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零九章 鼓舞
    看着众士兵吼罢,张辽挥了挥手,场面立时静了下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张辽下了高台,来到了那些沮丧痛哭的黄巾信徒面前,史阿带着亲卫急忙要跟随护卫,张辽摆手阻止了他们。

    那些信徒看着张辽,有敬畏,有感激,有沉默,有颓丧,有悲伤,还有仇视,有些人信仰已深,陷入魔症,并不是所有人在太平道被揭穿后都会感激张辽的,失去信仰的他们会更加彷徨痛苦。

    张辽来到几个哭泣的信徒面前,停下了脚步。

    “哭什么!死了一个畜生就开始哭丧了?本官要将他们全杀了,尔等可要全部陪葬?本官可以成全尔等孝心。”张辽声音冷厉,吓得那几个哭泣的信徒打了个哆嗦,再也不敢哭泣,眼里露出畏惧之色。

    “看看尔等一个个颓丧的怂样!”张辽却怒气不歇,戟指一众失落颓废的太平道信徒,恨铁不成钢的斥道:“一个个拜什么黄天太乙……那都是泥巴捏的,烂铜做泥巴是用来种地的,用来踩的,烂铜是用来铸钱,用来花的,不是用来拜的!

    一个个对太平道比对尔等父母还亲,忠孝仁义丢的一塌煳涂,扪心自问,父母给了尔等什么,身体发肤,养育成人,恩重如山!

    太平道又给了尔等什么?期满诈取,骗了尔等的钱财,拐了尔等的妻女,尔等还把他们当做祖宗一样膜拜!

    脑袋被驴踢了不成?还不如去崇拜猪狗,猪给尔等肉吃,狗给尔等看门!”

    张辽又指向于牙的尸体和那群太平道首领:“就说那于牙,尔等崇拜他什么?吃的肥胖?长得丑陋?是头牲畜?还是花言巧语,行径恶劣,帮尔等花了钱财,照顾了妻女?

    再看那一个个所谓的仙长,脱了道袍连只落毛鸡也不如,说他们是没毛鸡,真是侮辱了鸡,以后还让鸡怎么见人!穿上草裙一个个披头撒发鬼鬼祟祟人模狗样,跳舞比不上猴子,念经不如猪哼,符水不如粪水,有什么可崇拜的?尔等穿上草裙比他们英俊百倍!打个喷嚏都比符水有用!”

    噗嗤!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发笑,张辽身边一众亲卫更是爆笑,主公这一番斥骂太痛快了!

    那边二十多个草裙道士更猥琐了,恨不能钻到地里。

    而那些太平道信徒一时间都被骂懵了,不过有很多人眼里露出羞愧之色,张辽的话字字见血,令他们深感羞惭,不少人已然如梦方醒。

    一口气骂完,张辽看到有人露出羞愧之色,这才哼道:“知道羞愧,还算有救,否则直接埋了算了。”

    他目光扫过一众信徒:“汝等可有人曾被符水治好的?”

    众人这次什么也不敢接茬了,实在怕了这个不按套路来的青州牧,没看那些仙长被整的多么凄惨。

    不过也有人胆子颇大,开口道:“俺娘的病就是太平道的仙……治好的,所以俺才信了太平道。”

    “这才正常,”张辽点了点头,道:“太平道的符水,有不少里面是搀着草药的,自然有用,不过是装神弄鬼的用药救人罢了。”

    “啊?原来是这样。”不少人恍然大悟。

    张辽又大声道:“不过有些符水,未必有药,但也能治好病,所以才能蛊惑人。”

    “张使君,这是为何?给俺们讲一讲。”人群中牧寒装作寻常百姓大声发问。

    张辽大声道:“其实,治好汝等病的根本不是什么符水,而是汝等自己!”

    “自己?”不少人迷惑起来。

    张辽道:“很多时候,我们生了小病,不用吃药,过几天自然也会好,这是为何?这是因为,人体本身对病邪是有抵抗力的。”

    他顿了顿,手一比划:“我曾给一个少年病人打过一个比喻,他的病很快就好了,我说,人体就像战场,精气神是士兵,病邪就如外来贼寇,人的精气神强,就等同于兵强马壮,岂会惧怕什么病邪贼寇。人的精气神弱,就等同于带着老弱残兵,只能被贼寇入侵,到处肆虐。”

    张辽这个比喻,令众人耳目一新,包括许多官吏都不由连连点头。

    张辽又大声道:“而太平道的符水,只不过是让汝等相信,只要喝下去病邪就会好,人一自信,一振作,精气神自然会强,病邪自然会被驱赶,所以,治病的不是什么符水,而是尔等自身!所以,太平道才说什么符水要心诚则灵,一则是作为治不好病的托词,而则是激发尔等自身潜力,焕发精气神,抵抗病邪。”

    “原来是这样!”这次,连高台上面如死灰的宫祟眼里也露出异色。

    张辽看到众人纷纷思索,恍然大悟的样子,又大声道:“人生于天地之间,当自强不息,而不是膜拜什么鬼神,拜什么泥胎坯子,拜什么铜铁疙瘩,人一辈子,靠的是自己!靠的是兄弟!靠的是朋友!而不是什么鬼神!本官有一言送予青州的百姓,人若自强,不惧鬼神!”

    “人若自强,不惧鬼神!”

    张辽身边一众亲卫立时跟着大吼起来。

    人群中,刘备忍不住大赞:“好一句人若自强,不惧鬼神,真英雄气也。”

    鲍信眼里闪烁着异彩:“张文远,比之孟德不遑多让,或尤胜之。”

    张辽趁机高喝一声:“亲卫营,面朝大海,给青州的诸位同僚和百姓高歌一曲男儿当自强!”

    “好!”亲卫营振奋的齐声大吼,而后在牧寒的开头下,齐声高唱:豪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我发奋图强做好汉……我是男儿当自强,做个好汉子,热血热肠热,比太阳更光!”

    一曲歌罢,亲卫营士气如虹,众人震撼。

    这歌曲虽然曲调截然不同当下,但那千数亲卫营唱来气势浩瀚,令人不由热血沸腾。鲍信和刘备手下的士兵纷纷看向张辽的亲卫营,神情振奋,面色涨红,恨不能他们自己也能立时去唱如此豪气的歌曲。

    刘备和鲍信几乎同时想到:“定要教将士学会这曲战歌。”

    他们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曲歌对提振士气太有效了,不但歌辞奋进,而且统一而豪迈的曲调,能令成千上万兵马立时热血激昂,战力大增。

    士兵尚且受到如此感染,那些太平道信徒更是大受影响,本来的沮丧和悲伤消散殆尽,张辽斥骂了半天,先是让他们惊醒,最后又以这一曲歌收尾,带起高昂的节奏,令他们震撼亦复振奋,手段可谓高明。

    今日之后,在场的这些信徒谁还会那么在意什么太平道。

    而那些官吏,都对这个截然不同的年轻青州牧充满了期待。(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