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出手
    曹德接应了张闿,看到他们的装束和姿态,感到有些不妙,让几个护卫陪着来人,自己疾步后院走去,说是要去找父亲迎接。

    进来的是陶谦派来的都尉张闿,张闿带着兵马进入曹嵩大院,看到院子里竟然集聚着上百辆车,装满了金银布帛和粮草,他眼里闪过贪婪之色,走过一辆辆车,看着那些诱人的财物,张闿的呼吸粗了起来,神色也越来越狰狞。

    此时,他将陶谦的命令抛到了脑后,何况治中从事曹宏在自己来之前就曾吩咐过,能活捉最好,不能活捉就全部斩杀。

    斩杀!

    张闿此时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他陡然厉喝道:“曹操在徐州杀戮无数,今奉使君之命,将曹操满门全部斩杀!”

    “喏!”那些士兵哪里知道张闿身负的实际命令,一听闻这院子里竟然是曹操的家眷,登时个个仇恨满怀,直欲杀个痛快!

    “杀!”张闿一声令下,他手下数百士兵立时冲入院子,到处砍杀,那些来不及反应的曹家护卫和仆从一个个惨嚎着倒下。

    “是贼兵!”反应过来的护卫和仆从慌忙大喊着逃窜。

    曹嵩让幼子去开门,自己去后院呼唤姬妾,不想刚到后院,就听到前院传来喊杀声,惨叫声。

    他立时知道情况不对,急忙冲入后院,拉着自己的姬妾就向后逃走,不想到了后门,远远就听到后门也传来喊杀声。

    曹嵩面色发白,急忙带着姬妾又奔向后院一处墙角,那里有个墙洞,曹嵩先让姬妾钻出去,不想姬妾太胖,卡在洞口出不去,记得大声叫唤。

    曹嵩又把姬妾往里拉,却也拉不出来了,这时四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大,曹嵩慌忙之下急忙逃向一旁的厕所,躲在厕所中听着外面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的喊杀声,瑟瑟发抖。

    他听到了幼子的惊呼,而后听到了姬妾的惊恐大叫声,曹嵩忍不住绝望的闭上了眼,这一刻,他心中极为后悔早先没有听从儿子的话离开徐州,与此同时,又怒恨儿子肆意妄为,终是为曹家惹来祸端。

    时间变得极为漫长,仿佛过了许久,心中越来越惊恐的曹嵩耳边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曹太尉?”

    曹嵩靠在厕所墙上,闭目咬牙道:“要杀便杀。”

    “呵呵,曹太尉想多了,该杀的已经杀了。”那个清朗的声音又传来:“来人,将曹太尉扶出来。”

    曹嵩这才察觉到异常,不由睁开眼睛,看到厕所外站着一个玄衣青年,相貌英武,气度不凡,完全不像是贼人。

    随即他被两个士兵从厕所里搀了出来,看到外面厮杀声仍然没有停,又看到自己的姬妾和幼子都在一旁,没有受到伤害,不由又惊又喜,看向那青年,下意识的问了句:“汝是何人?可是孟德派来……”

    青年摇了摇头:“在下张辽,与曹孟德有过几面之缘,得知有人要害曹太尉,便来相救。”

    来的自然是张辽,事实上张辽早就让暗影盯着陶谦和曹嵩,暗影一察觉陶谦派兵向北而来,就飞鸽传信报于他,张辽才能在关键时候快马赶来。

    “张辽?”曹嵩一呆,失声道:“可是青州牧张文远?”

    张辽呵呵笑道:“不错,正是在下,不曾想曹太尉也听过在下薄名。”

    “琅琊之地,谁人不知道青州来了个张文远。”曹嵩躬身一礼:“多谢张青州赶来相救,否则吾命休矣。”

    他急忙又唤姬妾和幼子来拜张辽。

    张辽扶起曹嵩:“曹太尉不必客气。”

    曹嵩忙道:“救命之恩,莫有大于之,我如今不过一介白身,张青州也莫要唤我太尉,只呼声曹兄便可。”

    “曹兄?”张辽一呆。

    曹嵩笑道:“昔日桥玄与我儿相差四十余岁,犹结为朋友,如张青州这般俊才,更胜我儿,今日我便效仿桥玄一次又何妨,还请贤弟莫要见怪。”

    张辽没想到曹嵩提出这个建议,更是直接叫上了贤弟,他咧了咧嘴:“好吧,曹兄,小弟有礼了。”

    他心中却几乎笑翻了天,怎么也没想到曹嵩来了这么一出,那他以后见了曹操可就高出一辈了,一想到曹操那时的神情,他就想笑。

    曹嵩又急忙让幼子曹德再拜过张辽这个叔父,看到张辽应下,登时大松了口气,他此番死里逃生,更加珍惜性命,眼下无论如何都要靠上张辽这座大山,否则张辽离开后自己还是危机重重。

    此时与张辽称兄道弟,一下子拉近了关系,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暂时不用担忧安危了,当即问道:“贤弟,方才杀来的可是陶谦手下?”

    张辽点了点头,叹道:“陶恭祖老了,越来越糊涂了,他无力抵抗孟德,却行此卑劣之事,只会给徐州带来大难,孟德可不是什么良善的性格,若得知曹太……曹兄被害,必然会行屠戮之举,我也是不忍汉民遭此大劫。”

    曹嵩赞叹道:“素闻张青州爱民如子,今日才知传言不差,不似为兄那逆子,派人来接应,也迟迟不到,险些害了我与阿疾。”

    张辽沉吟道:“曹兄,贼人已退,正可等孟德派人前来,接汝去兖州,不过兖州眼下也……”

    不想张辽话还没说完,曹嵩便摇头道:“为兄不去兖州了,去东莱,如今四处兵荒马乱,那个逆子胜负难料,兖州也不是安稳之地,有贤弟在,还是东莱最是安稳。”

    张辽又是一呆,看到曹嵩立时就吩咐下人准备车马赶去东莱,张辽只能无语的摇摇头,不过细细想来,这个家伙着实聪明,懂得躲避祸端,要是他真去了兖州,恐怕不久还要遭受一番惊吓。

    “这个……曹兄,汝还需给孟德写一封信,告知情况,免得他以为汝等出了变故,在徐州乱来。”张辽只能这么吩咐了。

    曹嵩闻言,抚须笑道:“不错,还是贤弟思虑周密,为兄这就修书与孟德。”

    张辽点了点头,急忙离开这里,被这么一个老头子喊兄弟,尤其是曹操的爹,他还是有些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