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一十章 策略
    清晨,管氏坞中,张辽正在翻看赵戬送来的文成擒,而且名声大毁,在张辽的痛骂和开悟下,许多太平道信徒幡然悔悟。

    随后张辽又让暗影四处散播当日情形,大肆宣扬,青州牧张辽智破太平道的事迹迅速传遍了整个东莱,乃至毗邻的北海、琅琊,更将太平道一些神祝和贤良师的恶行彰显四方,震动青徐。

    舆论宣传的效果是很明显的,尤其是张辽让暗影刻意放大了太平道的罪行,包括抢夺民女民妇,诈骗钱财,害人性命,甚至连太平道好吃人肉的说法也有了,有名有姓,有模有样,黄天太乙被描述成了邪神,太平道一夜之间恶名远扬,而张辽的一些经典言辞也广为传播,令人称道。

    张辽要迅速在青州树立威望,只能厚颜无耻的让暗影夸他,当然,也没有过于粉饰,他让暗影将那日情形如实宣扬,而那些崇拜他的暗影自然而然就将他的形象放大了。

    与此同时,张辽也让各县官吏和百信宣扬他对匪寇的政策,一个月内投靠,一切无虞,否则赶尽杀绝。

    但从赵戬提供过来的情报看,各县的匪寇没有任何行动,显然抱有侥幸心理或继续逍遥为恶的心态。

    张辽手指轻敲着案台,思索着如何才能尽快的将这些匪寇处置干净。

    他虽然搞定了太平道,但东莱的匪寇实在是太多了,除了黄巾,许多无赖和豪族也趁机聚拢门客家兵劫掠地方,啸聚山林和海岛,大大小小足有上百股,一时间难以尽数清缴。

    但留着又是毒瘤,反复劫掠,很是麻烦,最好能一并处置了,不过却要想个办法了,他不由怀念起了郭嘉,如果郭嘉在这里,眼珠一转就是一堆主意,自己却没那水平了,往往都是灵光一闪才行。

    可惜郭嘉被自己留在了中山,与赵云、张燕配合,防范随时来自乌桓、袁绍和公孙瓒的攻击。

    正自思索着,一身男装的貂蝉端着茶施施然进来,将茶水放在案台上,轻声道:“将军,请用茶。”

    张辽点了点头,接过茶水饮了一口,不由赞道:“不错,这茶艺与昭姬有的一比了。”

    他喜欢喝茶,所以身边总时不时带着茶叶,而貂蝉也跟着蔡琰学了茶艺。

    貂蝉抿嘴一笑,又轻声道:“将军,太平道圣女想要来见将军。”

    因为主簿田仪在并州协助荀彧处理事务,这几日貂蝉除了照顾张辽的起居外,也暂时充当起了他的主簿,记录传达,倒也利索,而且也赏心悦目,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张辽让她穿了男装,只是没想到穿了男装,貂蝉反而更显出一种独特的魅力,常令办事人员失神。

    听闻太平道圣女要见他,张辽皱了皱眉,忽然心中一动,点头道:“让她过来罢。”

    片刻之后,太平道圣女进来,屈身一礼:“妾身宫瑛拜见将军。”

    “不必客气。”张辽面无表情的道:“汝有何事来见我?”

    宫瑛迟疑了下,脆声道:“使君,其实太平道只是向传道而已,并非……”

    “本官不反对传道,但汝等那是传道吗?那是造反!那是作孽!害了多少人,也敢说是传道?”张辽一言打断了她:“想要建立太平世界,当这世界是玩儿的吗?天下那么多贤臣能吏,也未必能将天下治理好,尔等一群从来没有接触过政事,从来没有体验过民情的道士也敢说要无为而治,建立太平世界?当别人都是酒囊饭袋,都是邪恶丑陋,天底下只有尔等最正义,最聪慧,最能耐?!”

    貂蝉在一旁看的暗自心悸,张将军平时很是和蔼,很少发怒,但一旦发起怒来,那威势却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

    圣女低头道:“不想使君也知道太平道教义。”

    “怎么不知道,无为而治吗,有那么容易?”张辽冷笑道:“我敬仰黄帝与老子,但尔等,不过是借了圣人的名义!百家争鸣,归根结底是建立一套秩序,儒家能建立最稳定的秩序,无为而治也算一种,但那是一种至高境界,是登泰山而观天下,是熟知天下之事而返璞归真不扰民,除了老子,有几个人能达到?何况汝圣女要无为,他人会不会无为?就像那败类于牙一样,正是尔等的无为助涨了他为恶之行!”

    圣女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低声道:“我祖叔父并不知道于牙和那几个神祝的恶行,他只是一心想要传道,并无恶意。”

    “嗯,放眼太平道,汝这个圣女还算不错,做了不少有益于百姓之事,但宫祟,嘿!他他倒不坏,但他入了魔怔,是个糊涂蛋!”张辽斥道:“糊涂蛋自己也迷糊,也能传道?他没有为恶,但他教出了张角,带出了太平道,导致上百万无辜百姓死于战乱,这些年间接造成的罪恶,罄竹难书!百死难赎!该下九幽地狱!不是看他老迈,本官早将他千刀万剐了!而今也要把他幽禁起来,免得再生祸端。”

    圣女眼睛一红,低落的道:“妾身知道这些,此番事情对叔祖父打击很大,他年事已高,妾身恐……”

    张辽对宫祟这个传说中的南华老仙没有任何同情,他漠然道:“道家最讲究修心养性,如果他连这点心性也没有,活着也是辱没了黄老。”

    他从是后世知道,历朝历代,独汉以强亡,其灭亡固然因素颇多,但至少有一半的因素在黄巾之乱上,也就是张角和南华这对罪魁祸首身上。

    他本也以为黄巾起义,是官府昏聩,欺压百姓激发的民乱,但他当初从皇宫里得到上万卷书籍,看过其中一些记载,知道黄巾之乱并非只因为官府盘剥压迫,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张角的野心。

    从那些记载中他统计过,从灵帝亲政到中平元年黄巾乱起的十五年间,大汉发生战乱近三十次,但地方民乱仅有两次,其余九成多为异族之乱。由此可见虽然朝政混乱,但百姓生活还勉强过得去,当时并没有多少百姓造反。

    汉代的田赋并不高,民难有很大一部分因素在于天灾,也就是汉末的小冰河时期所致。在灵帝当政期间,发生大规模天灾十数次,包括水灾、旱灾、疫灾、震灾等,受灾范围都很大。对此,灵帝也不是全无作为,采取了致送医药、拜天祈雨、修建河渠、减免田租等荒政。

    其间又发生了四次瘟疫,前三次灵帝都有赈灾,唯有最后一次因国库空虚,没有致医药,当时灵帝还在西园卖官敛财呢,而张角便是在这次疫灾中趁机施符水,发展壮大了太平道。

    转变就发生在中平元年黄巾之乱,从黄巾之乱后,或许是缘于对百姓的怨恨,灵帝才变得更加恣意荒唐起来,此后非但没有赈济百姓,反而加重赋税,导致民不聊生,此后不到六年之间便发生了十数次民乱。

    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是黄巾之乱的疯狂破坏和劫掠,引发了大范围的民不聊生,让朝廷不得不放开兵禁,令地方郡守和豪强自募兵马,从此天下失控,大汉这栋大厦开始无可挽回的崩溃起来。

    而这个崩溃带来的后果是毁灭性的,如今的人还只是刚刚意识到这一点,并不知道后来的可怕。

    只有张辽这个来自后世的人才知道,大汉崩溃之中,诸侯逐鹿中原,大伤元气,而北方异族趁机强大起来。到了西晋末年,匈奴、鲜卑、羯、羌、氐等异族更是加剧入侵中原,这些野蛮异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其中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

    一百多年后的西晋永安元年,慕容鲜卑大掠中原,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又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他们一时吃不掉,便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易水为之断流!

    而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专门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之为“双脚羊”,夜间供士兵*白天则宰杀烹食。

    在羯赵的统治下,汉民族几乎灭族。到冉闵灭羯赵的时候,中原汉人只剩下四百万,冉闵破邺之后,一次解救被掳掠的汉族女子就达二十万。

    汉族百姓遭此惨祸,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三国时期汉族人口的急剧下滑,综合实力大降,否则哪由得异族嚣张!

    后世很多砖家说什么五胡乱华是民族融合,褒扬不已,说什么融合就需要牺牲,张辽对此嗤之以鼻。民族融合的方法多了去了,凭什么是那些异族几乎杀尽我们汉族百姓,而且是这种残酷的方式,如果那些砖家处于这个时代,恐怕就不会那么说了,他们从来不会去从人性的方面去考虑。

    民族融合可以,但要按照他的方法来!

    所以张辽在并州对匈奴开刀,一举击破南庭,主导匈奴融入汉民族,至于那个羯族,匈奴别部、石国后裔、白种异族,早就在并州之战中让张辽斩尽杀绝了。

    归根结底,汉族的衰弱还是从黄巾之乱开始,所以张辽在极力挽回这一切,最大限度保留汉民族元气。

    如今他虽然搞定了太平道,但他知道,青州百姓素来崇信神仙,这是一种固有的挂念,数千年都难以消除,绝不是他一言半语能改变的,他毁了黄天太乙,但这些百姓迟早还会树立起黑天太乙、白天太乙。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宗教是难以避免的,关键在于引导。

    何况他如今只是毁了太平道的总坛和部分信仰,青州很有很多崇信太平道的地方,都需要引导。

    他看向太平道圣女:“本官不反对导人向善的传道,但是从今往后,凡在青州传道,必须经过本官审核道义,发放道碟,才有资格传道,若是没有道碟就妄自传道,莫怪本官刀下无情。”

    圣女没想到张辽竟然会在传道上松口,不由大喜,忙伏拜道:“多谢使君,使君之明,烛照四方,我等不及。”

    张辽摆了摆手:“莫说好听的,宫祟还是不能放,汝倒可以出去,带几个良善的、有威望的贤良师,去将各处的太平道都引导起来,改了教义,莫要再为恶。”

    “改教义?”圣女迟疑道:“妾身不知怎么改……”

    张辽道:“自古医道不分家,往后太平道要好好济世救人,以赎罪孽,莫搞什么邪道,真正学点歧黄之术,治病救人,当是大德,道家可兴,看看左元放那家伙,虽然炼制的丹药不靠谱,但不会拿去害人,都是自己磕了,而且医术不错,会治病救人,要多跟着他学。”

    圣女眼里露出惊喜之色:“使君认得乌角先生?”

    “交情还不错。”张辽想到左慈那厮,嘴角不由露出笑容,因为唐婉和蔡琰怀孕,此番他将左慈留在了并州,以防万一。

    一想到妻子,张辽心情就好了些,饮了口茶水,又嘱咐圣女:“记住,救人就是救人,药水就是药水,莫装神弄鬼,搞什么符咒,当然,如果尔等的符咒能先说服本官,便可以推行。”

    “妾身谨记。”圣女恭敬的应了声,又突然试探的道:“使君,莫不如由使君来做太平道道主可好?”

    噗!张辽一口茶水喷出。

    开什么玩笑,让他做道主,那还不被天下笑话了,朝廷更会怎么想,不干。

    圣女并不是一时冲动,实在是如今太平道几乎消亡,她也是无路可走,看到张辽的神态,不由露出失望之色。

    不想张辽心中一动,突然道:“如此,过几个月,我将左元放招来,带尔等重改教义罢。”

    圣女喜道:“如此甚好,多谢使君,乌角先生必能孚众望,带领教众。”

    张辽点了点头,心思却转到了自己刚开始一个想法,他看向圣女:“汝太平道在东莱根深蒂固,想必很是熟悉东莱的情况吧?”

    圣女迟疑了下,点了点头,别的不敢说,东莱的情况他们太平道还是非常了解的。

    “很好。”张辽语气不容置疑的道:“本官需要东莱乃至青州大小贼寇的所有情报,他们的头领是谁,有多少人,老巢在哪里,有哪些豪强与他们勾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