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回马枪
    “果然如此?”海贼从钱看向说话之人,面露狐疑之色:“汝是何人?如何得知?”

    那人道:“某是泰山寒牧,与鲍信是同乡,而今在北海讨生活,此番鲍信来助张辽讨贼,他军中有一人是某故友,正是得了他的暗中通报,某与儿郎们才躲过一劫。?”

    “原来如此。”一旁又一人道:“寒兄好运气,在下祝平,在不其山,却是没那般运气了,此番被这青州牧一番扫荡,儿郎死了大半,只余下不到百人,今日正是来报仇的!”

    寒牧道:“某也势单力弱,手下不过三百儿郎,比不得诸位头领。”

    几个贼头一听他们兵马总共不过四百,便没有在意,不想寒牧又开口道:“诸位可知张辽是什么来头?”

    “却是什么来头?”张饶几人纷纷询问。

    寒牧肃声道:“酸枣歌知道吧,那里面的张辽就说的是他,他就是传说中的张暴虎,曾经大败十万关东诸侯兵马。”

    不少贼头脸上露出茫然之色,他们这些贼寇一直在东莱、北海一带混事,根本不知道雒阳之事。

    不过毕竟还是有人听说过张辽名声的,张饶、李条和几个贼头不由色变:“竟然是他。”

    从钱露出狐疑之色:“既然这张辽曾大败关东诸侯,为何鲍信还会助他?”

    寒牧嘿嘿一笑:“从头领有所不知,张辽与鲍信本是同僚,都曾在大将军府任职,他二人私交还是不错的。”

    “竟是这样。”其他几人纷纷点头,看向牧寒的神色也多了几分重视,毕竟能了解如此多内情的人,值得他们拉拢和结交。

    从钱又道:“这张辽不过八百人,却如此镇定,某心中着实不安。”

    “呵呵。”寒牧笑道:“从头领有所不知,这张辽实乃天下一等一的猛将,当初三千人就敢冲关东诸侯十万兵马,更战而胜之,此后更是连战连胜,傲气十足,如今他有八百人,根本不畏惧我等两万人。”

    张饶冷哼道:“难怪他敢弹琴,竟然是小觑我等,今番定要教他知道厉害!”

    海贼王营微微色变道:“张辽如此勇猛,我等两万人恐拿他不下吧?是否从长计议?”

    祝平却忙道:“万万不可退却,张辽是勇猛,但他如今不过八百人,正是最薄弱之时,若这次放过他,等他招募上万人马,哪里还有我等活路!”

    众贼人闻言登时色变,张饶立时道:“不错,此番绝不能退,否则我等必然错失良机!”

    正在这时,那边堡坞上琴声稍歇,一个声音朗笑着:“将士们,可畏惧下面两万贼寇?”

    “我等不惧!杀!杀!杀!”城楼上立时传来齐喝声,铿锵有力,众贼听了不由微微变色。

    却又听那个声音笑道:“不错,我等虽只有八百将士,但城下那两万贼寇,本官视之如两万头蠢猪土鸡耳,我八百壮士,会惧怕他两万头猪乎?不过却要委屈将士们做一次屠夫了。”

    城上士兵轰然而笑,底下这些贼寇可险些气炸了肺。

    “张辽小儿如此猖狂!”张饶大喝道:“命令儿郎们,加紧取土,黄昏之前填平护城河,定要在明日之内攻破管氏坞,活捉张辽!某要砍了他的狗头给儿郎们下酒!”

    接下来整整一日,张辽在城楼上弹琴喝茶,与赵戬等属吏谈笑风生,底下的一大片贼寇却在吭哧吭哧的挖土填河,而且填河的代价极大,只要靠近护城河边,就进了弓箭与弩箭的射程,填土一次,就要丧几条命。

    一众贼寇想尽了各种办法,甚至集中了三百多弓箭手到护城河边掩护,只是那三百弓箭手一到河边,就被城上的弩箭射的七零八落,屁滚尿流而逃,气得张饶等头领大骂,众贼寇谁也不肯去河边了。

    这时寒牧又建议,让士兵白天挖土,夜里填河,城上弓箭手无法瞄准。

    张饶等贼寇听了大喜,当夜便全力动贼兵填河,将近黎明之时,堡坞城楼一段的护城河终于被填平,众贼大喜,立时起一波攻击。

    但城楼上随之而来的箭矢和滚石、檑木和开水,给众贼浇了一头冷水,折损了数百人,仓皇而退。

    张饶等人暴跳如雷,在寒牧的建议下,只能等天亮再攻,此时的寒牧屡屡出计,已经获得了众贼头的重视,将他引为核心人物。

    祝平“敬服”之下,竟带着手下百人依附了寒牧,被众贼引为佳话。

    天亮之后,众贼开灶用过早餐,正要起猛烈攻击,不想突然有一些人从四面赶来,带来了一个个噩耗,他们的老巢被端了!

    其中更有人大喊:“大头领!山寨破了!山寨破了!青州牧的兵马抄了我等的老巢。”

    众贼头听了这个消息,无不懵,脑袋一片空白,在那些讨来贼兵的呼喊下,两万贼兵也很快知道了消息,一片哗然,无不惶恐。

    就在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之时,四周出现了大批兵马,足有上万!

    清晨的阳光照射下,一面面旗帜招展,上面一个个字晃得贼兵心寒。

    鲍!刘!孔!

    济北相鲍信!平原相刘备!北海相孔融!

    至此,他们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等人中了青州牧之计。

    不过,张辽此番用的正是引蛇出洞,调虎离山,外加回马枪。

    他看到众贼兵隐入深山海岛,难以剿杀,于是便用了个计,让孔融兵马回本郡,鲍信和刘备的兵马也装作浩浩荡荡的离开,而后夜间赶回来,隐藏在山林之间。

    与此同时,他令暗影四处宣扬,说是鲍信、刘备等兵马离去,如今境内只余下他和八百士兵,引蛇出洞。

    又让牧寒和祝平带着四百亲卫伪装两处山贼,四面鼓动众贼寇合兵攻打广平。

    这些贼寇果然皆尽出山出海聚拢,朝广平而来,随后张辽便将他们牵制在广平,而鲍信、刘备、孔融加上张辽派出的太史慈则兵分数路,根据张辽从太平道得来的情报,迅扫荡各贼寇老巢,而后杀了回马枪,袭击围观广平的众贼。

    众贼兵正惶恐之时,看到万数兵马攻来,更是慌乱。

    “杀过去!”张饶等头领急忙组织手下迎战。

    不想他们命令刚出来,上百支弩箭便覆盖了中军,张饶、李条、王营等贼头是弩箭打击的重点,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出,就被射成了刺猬。

    海贼头子从钱谨慎,逃过一劫,看到动手的牧寒和祝平,登时明白了什么,一边疯狂逃走,一边嘶声大吼:“寒牧是……”

    话只说出一半,就被几支弩箭射死。

    中军生的变故震惊了整个贼营,牧寒厉声大吼:“某为青州牧麾下司马牧寒,张饶、李条、从钱、王营诸贼头已死!而今大军已至,尔等投降,可活性命!”

    众贼一片寂静,一时间无所适从。

    “杀了他们,为头领报仇!”

    有凶悍的贼人头领大吼,想要趁机聚拢贼兵围攻牧寒,立时有数百人凶悍的贼兵响应,朝牧寒他们冲过来。

    牧寒毫不犹豫下令,四百亲卫结阵,弩箭齐,一连三波,那数百冲过来的贼兵瞬间便死伤大半,余者无不心胆俱裂,连滚带爬逃走。

    众贼震惊,再也没有人敢过来。

    牧寒大喝:“放下兵器投降!”

    与此同时,鲍信、刘备和孔融加紧攻击,关羽、张飞、太史慈三员猛将带着精锐横扫战场,纵横切割,诸贼失去指挥,根本无心抵抗,四散逃窜,但鲍信和孔融大军早已包围了整个战场。

    这时,管氏坞城门也轰然大开,数百人冲出,当先一人正是青州牧张辽,贼兵昨夜花了一夜功夫填好了护城河,正好为张辽铺出了道路。

    六百亲卫列阵而出,陌刀如林。

    “放下兵器,降者不杀!”

    张辽清朗的声音响彻战场。

    中军沦陷,头领被杀,前后皆被猛攻,无从抵挡,贼兵再也没有抵抗之心,随着一波贼兵丢下兵器,众贼立时纷纷伏地投降。

    张辽看着将近两万贼兵投降,心中大定,他知道,东莱和北海算是彻底定了,从此之后不虞贼患之苦。

    今日之后,他相信东莱再也没有敢于叛乱的势力了,收拢了这两万贼兵,自己实力大增,再占据沿海诸岛,掌控东莱,余下的就是迅恢复民生了。

    如今不到四月,一切正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