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围困
    二月底,太平大会的第五日,就在东莱的百姓还在争执于天平道的骗局之时,青州牧张辽兵马突然出击,在当地官吏和百姓的帮助下,再度横扫整个东莱境内乃至北海国的大小贼寇!

    这是一次联合出击,北海相孔融的兵马也出动了,鲍信、刘备加上孔融派来的兵马共计一万五千人,三日之间,斩获上万贼寇,东莱郡和北海国的贼寇损失惨重,许多小股贼寇直接被一窝端了。

    不过还有李条、从钱、王营等大贼和不少小股贼寇闻风而走,或是躲入深山,或是退入海岛,一时难以寻找。

    三月初五,张辽又在广平县召开诛贼大会,东莱、北海共有数万百姓参与,凡是被百姓指认作恶多端的,直接斩首示众。

    是日,贼寇头颅堆积如山,令侥幸逃过一劫的东莱、北海诸贼又恨又怕。

    东莱、北海境内一时靖平,贼寇无踪,呈现出十多年来从所未有的安定,而张辽凭着这一雷霆手段迅速融入青州,得到了官吏和百姓的拥戴,谁都知道这新任青州牧嫉恶如仇,敢作敢为。

    与此同时,张辽宣布了编户和屯田的政令,令郡县震动。

    三月初八,又一个消息传遍东莱,前来协助青州牧作战的济北相鲍信、平原相刘备、北海相孔融兵马各回本郡,只余下青州牧八百兵马驻扎在广平县,势单力孤,而青州牧正在紧锣密鼓招兵,扩充实力。

    这个消息传开后,那些躲入深山和海岛的贼寇登时骚动起来,三月初十,东莱大贼张饶、李条、从钱、王营聚拢各处流寇共两万人,气势汹汹的攻打长广县,围困了管氏坞,誓要杀死青州牧。

    东莱震惊!

    无数官吏和百姓都在暗中猜测和惋惜,这个强势的青州牧是否昙花一现?

    两万贼寇攻打管氏坞,气势汹汹而来,本以为能轻而易举攻破管氏坞,杀死青州牧,但事实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他们不少人曾来过管氏坞,但如今他们才发现,管氏坞外的护城河被拓宽了近一倍,而且更深,里面丢满了荆棘竹刺,连对面的侧壁也插满了竹刺,他们带来的填坑沙袋根本不够用。

    倒是有几架粗糙的攻城梯,只堪堪架上就被城上弩箭射杀了架梯士兵,而后从坞门里冲出来的士兵掀翻了,结果连几架攻城梯也丢了。

    无奈之下,贼寇只能就地挖土,装沙袋填坑,他们尝试过就在护城河边直接挖土,结果挖土的士兵来几个死几个。

    管氏坞城楼上,张辽站在城楼上看着下面两万多贼寇,几乎塞满了那一片平原。城墙上,他的八百亲卫遍布。

    这一场贼寇攻城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也是他设计的,所以他在三日前就发动民壮挖宽了护城河,又塞死了北门,只留下南门便于防御。

    坞内除了八百亲卫外,还有三千多青壮,城楼城墙上除了弓弩外,堆满了石头,火油,烧火的锅,可惜暂时都还用不上,因为那些贼寇一时间连护城河也冲不过。

    张辽看着那些挖土的贼兵,呵呵一笑,朝身边史阿道:“阿衡,去取那张琴来。”

    史阿神色古怪的去了,片刻之后,史阿抱着一张几,身后跟着一身男装的貂蝉,抱着一张琴,到了城上架上几,搁上琴,还有两个面色微白的婢女端上了茶水。

    张辽大马金刀的坐下,拨了两下弦,城上的亲卫都不由瞪大了眼,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主公还会弹琴?!

    叮!咚!随着悠扬的琴声响起,便是没怎么听过弹琴的亲卫也知道,这个主公的琴艺还不错。他们心中不由浮起一个念头,自己这个主公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平民出身的武人对于那些会弹琴、会书画的文人总是有一种仰望的感觉,何况张辽的武力也远远在他们之上,足以让他们更加敬服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张辽一向自诩是个勤奋好进的青年,对于什么本事都想学一点,这是他自认作为主公的基本素质,不求精专,但求博学,什么都懂一些,才不会轻易被下属欺瞒。

    至于琴技,自然是跟着蔡琰学的,她的琴技可谓冠绝当世,张辽能学三成,就足以笑傲儒林了。

    张辽是并州武人出身,但前世是文科出身,如今要尽量改变武人形象,不能像吕布那样,需要向周瑜或曹操那种文武皆能的全才转型,所以他从来没有间断过读书,更学了书法、琴技、棋艺,加上本来就精通的数术、时不时剽窃一些诗词,如今的他真可谓是个全才了。

    书法、琴技之类可是装逼利器,张辽心中总有这么一种期待,如果有朝一日那个名士鄙视他这个武人,却发现连他们自己引以为傲的儒家六艺都不如张辽,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不过张辽此时在城上弹琴,除了些许显摆的心思外,他有自己更重要的意图,他要激怒这些贼寇,让他们留在这里。

    当琴声从堡坞上传下去时,攻城的几个贼头不由大怒,张辽那堡坞上不过稀稀疏疏八百人,竟然敢如此轻视他们。

    众贼之中,张饶势力最强,当初孔融刚担任北海相时意气风发,想要驱逐境内黄巾贼寇,正是张饶给了他当头一棒,逼得孔融不得不迁了治所,从此受到打击,对黄巾转为守势。

    此时看到张辽竟然在堡坞门楼上悠然弹琴,还不时传来谈笑声,登时感到耻辱,大骂道:“张辽小贼欺人太甚,再派两千儿郎挖土,某今日要填平这护城河,活捉张辽!”

    一旁贼头李条大声道:“可再让人寻些木头丢下去,也能填河。”

    海贼从钱颇是狡猾谨慎,沉吟道:“这……张辽会不会在此设伏?”

    “不会吧?”同是海贼的王营犹豫道:“如果是这样,我等可要小心了。”

    张饶不以为然的道:“他这些兵马设什么伏?离他最近的北海相孔融某知道,手下一群乌合之众,何足惧哉。”

    “某以为,此事当是无诈。”这时旁边一人突然开口道:“据某所知,张辽此番来青州,兵马不过千数,是带了准备与孔融作战的济北相鲍信才有如此雄壮的兵力,此番他们合兵之后,鲍信与孔融发生嫌隙,鲍信和孔融退去,所以张辽如今正是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