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张纮
    继彭成国与下邳国之后,徐州广陵郡难逃一劫!

    不过与彭城、下邳不同的是,此次的施暴者是徐州牧陶谦最信重、广陵太守热情招待的下邳相笮融,甚是讽刺。.|2

    笮融此人看似和善,实则胆大妄为、心狠手辣,他恩将仇报,当场杀了广陵太守赵昱后,一声令下,手下上万乱兵冲入城内烧杀劫掠,那些骑兵又冲到城外,凡是富户大员,都难逃一劫,不少堡坞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攻破,百姓更是多有伤亡。

    不过就在笮融纵兵劫掠的第二日,整个广陵郡惶然之时,征东将军张辽带着三千骑兵突然出现,大破笮融乱军。

    笮融那一万兵马战斗力比之曹操尚且不值一提,在张辽的三千铁骑冲杀下,更是一触即溃,被斩杀三千,余下七千全部跪地投降,成为俘虏。

    笮融见势不妙,带着亲信抄小路逃走,却被史阿擒住,带到了广陵城上。

    张辽于广陵城上揭穿笮融面目,历数其累累罪行,当场斩杀,血溅三尺,士人百姓无不称快,赵昱虽然有些迂腐,但在徐州士林中名望甚高,也得百姓爱戴,张辽救广陵于水火,斩杀笮融,为赵昱报仇,又将笮融在广陵劫掠的财物全部还百姓,令广陵士人与百姓心存感激。

    至于笮融从下邳带来的财物连同七千俘虏、三千战马,张辽全部收下,作为战利品。

    广陵城外,笮融尸体高挂示众,张辽带着众士兵救治受伤百姓,他身旁是陈登。此番陈登与糜竺随他一道入广陵,赵昱身死,广陵一片乱局,张辽让糜竺回报陶谦,由陈登代为主持广陵事务。

    陈登出身世家,从祖辈陈球便是名臣,位列三公,陈家在徐州势力很大,他本也是自傲之人,对于张辽这种武将起家的一般是无视的,正如在历史上算计吕布一样,但张辽在徐州着实做了几件漂亮事,退曹操,保广陵,严军纪,护百姓,甚至张辽多次亲自为百姓包扎伤口,让同样爱护百姓的陈登刮目相看。

    尤其是在与张辽接触后,陈登现张辽的博学、眼界、思维、智谋皆是当世少有的,性格更是与他相投,不由起了惺惺相惜之意,不过数日,便引为至交。此人便是如此,行事素来旷达、豪放、洒脱,看得起就深交,看不起,你就是名士也无视。

    此时陈登跟着张辽出城查看民情,看到笮融尸体,陈登感慨的道:“赵元达命丧笮融之手,实为可惜,但若非将军及早察觉,报信于萧豹,恐元达满门尽灭矣。”

    当日,笮融当场杀了太守赵昱与诸多郡吏,唯有郡丞萧豹因张辽书信而心怀警惕,见机逃走,及时到后院带走了笮融的妻儿,否则赵昱又难免与历史上一样落个满门尽灭、血脉不存的悲惨下场。

    张辽摇头道:“元龙,笮融如此狠辣小人,竟然身居要职,老陶这事干的失败。”

    陈登嘿然道:“未必是识人不明,笮融是丹阳人,自然更得陶恭祖信重。”

    张辽没有说话,重用自己人很正常,不过也需要选择和平衡,看陈登神情,显然对陶谦也颇是不满。

    但张辽并没有小看陶谦,到了徐州之后,张辽才对陶谦有了更多的认识,此人野心不小,也非是昏聩之辈,战略眼光不差。

    观此人展轨迹,张辽就能现很多过人之处,陶谦在关东诸侯第一次讨伐董卓之时并未行动,而是借机迅掌控徐州,积蓄实力,闷声做大,待诸侯第一次讨伐董卓失败后,陶谦已经在徐州站稳脚跟,而后联合前扬州刺史周干、琅邪国相阴德、东海国相刘馗、彭城国相汲廉、北海相国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应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郑玄等人共朱儁为太师,移檄牧伯,同讨李傕等,奉迎天子。

    此时从陶谦联合的各郡守来看,陶谦的实力已经跨有徐州,并影响徐州三面的青州、兖州、豫州和扬州部分郡国,将大汉东面靠海的郡县掌控大片,而且借助朱儁之名,奉迎天子,当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意,因为此人绝非愚忠之辈,此前就曾与下邳称帝的阙宣合作。

    可惜因为朱儁中了贾诩之计,被李傕、郭汜召入朝廷,陶谦的打算落空了。

    而后陶谦又选择另一条道路,奉贡朝廷,被封为安东将军、徐州牧,又借机表举赵昱为广陵太守,拔除与曹操同盟的原广陵太守张势力,表举王朗为会稽太守,加上吴郡太守盛宪,掌控力跨过长江深入扬州,又策动扬州刺史陈瑀也就是陈登的叔父背叛袁术,在东南与袁术这个盟友几番博弈,在西北则兵进兖州泰山郡与任城国,想要进一步扩张势力,可惜遇到了曹操这个强人,被打得一败涂地。

    在张辽看来,陶谦的野心和战略手段都不差,可惜不善于用人和统兵,更注重名士,只通过世家和名士来掌控地方,无疑是个短板,志大、眼高、才疏,无法成为袁绍、曹操那样的雄主。

    不过自己在徐州如此折腾,陶谦心中恐怕不无想法吧,自己虽然是征东将军、青州牧,但陶谦为安东将军、徐州牧,论地位丝毫不比自己差。

    张辽正想着,突然一辆马车疾驰而来,到了城门下,车上下来一个四旬上下的中年文士,看着城楼上笮融的尸体,眼里闪过恨色,放声大哭道:“赵使君!不想汝竟为笮融小人所害。”

    张辽看此人虽然悲伤,但气度不凡,不由看向陈登。

    陈登叹道:“此广陵张纮张子纲也,虽然出身贫寒,却有大才,尝游学京都,随博士韩宗学习易经和欧阳尚书,又到外黄跟濮阳闿学习韩诗、礼记和左氏春秋,大将军何进、司空荀爽、太尉朱儁皆曾辟他为掾,他均拒绝应召,隐居江都,去岁为赵元达举为孝廉,便视赵元达为主,而今赵元达见害,他必是来吊唁也。”

    张纮……

    张辽细细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江东二张之一,正想着能不能趁机把他收到麾下,随意扫了一眼他身后马车,忽然身躯一震,失声道:“孙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