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一角
    夏丘县与睢陵县之间,泗水之畔,富陵诸湖以北,有富陵东乡与富陵西乡,四通八达,土地肥沃,民殷物丰,聚居着上万百姓。

    黄昏,富陵两乡却是陷入一片战火,数千曹兵冲入这里,杀烧抢掠,无所不为,斜阳下往日的安宁之地一片血腥,到处都是吆喝、大笑、悲嘶与哀泣。

    有了屠杀的命令,这些曹兵心中的野性彻底被释放出来,犹如野兽,比之凶残的异族不遑多让。

    无数的百姓疯狂涌向东南,很多人跳入了泗水与富陵诸湖,但更多的是来不及逃跑,倒在屠刀之下。

    富陵之北的一处大宅前,驻扎着这支兵马的中军,门墙被毁,院子里一车车辎重与粮草,都是此番抢掠而来的军资。

    数百亲兵守在这里,一杆“李”字旗飞扬,是山阳豪强李乾的部曲。

    李乾在黄巾之乱时便聚集数千宾客,曹操担任兖州牧后跟随曹操先后破青徐黄巾,又从征袁术,几番立功,得曹操重用,命为校尉,此番征伐徐州统领家兵宾客两千与青州兵两千,合四千人。

    “父亲,如此放纵乱兵屠杀无辜黎庶,实在残暴不仁……”宅院之中,一个少年询问李乾,正是李乾的儿子李整。

    李乾看了他一眼:“这是曹使君的命令,要遵从命令,不可违背,这就是兵事,要死人,古来如此。”

    “可是……”李整还要再说,突然之间,整个地面开始震动起来。

    “地动?”李整一惊,李乾却是面色大变:“是骑兵!”

    他话音刚落,外面已经传来家兵的嘶吼声:“敌袭!”

    李乾立时带着李整冲出院子,喝道:“速速列阵!”

    他持长枪在手,向北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骑兵冲了过来,蹄声如雷,声势如洪!

    李乾一看这气势,立时知道大事不妙,喝道:“枪兵在前,弓箭手列阵,准备放箭!”

    他命令落下,骑兵已经进入百步之内,他的弓箭手还没来得及拉弓,迎面就是一片弩矢呼啸着倾泻而来。

    “啊!……”他的那片弓箭手瞬间被射杀大半,余下的慌忙寻找躲避之处,李乾也中了一箭,嘶声大吼:“退入院中,据墙守御!”

    这些家兵训练有素,一边持枪防备,一边徐徐后退。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对面的骑兵驰入三十步内,转眼又是一波弩箭,这次距离太近,箭雨之下,数百家兵毫无抵挡之力,折损过半。

    李乾目眦欲裂,想要冲上去,却被儿子李整和身边家兵拼死拉到院子里。

    骑兵之前,张辽冷冷的扫了一眼院子,不去理会,挥兵向南。这里不过是敌兵中军所在,大多兵马都在南面的乡坊中劫掠。

    富陵两乡之中,正劫掠与屠杀百姓的李乾宾客与青州兵听到了马蹄声,看到一支骑兵北来,又听人大吼:“敌袭,中军被袭!”

    他们急忙要聚拢起来,一个经验丰富的青州兵将领大吼:“用这些贱民阻拦在前,抵挡战马,破了他们的阵型。”

    那些青州兵立时领命行事,捉住一个个百姓,当此之时,无论青壮、老人还是妇孺,都被推在前面,想要阻拦张辽奔袭的骑兵。

    李乾的宾客见状,也纷纷效仿,那些本就痛苦绝望的百姓看到战马远远冲来,只以为还是贼兵,更加绝望而惊恐,有人忍不住大哭。

    张辽远远看到那些曹兵竟然将百姓阻拦在前,意图阻拦他的骑兵,不由神色更冷,杀机更浓。

    “将军!怎么办?”臧霸大吼。

    张辽厉喝道:“兄弟们,让这些暴兵知道,屠杀他们,不需要阵型!散开,分散包抄!屠杀!”

    “杀!”张辽麾下四千兵马齐声大吼,臧霸也立时领会,喝道:“听命,分散砍杀!”

    数千骑兵在疾驰中倏然分开,两翼陡然向东西驰去,全面包抄,中军也分散开来,冲了过去。

    那些曹兵没想到迎面而来的骑兵居然分散开来,先前下令的敌将大喜:“敌阵以散,不足为虑,杀人抢马!啊!”

    一支弩箭穿过了他的喉咙,他双目圆睁,发出赫赫的声音,不甘的倒下。

    骑兵分散开来,或五人一组,或十人一组,杀入了这一带数千曹兵之中,张辽同样下的是屠杀的命令,将士的杀气极为强烈,他们又是精锐中的精锐,装备与兵器远胜曹兵,这些曹兵哪能抵挡,一个个惨叫着头颅飞出,尸体断裂。

    那些百姓惊惶大叫着,却见一个个衣甲血红的士兵从他们身旁冲过,丝毫没有伤到他们。

    张辽带着亲卫冲的最快,钩镰刀已经不知斩杀了多少曹兵,这一带的曹兵大多还在抢掠,极为分散,还有不少曹兵在各处院子里施暴,猛虎和击刹冲进去一一了结。

    随着上千曹兵倒下,余下的数千曹兵慌乱起来,疯狂溃逃,但他们皆是步卒,哪能经得起骑兵的追杀,何况一个个衣裳里塞满了财物,根本跑不动。

    大道之旁,一个想要逃走的曹兵正要砍杀厮缠他的妇女,钩镰刀闪过,曹兵那颗狰狞的人头飞出。

    那衣衫不整的妇女看到曹兵被杀,突然大哭起来,在一堆尸体里疯狂刨着,哭嚎着:“孩子!孩子!”

    张辽跳下马背,朝亲卫喝道:“向前追杀贼兵!”

    他走到路旁,推开几具尸体,抱起里面一个浑身染血的孩子,朝那妇人道:“这是你的孩子吗?”

    那妇女看到张辽抱起一个孩子,疯狂的扑过来,看到孩子满脸是血,一动不动,拼命的厮打着张辽:“你们这些暴兵,我要杀了你们,我好恨!我的孩子……”

    张辽阻止了要拉开妇人的亲卫,挡开了妇人要抢孩子的手,掐了掐孩子的人中,又拍了拍孩子的背,孩子突然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正在疯狂厮打张辽的妇人一怔,随即狂喜,又止不住大哭:“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没事,大嫂不要惊慌,吓着他。”张辽声音温和,让妇人情绪平静下来,又从从怀中掏出伤药,小心的给孩子胳膊上的伤口敷上,而后撕下中衣一幅,小心包扎上。

    他如今也懂得一些医术,看出这孩子是胳膊受伤,又被摔在地上,加上其他尸体压迫导致昏厥。

    自从他有了孩子做了父亲后,才真切的感受到孩子对父母的重要,而且他知道眼下这孩子这惨象只是冰山一角,在这些曹兵的肆虐下,更多的惨象比比皆是,所以他心中更是痛心与震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