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三十三章 破曹
    冲入战场的正是臧霸的手下孙观三千兵马,还有糜竺的三千家兵和陈登临时聚拢的一千郡兵。

    孙观本就是张辽和臧霸安排的后手之一,糜竺和陈登本来在疏散百姓,但却不放心张辽孤军作战,向陶谦求助不得,二人计议一番,率家兵和郡兵赶来支援。

    不过陈登是文士,没有上战场,将收拢的一千郡兵交给糜竺,自己继续疏散百姓,而糜竺看似文雅,却熟习弓马,善于骑射,与弟弟糜芳亲自带着家兵上了战场。

    孙观的三千兵马略强,糜竺和陈登的兵马战斗力一般,但当此之时冲入战局,对战局将会造成决定性的影响。

    曹操毫不犹豫下令:“子孝,骑兵出击!”

    曹仁率领的一千骑兵正是曹操后来虎豹骑的雏形,虽然此时还没训练出来,但以曹仁的勇猛善战加上骑兵的战斗力,对上孙观、糜竺和陈登还是丝毫不差的。

    战阵之中,张辽领着投靠他的两千于禁兵与臧霸会和后,集中力量猛攻曹操中军,曹操中军被他们杀开了一大片空白。

    孙观、糜竺和陈登加入后,张辽立时发现了,随即他注意到曹操派出了骑兵,当即毫不犹豫吆喝臧霸与他骑兵合一,脱离战场,迂回杀向曹操派出的骑兵。

    此番曹操骑兵出击及时,张辽与臧霸没赶到时,他们已经冲入了孙观军中,奔袭的骑兵直接从援军中冲杀切割而过,援军的阵型立时散乱。

    孙观还好,经验丰富,急忙命枪兵结阵防御,糜竺和糜芳却是经验不足,家兵大乱,又被曹仁杀了过来,只靠着家兵拼死保护,二人射杀了几个骑兵,但他们的损失更加惨重。

    反之曹仁作战经验丰富,就认准了软肋糜家二兄弟,骑兵直朝他们冲杀,糜家兄弟处境岌岌可危,他们那些家兵反而冲散了孙观的阵型,正如张辽方才的战术效果一般无二,都是突弱乱强。

    曹仁的骑兵极为强横,孙观几次想要救援糜家二兄弟,都被冲退,反而折损了不少人。

    糜家兄弟这才知道平日里的弓马射御与战场是完全不一样的,眼看曹仁朝他们杀来,正绝望之时,突然一声大喝传来:“贼骑休得猖狂!”

    糜竺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大喜,转头看去,果然是张辽领骑兵而来,孙观也看到了臧霸。

    正斩杀糜竺家兵的曹仁面色大变,他此时的骑兵冲向正是背对张辽,最是不利,当即吆喝一声,带着手下骑兵直接向远处退走,想要拉开距离再折返与张辽对决。

    但事与愿违,他们正在厮杀中,骑兵速度远远没有起来,而张辽和臧霸是从战场迂回而来,速度已然奔到最快,曹仁的骑兵刚冲出百步,便被张辽和臧霸追上,从后面斩杀,射杀。

    如此情形,曹仁不得不令骑兵分散开来,向两侧逃逸,寻求反击的机会。

    但张辽岂会给他机会,毫不客气斩杀着曹操手下最精锐的骑兵,他已经意识到了这支骑兵很可能就是后来威名赫赫的虎豹骑,绝不能放过,一声令下,与臧霸兵分两路,追杀骑兵。

    曹仁领数百骑回马与张辽作战,想要阻拦张辽的追赶,但几个回合就被张辽杀得大败,不得不退走。

    曹操在后军看到骑兵落入下风,急忙下命亲兵接应曹仁。

    张辽看到曹操后军来人,大吼一声,命孙观去支援典韦,臧霸继续追击敌骑,他则领着亲卫直接杀向曹操后军,目标曹操。

    他这一动,曹操大惊失色,他的兵马大多都派出去了,如今后军只有不到两千人,若果真被张辽冲进来,那就是毫无抵抗之力,他忙令任峻结阵,两百弓箭手准备。

    张辽自然知道曹操身边必然有弓箭手,但试问他的亲兵谁不会骑射,当即令骑兵收了兵器,从马背取弓搭箭,围绕曹操后军驰射,目标就是曹操的弓箭手,还有曹操本人。

    任峻急忙又组织盾兵防御,张辽看到这一幕,当即将钩镰刀卡在马鞍上,取弓搭箭,他的力气极大,弓也是最强的弓,连发五箭,皆是呼啸而出,直奔曹操本人。

    曹操的身前挡着亲卫,但这箭矢力道极大,那些亲卫挡在曹操面前也没用,倒下十余人,更有一支箭矢连穿三人,插在了曹操胸口,入肉半寸,险些要了曹操的性命。

    曹操大骇,急忙骑着绝影,在亲卫的重重保护下逃走。

    与此同时,他的后军急促击鼓鸣金,召各路将领回救。

    战场一侧,正与臧霸激战的曹仁看到这一幕,大吼一声:“张辽休伤吾主!”撇了臧霸,想要急援曹操,却被臧霸死死缠住。

    战场之上,曹洪、夏侯渊、曹纯,包括乐进、史涣等将领也看到了曹操被张辽骑兵追杀的一幕,无不大骇,拼死脱离战场赶去援救。

    张辽几箭发出,又与亲卫破了任峻的弓箭手,便提了钩镰刀直追曹操。

    任峻领兵拼死阻拦,张辽分出一半亲卫缠住任峻,自带了二百亲卫追击曹操。

    曹操的亲兵都极为忠心,纷纷回身阻截他们追击,但在张辽的

    曹操看到张辽追来,更是魂飞魄散,回身大呼道:“文远何追之急也?吾伐陶谦,本为报仇,与文远何干?昔日在荥阳……”

    他此时再也没有了战前要大败张辽的豪情壮志。

    张辽厉声喝道:“昔日在荥阳,汝兴兵伐无道,诛暴乱,某敬汝为英雄,放汝归去,今日汝为暴乱,某为征东将军,伐无道,诛暴乱,岂能饶汝!”

    曹操急声辩解道:“陶谦纵兵加害吾父,父仇岂能不报?”

    张辽喝道:“报父仇,自去杀陶谦,岂能屠杀无辜汉民,祸害郡县,与黄巾何异,与异族何异!况某已救了曹嵩,派人传信于汝,汝岂是不知?汝若期他死,某回去便剁了他!”

    “不可!”曹操眼珠一转,忙大声道:“文远竟救了吾父?正是太好了,吾着实不知也!否则岂能与文远为敌,必以兄弟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