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一十九章 琅琊
    自初平四年秋季,曹操带三万大军,又向鲍信借兵五千兼将领于禁,合三万五千兵马向东南攻打陶谦,先收复兖州任城国,陶谦败退,而后曹操进入徐州境内,兵分三路,曹操带本军,于禁左路,曹仁右路,一路势如破竹,两月之内攻拔十余城,至冬季之时,大军沿着泗水已至彭城。

    陶谦在彭城外聚兵与曹操大战,一连苦战三日,陶谦大败,死伤超过两万有余,泗水为之不流,陶谦退守东海郡郯县,也就是徐州的治所,陶谦的老巢。

    曹操又向东连攻傅阳占据,横扫彭成国,又折向东北攻入东海郡境内。

    因为曹操两年来先后征伐黑山、黄巾、袁术,而今又是陶谦,丝毫没有停歇,兖州民生凋敝,粮草匮乏,加之曹操如今收拢的青州兵军纪败坏,所以在徐州境内四处劫掠和屠杀,除了各处守兵外,百姓也被殃及无数。

    徐州北部是琅琊国,南与东海郡相接,东临茫茫大海,北接青州东莱郡和北海国,西接兖州泰山郡。

    徐州牧陶谦手下第一大将是曹豹,曹豹出身徐州大族,其兄曹宏为陶谦亲信,曹豹掌控着徐州大多的兵马,但徐州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就在琅琊国,是骑都尉臧霸。

    臧霸本是兖州泰山郡华县人,其父臧戒为县狱掾,因据守律法不听从太守凭欲私杀狱犯,太守怒而令人收押其父诣郡府备罪,时年十八的臧霸获悉父亲被押囚,召集食客十数人在费县西山将父亲救出,并杀死太守,时押送役卒百余人惧臧霸健勇皆避而窜逃,臧霸与父亲逃亡东海郡,自此臧霸的孝烈勇名遍闻乡野。

    中平五年十月,青徐两州黄巾复起,劫掠郡县,朝廷任命陶谦为徐州刺史,镇压黄巾,陶谦一到徐州便任用亡命东海的臧霸及其同乡孙观等人为将,一战便大破黄巾,随后将黄巾驱赶出徐州,陶谦上表拜臧霸、孙观为骑都尉,令其屯琅玡国开阳县,驻守徐州北面。

    五年来,因为青州黄巾始终肆虐,是以臧霸屯驻开阳未曾移兵,加上臧霸为人勇猛而豪气,手下聚合同乡孙观、吴敦、尹礼、昌豨等泰山寇,兵马足有三万,已然自成一方霸主,连陶谦也轻易不能调动。

    此时开阳县骑都尉府中,臧霸、昌豨与孙观、孙康兄弟皆在,气氛沉闷,曹操攻伐徐州,陶谦兵马节节败退,他们四人自然知晓。

    陶谦先前攻打兖州时,大将吕由兵进兖州任城国,而臧霸也分兵西进,夺取了泰山郡华县和费县,吴敦、尹礼两人被他派了过去,而今还在华县和费县。

    事实上陶谦安定徐州后,多重用曹豹等豪族出身之人,起先倚重的臧霸只能沦为边缘之将,所以臧霸对陶谦也颇有不满,自重一方。

    如今曹操的进攻路线在南面,激战之地彭城距离开阳更有四百余里,臧霸还插不上手,只能小心防范,固守徐州北线。

    但他们已经收到消息,陶谦在彭城大败,兵马折损惨重,曹操大军已经折向北上,东面郯县城高难攻,曹操多半要先来取费县、华县和开阳。

    看到臧霸神色凝重,粗狂的昌豨大声道:“宣高,不必忧虑,泰山乃我等之地,兵强马壮,何惧曹操一个远来之人。”

    臧霸叹了口气:“某非是畏惧曹操,而是想起张青州先前所传之信,他曾言曹操大军进入徐州,必然屠戮无辜,伤及百姓,让我等早些进言陶恭祖,疏散百姓,我等未曾重视,而今曹操大军果然屠戮颇多,某心有愧疚哪。”

    臧霸性格豪放重义,喜欢匡扶弱小,所以得人心,而昌豨与臧霸不同,本就是贼寇出身,平日还多行劫掠之事,闻言大笑道:“宣高未免妇人之仁了,打仗岂能不有杀戮,他自屠戮贱民,与我等何干,那张辽乃青州牧,连一个青州都拿不下来,竟来干涉我徐州之事,真是可笑。”

    臧霸不满的看了昌豨一眼,肃然道:“张青州乃豪杰之士,并有爱民之行,他在东莱所为人所共睹,百姓皆受其惠,我等出身贫寒,正该敬重他,他此番也是好心,却不可轻侮。”

    先前张辽来信之时,臧霸本要依从,便是昌豨在旁几番进言,让他一时犹豫,没有行动,才致如今愧疚。

    昌豨被臧霸责备,眼里闪过不满之色,却没有再多少什么。

    孙观开口道:“而今曹操大军携胜北上,必要先取回费县与华县,我等还是小心防备为好。”

    “他来便罢,正好一战,何所惧哉,费县与华县若不能守,便让黯奴和卢儿退回这里,我等在开阳结阵与他一战。”

    臧霸自有一股豪气,沉吟了下,又道:“伯台、仲太,汝二人先将开阳百姓移向琅琊之北,免得曹操来了祸害无辜,实在不成先迁入东莱也可。”

    “好。”孙观与孙康兄弟一向敬重臧霸,闻言立时下去照办。

    ……

    开阳县之北,有阳都县。

    入夜之时,在阳都县东南的一处山岭间的废弃道观中闪烁着灯火,道观之外,守着二十多人,看模样多半是门客和家丁。

    道观之内,有七人正在用晚餐。

    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文士、一个年约三旬的妇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儒雅青年,两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女,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少年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

    中年文士看着几个有礼有节用餐的晚辈,面色忧虑,又看着摇曳的灯火微微失神。

    一旁的儒雅青年先恭谨的照顾好妇人用餐,而后才来到文士面前,低声问道:“叔父可是担忧行程?”

    “嗯……”中年文士点了点头:“而今曹操攻入徐州,陶恭祖不能挡,郡县不安,又听闻曹操兵马四处劫掠屠戮,只恐我等途中遭逢祸乱,我倒也罢,但汝等出了差池,九泉之下我无颜去见兄长。”

    儒雅青年叹道:“汉室倾颓,诸侯并起,有秦末群雄逐鹿之势,时势如此,无可奈何。”

    一旁十三岁左右的少年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言语,趁着两个姊姊和弟弟没注意的空当走了过来,他不过十三岁,但神情却是异乎寻常的沉稳,低声道:“叔父不必忧虑,若往南不成,可往北,侄儿在途中听闻青州牧张文远治理东莱有方,或可去东莱安定,待徐州战事平定后,再考虑去往他处。”

    中年文士听了,心中登时一动,沉吟了下,看向那儒雅青年:“子瑜,汝以为……”

    不想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急切的声音:“家主,当速速躲避,有兵马前来此处。”

    中年文士面色不由大变,急忙吩咐几个子侄:“快避到观后,为叔留在此处应对。”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了观外传来一阵马蹄声,足有数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