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广陵
    “汝不知?”张辽眯起了眼睛。

    曹操的绝影也是上等宝驹,论强壮或爆发力或许不如象龙,但速度绝对在象龙之上,何况象龙披着重甲,张辽奋力急追,但距离却在渐渐拉大。

    张辽一边思索着曹操言语的真假,一边想着追赶曹操的办法,他连发几箭,都被绝影躲过。

    “着实不知!”曹操看到张辽放箭,心中更慌,大叫道:“吾只见应劭来人报知吾父被害,否则断不会为此怒而为此恶事,吾素爱民,文远岂不知吾!”

    曹操的话是七分真三分假,他下令屠城前确实不知父亲被害,但下令之后不久便收到了消息。

    不过张辽何许人也,思维最是缜密,他只看曹操的风骚着装就知道这厮说了假话,若是他果真没有收到曹嵩活着的消息,以为父亲被陶谦杀害,那此时应该是披麻戴孝。

    “原来如此,倒不怪孟德。”张辽语气一转:“汝且停下,与我慢慢分说。”

    曹操却不傻,大声道:“只恐文远加害,文远且回,今日暂且休战,吾立时退回兖州,他日定当登门拜谢救父大恩。”

    张辽看这厮越跑越快,眼看就要跑到前面的浮屠寺中,再次引弓搭箭瞄准了绝影,不想前面突然飞来一箭,直朝他射来,赫然是曹操这个阴险的家伙突然暗里来了个回头箭。

    张辽一把捉住那支羽箭,怒道:“阿瞒我侄,曹巨高已与我结为兄弟,汝要弑叔不成?快下马给叔父赔罪!”

    前面绝影上的曹操身子一个踉跄:“张辽,休得胡言!”又狠鞭了几下绝影,绝影跑的更快了。

    张辽取箭引弓,正要再次放箭,突然从前面浮屠寺里冲出上千人,接了曹操,又有弓箭手冲了过来,纷纷拉弓放箭,正是在后方的戏志才见势不妙,领着守护在寺中的死士杀出来接应曹操。

    几乎同时,后面传来大喝声:“张辽休伤吾兄!”

    却是曹洪还有数员张辽不认识的将领带着千数士兵冲了过来,那边曹仁也纵马冲了过来。

    见此情形,张辽知道自己今日追杀曹操无望了,再不抽身,自己反倒要危险了。

    “孟德,今日便就此作罢,若再有下次,势不两立!”张辽一声厉喝,而后朝亲卫沉喝:“回骑!”

    张辽回骑,曹洪、曹仁等众将也不敢去追他,急忙去接应曹操。

    战场上,曹操、曹洪、曹仁等主要将领撤离接应曹操后,数万曹兵也彻底溃散了,典韦、臧霸、孙观、糜竺领兵趁势掩杀,曹军仓惶逃向了浮屠寺。

    几乎同时,下邳城中的散乱曹兵也被驱赶了出来,却是陈登又召集了一些兵马夺回了下邳城。

    曹兵无处可去,到了浮屠寺后,不做停留,再次西撤,直至出了徐州,退到兖州,又守住了从徐州通往兖州的亢父等要道。

    张辽也命典韦收兵,下邳国的一场大战就此结束。

    这一战算是彻彻底底打痛了曹操,曹仁、曹洪、乐进、夏侯渊、史涣等将领无不受伤,李乾险些战死,青州兵更是不用说了,加上前几日的伤亡已经折损过半,连于禁的兵马也丢失了一半,投靠了张辽。

    张辽这边死亡不多,但从典韦以下几乎人人挂伤,而糜竺和孙观的兵马在曹仁骑兵的冲击下折损了上千,算是颇大的损失。

    这一战迅速在徐州传开,徐州郡县振奋!

    在徐州人眼里,这一战的结果是辉煌的,在陶谦数次大败,徐州上下绝望,百姓惨遭屠戮之时,正是青州牧张辽出兵,斩杀乱兵,救援百姓,更以五千兵马大破曹操三万大军,将曹操赶出徐州,于徐州功莫大焉!

    数日之间,到处都传扬着张辽的威名,尤其是劫后余生的数万百姓,甘愿迁徙到青州东莱,寻求张辽的庇护,曹操的屠城,陶谦的无能,当日的惨象,让他们失去了安全感。

    徐州最南端有广陵郡,北接淮河,南滨大江,土地肥沃,物茂人密,太守为陶谦前别驾赵昱。

    曹操兵临下邳之时,下邳相笮融带着手下士兵和部属男女共一万多人,运输粮草财物数千车南逃广陵郡,在张辽与曹操苦战之时,笮融抵达广陵郡,广陵太守广陵郡长赵昱听闻笮融前来,将他奉为贵宾,并摆下盛大的酒席招待笮融及其士兵和部属。

    正酒酣耳热之时,突然郡丞萧豹进来,唤赵昱前往后堂,赵昱到了后堂,萧豹神色凝重的递给他一封书信,赵昱打开一看,不由摇头失笑:“张文远固然善战,但岂能占卜乎?笮国相乃徐州名士,更兼信佛,岂会害我?彼曾为董卓效力,更坏勤王大事,吾恐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

    说罢转身而出,又到前堂,一身文士服、相貌堂堂的笮融见赵昱回席,露出温和的笑容:“元达可有要务乎?”

    赵昱笑道:“吾听闻张辽大破曹操,本以为英雄也,今方知未可见得也。”

    “无量光佛。”笮融抚须笑道:“元达何出此言?所言张辽可是昔日为董卓鹰犬,阻截关东诸侯勤王之张辽乎?”

    “不错,正是此人。”赵昱摇头道;“此人突然来信,道是笮兄要加害于吾,真是不知所谓!”

    赵昱却没发现,他这句话一出口,对面的笮融面色大变。

    笮融眼神闪烁了下,突然起身举杯:“无量光佛,吾逃难之人,却得元达厚待,甚为感激。”

    赵昱也起身举杯:“笮兄不必客气……啊!”

    一道寒光闪过,笮融突然拔出腰间长剑,刺入了赵昱胸膛。

    席间众人大惊,随即却见笮融手下主将一个个露出狰狞的面容,刀剑相向,四处斩杀。

    赵昱不敢置信的看着笮融:“笮……为为何?”

    笮融面色依旧温和自如,起手道:“吾本该相谢元达厚待之恩,奈何广陵太过富庶,吾当取其财物,再建浮屠寺,光大我佛!”

    赵昱嘴巴动了动:“张……张文远,吾……恨……不听……”

    笮融拔出长剑,自语:“那张辽却如何知道吾要杀汝,真是奇乎怪哉。”

    赵昱倒地,死不瞑目。

    笮融回身,看到席中广陵十余个郡吏皆被斩杀,当即朝自己部曲和信徒喝道:“谷仓、府库一个不要放过,速速劫掠郡县,抢夺财物,三日后南渡大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