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二十章 再收弟子
    观中几人根本来不及躲避,外面负责守卫的一个护卫就急步进来,慌忙道:“家主,他们太快了,直朝这边而来,来不及躲避。”

    这个护卫是随从中的副执事,中年文士看他一脸冷汗,面色白,带着几分惊惧之色,心中一沉,忙问道:“来的是什么人?可是匪寇?有多少人?”

    “大约二百骑,不是匪寇。”那副执事语气很是肯定:“是精兵,很强很强的精兵。”

    “精兵?是曹操还是陶谦?”中年文士心中念头刚闪过,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诸葛先生,青州牧张辽前来拜访。”

    “青州牧张辽?”中年文士露出惊愕的神色,他完全没想到来的竟然是张辽!这可是徐州,而且张辽是直接点的他的名,显然是奔着他来的。

    中年文士心中松了口气,青州牧张辽在青徐一带的名声很好,既然是他来,显然没有什么危机,只是张辽为何而来?

    中年文士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他虽然自认有些才能,但名声不显,家族算是书香传世,但不是什么望族,前汉之时先祖诸葛丰曾担任过司隶校尉,但随后的两百多年来,族中并无什么官吏大员,直至自己的兄长诸葛珪,也不过在泰山郡中担任过郡丞,自己则在刘表手下担任过掾吏,比之征东将军、并州牧、青州牧这般重职,实在不算什么。

    没错,这中年文士正是诸葛玄,本是荆州刺史刘表属吏,初平三年十月被刘表派遣入朝奉贡,李傕为了拉拢刘表,派黄门侍郎钟繇拜刘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封成武侯,开府,假节,督交、扬、益三州军事。

    诸葛玄在出前得知兄长诸葛珪病逝,便向刘表请求完成使命之后赴泰山照料诸葛圭的后事,获刘表准许,从朝廷回来后便赴徐州照顾诸葛珪的遗孀及子女。此番曹操出兵徐州征伐陶谦,为躲避战祸,他携带两个侄子和两个侄女南下避祸,不期在这里遇到了张辽。

    诸葛玄是从朝廷来的,自然知道张辽在关中的威名,曾打得李傕、郭汜凄惨无比,朝廷官拜征东将军、领并州牧、青州牧的重臣,而且途径河东郡,他更知道张辽的河东的名望,包括大儒蔡邕、司马徽都在张辽的河东书院之中任职,那里更有藏书无数,所以他才对张辽的亲自到来有些震惊,这么一个文武并重的大吏赶来这荒山野岭找他做什么?

    跟随诸葛玄的青年是他兄长诸葛珪的长子诸葛瑾,少年是诸葛珪次子诸葛亮,妇人是诸葛亮的继母,两个少女则是诸葛亮的两个姊姊。

    一旁的诸葛瑾看到诸葛玄这个时候竟然起呆来,忙低声道:“叔父,既是青州牧前来,当外出迎接。”

    诸葛玄这才回过神来,忙整了整衣裳,道:“正是,正是,子瑜,阿亮,快随我一道出去迎接。”

    诸葛玄带着诸葛瑾和诸葛亮兄弟到了观外,月色下,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相貌英武、目光湛然的冠袍青年站在那里。

    这就是青州牧张辽张文远了。

    诸葛玄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个冠袍青年的身份,无他,气度和威严自然就在那里,让见惯了场面的他也不由心中一凛,他在朝廷见过那些官吏,也在刘表手下干过,更见过许多名士,但论气度与风采,还是此人为最。

    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刚才副执事为何那般惊惧,张辽的身后的这些亲卫杀气太强了,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便有一股强烈的威严和杀气逼来,让人喘不过气来,远远不是他的这些门客和护院能比的,二十多个护卫在一旁一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青州牧张辽见过诸葛先生,还有诸葛家的两位千里驹。”

    张辽看到一个中年文士领着一个青年、一个少年出来,嘴角露出微笑,抱拳为礼。

    他看着诸葛玄右侧那个十三岁的英俊少年,身材颇高,正目光有神的打量着他,对四周亲卫全不在意,他心中不由暗自点头,这就是传说中的诸葛亮了。

    虽然还少年,但是哈哈,归到自己手下了,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嘛,算来自己手下如今可是有很多少年俊才了,一念及此,张辽每次都是乐得合不拢嘴,纵然自己现在艰难,但未来的二十年里,自己必然能有横扫天下之力。

    对于诸葛亮,后世褒贬不一,很多人说诸葛亮军事不行,或者说揽大权,或者说是劳民伤财,但在张辽看来,历代军事家对诸葛亮评价都很高,包括司马懿、李靖,而且诸葛亮能以蜀国之力抵抗魏国数十年,足见其能。

    要知道,当时的蜀国虽然富庶,但经历了汉中之战、夷陵之战,已经是民生凋敝,与魏国根本无法相比。从地域上,大汉三十州,魏国就占据了司隶、徐州、青州、豫州、冀州、并州、幽州、兖州、凉州九个州,加半个荆州和扬州,尽是中原繁华之地,而蜀国只有益州,多是山区边鄙之地,从人口上,蜀国只有魏国的三分之一,这还不算隐匿的人口。

    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如果蜀国在刘备死后不频频出动伐魏,将战场开在本土之外,那魏国的大军早已入蜀,而益州的本土势力早就投降了。所以可以说,是诸葛亮维系了蜀国国运,虽然耗尽了国力,但比之战场开在本土,已经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了,这也是小国寡民的无奈,先天不足,非人力之所能为。

    至于在治国方面,就更不用说了,贾诩和刘晔都曾赞过诸葛亮的治国,不论理政,单说平衡内部势力,诸葛亮在蜀国就比魏吴做得好。

    当时的三国之中,各有世家势力错综其中,在魏国,曹操多次祭起屠刀,汝颍荀彧、河北崔琰、三辅金、耿、吉、韦等名士或士族皆成为牺牲品,到了曹丕之时,士族崛起,乃至后来生高平陵政变,士人大胜,而以曹氏宗族为核心的沛国势力几乎烟消云散,血流遍地。在吴国,孙策前期杀戮,孙权后期屠杀,加上他的继承者又都是变态,血腥比之魏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唯有蜀国,其内虽有荆州、益州、羌氐等各方势力被诸葛亮统合的最好,没有生什么血腥政变,算是比较平和了。

    只治国这一点,诸葛亮就让张辽大为满意了,对一个上位者而言,他最喜欢的就是诸葛亮这种鞠躬尽瘁的手下,至于军事什么的,他手下还有贾诩、郭嘉、荀攸诸多谋士,更有典韦、赵云、张郃、徐晃、太史慈等大将,还有郭淮、徐庶等后继者,根本不愁军事问题。

    张辽很早就让暗影盯着琅琊诸葛氏了,有先知之能,岂能不用?前期他考虑诸葛氏求稳,未必好拉拢,而且诸葛亮父亲去世,需要守孝,但如今他在青州东莱,与琅琊毗邻,诸葛氏守孝期满,又要流落迁徙,前途未定,正是最好的拉拢时机,所以他出现了。

    诸葛玄听到张辽再次打招呼,忙恭敬行礼道:“诸葛玄领侄子诸葛瑾、诸葛亮拜见将军,却不知将军因何来此?”

    张辽呵呵笑道:“我此番前来,乃听闻诸葛先生大名,特为征辟而来,还望先生不弃鄙陋,出山相助。”

    “将军之言,令玄惶恐。”诸葛玄听到张辽来意,心中一喜,又有几分惊异和不安,他自认自己的名声还是没那么大的。

    没想到张辽却递上一封书信,呵呵笑道:“我与刘荆州是旧识,先生本在荆州奉职,我已向刘荆州书信征询,他同意让先生随我去青州,先生不必顾虑旧主之疑。”

    “将军竟然认得刘使君?”诸葛玄又惊又喜,接过新建,借着月色一看,确实是刘表的手迹,举荐他到张辽手下。

    张辽微笑道:“诸葛先生在荆州,可曾听过赵武?”

    “赵中郎?”诸葛玄又是一惊,赵武在刘表手下可是重将,不但有步卒五千,更有八百铁骑骁勇无双,多少叛逆都被一踏而平,在荆州独树一帜,只亲刘表,不结党,不营私,深得刘表信重,也令很多将领信服,连势力强大的蔡瑁也忌惮许多。

    随即想到了什么:“是了,将军与赵中郎是同乡。”

    张辽摇摇头:“岂知是同乡,当初刘景升南下荆州,路过轩辕关,我看他单枪匹马,便将手下爱将赵武并八百骑派与相助他。”

    “竟是如此。”诸葛玄大为震惊,想到赵武在荆州的影响力,他心中只涌出一个念头,这个张辽绝非等闲,在关中有朝堂许多大臣亲近,在并州、河东,还有这青州,乃至荆州,皆有势力,势力竟已如此强大,而关东诸侯还不知晓。

    他下意识的看了张辽一眼,却见张辽叹了口气:“我本要早来请先生出山相助,却又怕先生拒绝,便在犹疑之中,不想徐州突然生兵乱,曹操此番杀戮太重,徐州处处险地,我听闻先生南下,唯恐先生出了差池,特来护送先生入青州东莱,先生尽可放心,有我在东莱,可保东莱安稳无虞,先生的侄子侄女也能安全成长。”

    诸葛玄看了一眼身旁的诸葛瑾还有年幼的诸葛亮,想想观中的两个侄女,心中已是千肯万肯。

    不过他还没说话,张辽就看向一旁的诸葛亮,再次开口:“我自谓识人,观诸葛贤侄实乃人中龙凤,意欲收他为弟子,教习兵法与治理之道,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诸葛玄脸上不由露出惊喜之色,没想到竟然有这种好事临头,若是自己的侄子能拜张辽为师,那可是大好!

    张辽又道:“我可以教导兵法,但经典稍有欠缺,不过河东有书院,乃我亲手所建,大儒司马德操、蔡伯喈皆在其中,我更思将大儒管宁从辽东请回,我可将弟子交由他们传授经典,绝不至于误人子弟,不知可好?”

    诸葛玄看了一眼颇是意动的诸葛亮,又看了一眼点头的诸葛瑾,朝张辽恭敬的拱手为礼:“玄愿任主公驱驰。”

    “好!好!”

    张辽哈哈大笑:“如此甚好,今后便是一家人了。”

    诸葛玄意会,忙道:“阿亮,快来拜过师父,稍后再奉拜师之礼。”

    “师徒相得,我得好弟子,亦是大喜之事,岂独有拜师之礼,亦有弟子见面礼。”张辽大笑:“外面天寒,且到观中再说。”

    他一挥手,亲卫立时散开护在四周,又有十余人从后面马车上取下被褥、饭食,送予诸葛家的护卫,让诸葛玄叔侄暗自点头。

    随后又有亲卫带着被褥、饭食,还有一些箱子随张辽进了观中。

    到了观中,诸葛亮的两个姊姊也来见过张辽,张辽将被席铺地,让坐上,又送了美食佳肴,行事之贴切,令诸葛玄一家大感温暖和感激。

    随后诸葛亮在观中恭敬行了拜师之礼,张辽送了他一箱书籍,诸葛亮借着灯火打开一看,看到一本本整齐的书籍,其中赫然孙子、吴子、孙膑、太公四套兵法,还有一本三十六计,三本官仪、农事、律法之书,唯有经籍最少,诸葛亮聪慧无比,很快知道了自己这个师父的喜好,重实干而不尚空谈。

    他翻开书籍,看到里面整齐的字迹,立时想到了叔父从河东带回来的几本印刷书籍,不由大是喜欢,再看兵法中的一些注解,更是入迷。

    看到诸葛亮转眼就看书入了迷,有些失礼,诸葛玄想要去提醒侄子,张辽阻止了他,呵呵而笑,这些兵法注解可不简单,都是他的师父贾诩,还有他,郭嘉、荀攸一起注解过的,绝对见解精深,有如此基础,他期待诸葛亮成长的会更好。

    他看一旁忍不住几次看向箱子的诸葛瑾,呵呵一笑,又从旁取了两箱书籍,送予了诸葛玄和诸葛瑾,二人大是欢喜,他们不好其他,最喜书籍,张辽的礼物可算是一下子送到了他们心上。

    接着,张辽又送了诸葛亮两个姊姊一些漂亮衣服和饰,令两个颇有几分拘谨的小姑娘眉花眼笑。

    转眼之间,诸葛一家就被张辽全部搞定,他此来可是做足了准备,恩威并施,勿要一举成功。

    看到张辽如此周至的安排,张辽身旁一个少年眼里闪过敬服之色,他也是张辽此番到琅琊招揽而来的,姓徐名盛,琅琊莒县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