之地安顿母弟。”

    张辽心中一动,道:“不若将令堂与弟妹迁至东莱或河东如何,某自认这两处还是比较安定的,待他日伯符在江东建立基业,自可接回去。”

    “河东与东莱?”孙策大为意动。

    张辽沉吟道:“河东之地,乃我经营数年,最是安稳,有河东书院,司马徽、蔡邕、荀友若等大儒皆在,可为教育之地,只是离这里有些远了。东莱学堂而今尚未完全建立,不过地近吴会,他日来往也方便。”

    孙策忍不住起身徘徊:“将军,且容我思之。”

    张辽点头道:“此事可细细思量,伯符……”

    唳!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雕鸣,张辽一怔,很快貂蝉送进来一封信,张辽打开一看,不由面露喜色。

    这信是从东莱传过来的,此番他离开青州,将东莱兵力空虚的消息传的纷纷扬扬,公孙度手下兵马果然上当,万数人冲上东莱海岸,杀向东莱郡治所黄县,却被太史慈、郝昭和牧寒领兵埋伏,一举击破,俘获八千,更得巨船十二艘,可谓收获巨大。

    张辽心情大快,公孙度一事总算暂时了结,他要再进攻也是几个月后的事了,自己一时倒不必急着赶回青州了,文有赵戬、诸葛玄,武有太史慈、牵招和牧寒,完全可以放心放手。

    他收了书信笑道:“伯符,且先与我去校场一观兵马。”

    孙策眼睛一亮:“如此大好。”

    二人正要出门,张从后院出来,见到张辽便下拜,张辽忙扶起他:“张先生这是作甚?”

    张哽声道:“吾已听萧郡丞说了情由,此番笮融行凶,将军先已提醒恩主,只是恩主不曾听从,如此也罢,但若非将军,我恩主满门都要被笮融那贼子杀害,代恩主谢过将军大恩。”

    张辽叹道:“张先生亦性情之人也,只是赵使君宽厚,不曾提防才遭大祸,如今人已去了,只能照看好他的家眷了。”

    张道:“吾当以亲待之,将恩主子女抚养成人。”

    张辽点了点头,他知道张家境不好,又道:“我已命人留下资财,是从笮融手中获得,正用的应该,张先生只需费心照看即可,若是难寻安定之处,可安置到东莱。”

    张朝张辽又躬身一礼:“吾以听闻将军抚恤百姓,今日方知将军大义,且受一拜。”

    张辽扶起他,笑道:“先生不必客气,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本该为天下效。”

    “好一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孙策与张眼睛皆是一亮,张赞道:“将军真英雄襟怀也。”

    张辽拉上他二人:“且先去校场一看兵马。”

    广陵县的校场在城外,张辽的三千骑兵大破笮融后就驻扎在这里,同时还有笮融的七千俘兵。

    张辽带着孙策和张一路赶向校场,在快到达校场之时突然开口:“伯符可知吾曾借刘景升兵马?”

    孙策一愣,面色微变,摇了摇头。他的父亲是死于刘表之手,对刘表可谓仇恨之极。

    张辽道:“吾亦知伯符与刘景升之仇,是以先言明此事,中平元年,文台北上讨董途中杀死荆州刺史王睿,董卓命刘景升为荆州刺史,却未给他一兵一卒,他路过轩辕关,我看他前途凶险,便借了他八百骑兵,护他到荆州。”

    孙策俊朗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吾父攻打荆州战死,过不在刘表,但仇不可没,他日定要报仇,尤其是黄祖小人,定要将其斩杀!”

    张辽点了点头,道:“文台之死,甚是可惜,但冒进而不惜身,被乱箭杀害,伯符当引以为戒,无论何时,身边时刻要有亲卫护从。”

    孙策虽然激进,但绝非不明是非之人,闻言感激的道:“多谢将军忠言教诲。”

    张辽沉吟了下,道:“伯符,此番借汝八百兵马如何?”

    “八百?”孙策和涨红皆是一怔,八百着实不算多,不过孙策一想张辽也是借了刘表八百,登时升起一股豪气,笑道:“八百足以,刘表尚能取荆州,某绝不差于他,定能取吴会之地!”

    张辽笑而不言,三人到了校场,守卫士兵见到张辽立时恭敬行礼,打开辕门,又有一人急忙要去报知典韦。

    张辽摆手阻止了他,带着孙策和张进了校场。

    “杀!杀!杀!”

    校场之中,典韦正带着猛虎营和张辽的亲卫营操练。

    虽是操练,但典韦素来要求严厉,如同真正作战一般,整个阵列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气势,令孙策和张皆是面色一变,露出震撼之色,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强兵,虽然没有战斗,那股气势是掩抑不住的。

    尤其是孙策,他曾随父亲驰战沙场,更能感受到这支兵马的气势和杀气,他便是父亲最精锐的兵马也远远不及。

    张辽一进来典韦便看到了,但他没有停下操练,直到将一套阵法操练完毕,才带着三千士兵齐齐向张辽行礼:“拜见将军!”

    三千将士,三千声音,皆是大吼出来,齐如一人发声,而气势干云霄,令孙策和张不由热血沸腾。

    “诸将士辛苦,请起!”张辽声音清朗。

    “谢将军!”三千将士声音落下,刷的一声站起,没一个人散乱的,这种整齐划一的气势从视觉上是极为震撼的,孙策和张再次察觉到了张辽兵马的与众不同。

    张辽带着孙策和张来到阵前,看向阵中一人:“宋超出列。”

    刷!

    一个将领三步出列,笔直而立,正是校尉宋超,张辽手下曾经的八军侯之一,最早从并州丁原时就跟随张辽的元老。

    张辽又一声沉喝:“亲卫营左曲、猛虎营左曲出列!”

    刷!

    八百士兵整齐出列。

    张辽目光扫过他们:“从今日始,尔等由校尉宋超统领,随孙伯符作战,听他命令,视他如我!”

    “将军!”宋超与八百将士眼里都露出震惊之色,宋超忍不住道:“我等不愿离开将军。”

    “我等不愿离开将军!”八百将士齐声大吼。

    张辽肃声道:“这是军令!”

    宋超与八百将士沉默了下,而后齐声大吼:“领命!”

    张辽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孙策:“伯符,这八百儿郎就交予汝了,而今他们是遵从我的军令,但我更希望汝能折服他们,勿使他们心怀抗拒,战力不显。”

    孙策目光扫过那八百将士,朝张辽躬身一礼:“谢将军,孙策必不负誓言!”

    张辽目光扫过八百士兵还有孙策,深吸了口气,道:“三年前,我派司马赵武带八百骑兵协助刘景升,曾对他说过,安定荆州后,他麾下必然兵将众多,派系林立,争斗复杂,若是还用的上我的儿郎,便留下用之,若用不上,还请遣回来,切莫让儿郎为他人所算……伯符,今日我还是那句话,我的儿郎不怕战死,但请善待,平定吴会之后,若是还用得上,请留下用之,若是用不上,还请遣回来,切莫让儿郎为他人所算。”

    张辽说罢,向孙策一礼:“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将军!”宋超与八百将士眼眶通红。

    “将军……”孙策深吸了口气,抱拳回礼:“孙策绝不负众将士!”

    张辽点了点头:“伯符明果独断,勇盖天下,乃当世豪杰,但我的儿郎也不差,这八百儿郎都是从各军中选拔出来的精锐,比之当初派去相助刘景升的要强。”

    他转身看向众将士:“猛虎营左曲左屯左什将士,放下兵器出列!”

    刷!有十人整齐出列。

    张辽看向孙策:“伯符可赤手一试他们的武力。”

    孙策大步上前,看向那十人:“孙策领教!”

    刷!孙策话音一落,十个猛虎士便如同猛虎出匣一般朝孙策扑去,惊得张不由失声惊呼。

    孙策是高手,自然早有防备,寻常他一人能打数十人不成问题,但此番一上手,他心中便不由一惊,这十人竟然人人都极为强悍,不差于当初他父亲军中的军侯甚至司马,不但力气极大,气势凶悍,出手迅猛,而且自成小阵,彼此配合无间,孙策本还想留手,但此时用尽了全力,一时间竟然还拿不下来,反而落了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