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决定
    太原城外,马蹄翻飞,一骑赤红骏马当先,红袍飞扬,二十骑跟随其后,马上之人高大英俊,正是吕布。

    只是如今的吕布早没了当初在长安诛杀董卓、大权在握的意气风发,自从长安之后,先后投靠袁术和袁绍,经年奔波,面容显得有些疲惫。

    远远要奔到太原城门前时,吕布一眼就看到了在城门口迎候的张辽,不由身躯一震,回头高喝:“下马。”

    赤兔马正好奔驰到城门下,吕布飞身下马,大声道:“文远,好久不见!”

    “呵呵,奉先兄,真是好久不见!”张辽大笑相迎。

    吕布看着张辽,感慨莫名:“文兄如今走投无路,来投靠兄弟了,却不知肯否收留?”

    “哈哈。”张辽大笑:“汝与我情如兄弟,如何这般客气,但留下便是。”

    吕布长舒了口气:“实是世道险恶,为兄自离长安后,先投袁术,不想他徒有虚名,在他手下无粮无兵,难以伸展,为兄便北上去投袁绍,不想袁绍这厮竟暗算于我,明表我为司隶校尉,实则埋伏兵马暗中加害,幸得为兄警觉,逃得一劫,如今却来并州投靠文远了。”

    张辽摇头道:“我等出身低,与袁氏兄弟本就不一道,何况奉先兄,汝手下兵马约束不严,到处劫掠,却是不好,到了并州我自会供应粮草,切忌勿要行劫掠之事,否则我是要以军纪处置的,我手下兵马亦是如此,当初汝在小平津便可知得。”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吕布尴尬的笑了笑,他在袁绍和袁术手下不得待见,有一半原因就是军纪太差,四处劫掠,他本来隐去了这一节,不想张辽却知道的很清楚。

    张辽也是将丑话说在了前头,否则发生了意外更伤感情,他叹了口气,又道:“奉先兄,我等出身低,世家不附,唯有依靠百姓,若是再劫掠百姓,真是无所依靠了。”

    吕布点了点头,带着几分羡慕的道:“不想文远而今已经是并州牧了,而为兄却是一无所就。”

    如今的吕布处境实在不佳,当初逃出长安时不过数百骑,其后虽然几次募兵,但苦于没有根基和粮草,袁术和袁绍又对他多有防备,他的兵力始终没有超过一千,比之当初在长安统领上万禁军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更无法与如今的张辽比了。

    张辽也不知说什么,他如今手下随意一支兵马都能碾压吕布。

    吕布与张辽一边入城门,一边又叹道:“当初若知文远在长安能敌李傕郭汜,为兄也不会离开长安,以致连家小也丢的不知所在。”

    张辽呵呵一笑,带着吕布进了城门,突然指着旁边一个泪眼汪汪的高挑女孩道:“奉先兄且看这是何人?”

    吕布转头看去,虎躯一震,失声道:“玲绮!”

    “阿父!”吕玲绮哭着奔跑上来,紧紧抱住了吕布大哭。

    吕布抱住女儿,虎目含泪。

    张辽露出微笑,当初他在长安将吕布家眷救出来,带到了并州,安顿在太原城中,与州牧府离得不远,吕玲绮还常常上州牧府跟着张辽和古采英习武,唐婉和蔡琰还交她学文、刺绣,她活的比跟着父亲时还快乐,只是思念父亲却是难免的。

    此时他们父女相见,吕玲绮更带着吕布去见母亲,张辽也不多打扰,径自回了州牧府。

    至于吕布的那千数兵马,都安置在了军营里。

    吕府之中,吕布与妻女相见,一番惊喜后,互道别情。

    当吕布听女儿说了张辽如今的实力,尤其是听说连高顺也统领了上万兵马,他呆在那里,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感到满心的苦涩。

    这对一向自傲的他打击太大了,尤其是曾经比他弱的张辽,更让他感到抑郁。陌生人强大没感觉,反而越是熟悉的人强大才越对心灵有冲击力。

    吕布是有野心的,他说是来投靠张辽,但还是颇有几分自矜,以为凭自己的实力足以成为仅次于张辽的人物甚至超越张辽,但如今他才知道,眼下他的实力竟然连张辽手下一个司马都不如。

    他本来还想留在并州闯荡一番,但得知了张辽的实力,他的心思一下子淡了不少。

    不过听到女儿说起张辽对她们母女恩待,更教女儿学问习武时,心中又颇是感激。

    第二日,吕布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州牧府见张辽。

    张辽一如既往的热情,拉着吕布到后堂喝酒,酒过三巡,张辽呵呵笑道:“奉先兄,如今并州还算安稳,没什么战事,奉先兄是想留在并州安稳的过一段日子,还是想去其他地方闯荡一番?”

    吕布心中一动,眼睛一亮:“文远此言何意?”

    张辽嘿嘿笑道:“我知奉先兄,与我一般,都是不安平静之人,如今青徐兖豫曹操、陶谦、公孙瓒、袁绍正打得热闹,我想去闯荡一番,不是奉先兄意下如何?”

    “去青徐兖豫?”吕布忍不住站起身来:“果真如此?”

    “不错,”张辽道:“秋高气爽,正是动兵的好时候。”

    吕布大为意动,他最喜欢征战和混乱,不过又苦笑道:“奈何为兄如今手下无兵。”

    “这个简单。”张辽呵呵笑道:“我手下如今有不少苦役兵,都是当初从南匈奴俘虏过来的,他们擅长骑射,我可送汝三千,更兼战马。”

    “太好了!”吕布面露大喜之色,当即拜下:“文远之恩,为兄没齿难忘!正当同去兖豫,杀他个痛快!”

    他如今本就不想在并州呆,张辽的建议正和他的心思。

    张辽扶起他,肃声道:“奉先兄,只有一点莫要忘记,带着这些兵勿要扰民,不可劫掠地方,那是杀鸡取卵,而且寻常百姓没有多少粮草,军队没有粮草,可以抢敌人的,或是向那些凶暴豪强夺取,即可多得粮草,又可获取民心,有利于尽快立足。”

    “好!我听文远的。”吕布连忙应道。

    张辽点了点头:“我兄弟二人到了中原,暂且分开,我在青州,汝在兖州,奉先兄可去陈留与张邈结交,兖州不过一年必生变故,到时候或许有奉先兄的良机。”

    吕布被张辽这话说的茫然。

    张辽也没多说,历史上吕布从袁绍那里离开后投靠的是南面的张杨,路过陈留时与张邈结交,后来张邈等人趁曹操讨伐徐州时背叛,迎吕布为兖州牧,算算时间,也就一年之内。

    张辽觉得,吕布这个不安分的主,放在后方不是那么放心,还是到兖州给曹操找点乱子,免得曹操坐大太快,同时也为自己在青州发展相互策应。

    他对曹操还是很忌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