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震怒
    泰山郡费县,泰山太守应劭带着五百兵马一路向东。 .

    应劭博学多才,擅长律例,又懂得一些军事,初平二年冬三十万黄巾侵入泰山郡,应劭领郡中文武拒城而守,几番作战,击退黄巾,而后黄巾才逃向背面,被公孙瓒击败。

    此番应劭领兖州牧曹操之命,前来接应曹操的父亲曹嵩去兖州。

    将近华县时,突然一骑迎面而来,马上之人跃下,急声道:“使君,不好了,曹太公被陶谦的兵马杀害了。”

    “什么!”应劭面色大变,急忙跃下马,疾步上前,颤声道:“曹太公遇害了?汝可是亲眼所见?”

    那人急忙道:“小人奉使君之命前去曹府通报,不想到了曹府之外,突然看到五六百徐州兵杀进了曹府,府中护卫仆从皆被杀死,曹太公也……小人不敢停留,赶来报知使君。”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应劭面色惨白,他奉兖州牧曹操之命前来接应曹嵩一家,但因躲避尹礼等人的兵马耽搁了一些时日,不想曹嵩竟然被人所害,曹操若是得知,必然不会放过他。

    应劭徘徊两步,环顾左右,肃声道:“近曹兖州父亲与幼弟被害,若是他问罪,我等皆难逃一死,吾今决意离开泰山前往冀州投奔袁本初,尔等可愿与我一道前往?”

    众士兵也畏惧曹操迁怒,忙道:“我等愿随使君左右!”

    应劭当即不再犹豫,转了方向,一路直奔冀州,不过沿途中却有人悄悄逃走,应劭也没理会。

    ……

    徐州,东海郡阴平县,曹操正与戏志才在商讨徐州战事,突然有人冲进来急报:“主公,大事不好了。”

    曹操皱眉道:“有何大事如此慌张?”

    那人哭道:“主公,曹老太公被陶谦派兵杀害了!”

    戏志才闻言,面色大变,不由抬头看向对面的曹操。

    扑通!曹操一下子跌坐在席上,面无人色:“消息可属实?”

    那人忙道:“是应劭手下人来报,应劭未能救得太公,逃去了冀州,他手下人前来报信。”

    半日后,曹操三万大军从阴平开拨,日夜兼程,向北直入泰山费县、华县,三万大军疯狂勐攻,本来夺取费县和华县的尹礼和吴敦一下子本打蒙了,兵马折损惨重,慌忙向东退入琅琊国临沂县,而后又被曹操大军一路追赶至开阳。

    在开阳,曹操与臧霸、孙观、昌展开大战,他麾下曹仁、曹洪、曹纯、夏侯渊、乐进、李典、吕虔、史涣、任峻,加上鲍信派来相助的于禁数员大将个个勇勐非常,打得臧霸、孙观的兵马连连败退,尤其是乐进和于禁,先后击败臧霸和昌,逼得他们不得不拒城而守。

    曹操一时攻城不下,便率大军从开阳迂回南下东海郡,勐攻郯县,陶谦在城中惶恐无比。

    城池之下,身披孝服的曹操双目赤红,怒视郯县,下令勐攻,一波一波毫不停歇。

    身旁的戏志才看到悲痛和暴躁中的曹操,犹豫了下,低声道:“主公,已经攻城三日了,大军千里奔波,连日作战,疲惫不堪,郯县坚固高大,如此勐攻,损失惨重。”

    曹操戟指城上,咬牙切齿:“此番不将陶谦匹夫捉来碎尸万段,难消吾心头之恨!”

    戏志才道:“只是如今军中粮草已尽,大军恐难以久支。”

    “粮草已尽?”曹操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一眼戏志才:“那便从徐州取粮!”

    他眼里闪过凶暴之色,看向一旁同样戴孝的曹仁,声音沉闷:“子孝,传令收兵,大军南下,吾要屠了东海与下邳,夺取粮草,为父报仇!”

    “主公!”戏志才色变道:“万万不可,若是屠城,主公难得徐州矣,百姓亦无辜者……”

    曹操打断他,浓眉怒耸:“百姓无辜,吾父如何!附陶谦者,杀无赦!传令,大军南下!”

    戏志才看着大步离开的曹操,默然许久,长叹了口气,眼里闪过阴郁之色。

    ……

    中平五年正月十三,朝廷大赦天下,改元兴平。

    正月十六,年满十五岁的天子刘协举行加冠之礼。

    关东徐州,曹操兵马从郯县南下,一路屠杀,东海郡的百姓因地处战乱中心,早已躲入堡坞和城池之中,曹操大军也不攻城,只是一路南下,冲进下邳国。

    下邳相笮融本是佛教信徒,借助权势,搜刮钱财,兴建佛寺与浮屠塔,平日聚拢佛教信徒数万人举行浴佛会,在徐州影响极大,名望极高,但并无什么军事才能,他得知曹操大军攻来下邳国之后,立时带着手下士兵和佛教信徒共一万多人、兼马匹三千,运输财物,南逃广陵郡。

    下邳国失去兵马保护,曹操大军毫无阻拦的涌入下邳,劫掠粮草与冬衣,肆意屠杀,尤其是他手下的主力青州兵,犹如蝗虫过境,无数的无辜百姓倒在屠刀之下,下邳哭嚎一片。

    ……

    青州,东莱郡,张辽将曹嵩带了回来,在他看来,曹嵩得救,曹操应该不会有过激举动了,因此没再关注徐州之事,只是一心去布置防御公孙度之事,东莱郡如今迁来很多百姓,也是他的重要据点,不容有失。

    为此,他远调典韦三千兵马前来,准备依照郭嘉之策,先示敌以弱,将公孙度的水军引入岸上,围困聚歼,要打疼公孙度,让他一时不敢窥伺东莱,后方安定,自己才能腾出精力来谋划徐州和兖州之事。

    典韦与三千兵马已经暗中抵达,在长广县休息,张辽正与典韦叙旧,询问北地与安定的情况,顺便指点典韦一些兵法,这时史阿匆匆进来:“主公,暗影消息,曹操攻不下郯县,南下下邳国,纵兵屠城。”

    正谈笑的张辽脸色笑容消失,转头看向墙壁上挂着的徐州地形图,沉默片刻,看向典韦:“集结勐虎,随我去一趟徐州。”

    又转看史阿:“传令太史慈、郝昭,镇守东莱,依计行事,汝带四百击刹,随我同入徐州。”

    “喏!”

    史阿领命退出,他一直在张辽身边,很熟悉张辽,知道此时张辽杀机很浓烈,他眼里也闪过杀机,他是平民出身,最恨士兵屠杀无辜百姓。

    ……

    下邳国取虑县,曹操站在一处山丘上,身披甲胄,外裹孝服,手持长剑,冷然看着手下士兵肆虐。

    这时,戏志才匆匆奔走过来,气喘吁吁的道:“主公,主公,有一人前来报信,说……说是曹太公还健在……”

    “什么!”曹操身躯一震,双目圆睁:“可是当真?是何人传信?速速带来!”

    “人已带来!”戏志才一指身后,只见任峻带着一个护卫模样的人匆匆赶来。

    曹操一看到那护卫,眼睛放光:“汝是曹平!吾父何在?”

    那护卫曹平气喘吁吁的道:“禀大公子,曹公赶去了青州。”

    “青州?”曹操眼睛盯着曹平,急问道:“如此怎会有传言吾父被陶谦杀害?”

    曹平忙道:“陶谦是派人来杀曹公,府中很多护卫和家仆都被杀害,危急之时,是张青州赶来救了曹公和少公子,之后曹公执意要去青州,派小人和几个护卫前来送信,不想途中遇到了逃走的陶谦贼兵,杀害了其他三人,小人侥幸逃出,不敢怠慢,一路来寻大公子……”

    “青州牧,张文远,救了吾父?哈哈哈哈……”曹操仰天大笑:“吾当敬张文远!”

    戏志才忙道:“既是太公未曾遇害,这屠戮之事当立时喝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