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零八章 怒斥!
    “啊!……嗷!”神祝们却叫得更惨了:“使君,使君,救命,贫道……贫道再也不敢了。”

    “没事,汝等不是喝下符水了?”张辽笑呵呵的道。

    “那……那是骗人的,骗人的!啊!”一个神祝痛的瘫倒在地,大声惨叫。

    张辽脸色一冷:“大声说出来,那符水是不是能治病?”

    那神祝豁了出去,大吼道:“符水……符水都是骗人的!”

    底下听到这一句话的信徒和百姓无不惊呆了,看着那个仙长,眼里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张辽冰冷的目光又看向了其他五人,有人带头,那五个神祝也放开了,争先恐后嘶吼:“符水都是骗人的!”

    看到六个神祝同时嘶吼符水骗人,底下的信徒和百姓登时一片哗然,竟有人伏地大哭,如丧考妣。

    “很好。”张辽点了点头,吩咐亲卫:“把他们拖到台下灌粪水,催吐!”

    六个神祝立时惨叫着挣扎起来,却被亲卫拖到了台下,很快又有亲卫端来几盆粪水,臭不可闻,下面的官吏和百姓纷纷躲避。

    神祝们看到粪水,惨嚎声变得凄厉起来,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

    一众亲卫却捏住他们的鼻子,直接开始灌粪水。

    四周围观的众人忍不住想要作呕,纷纷转开头去。

    张飞喉咙动了动,忙看向一边,关羽也不抚须了,只有刘备面色如常,看了一眼张辽,却暗自点头。

    “呕!呕!呕!”

    那几个神祝更是恶心的吐,吐,吐。

    他们吐了,亲卫再灌,再吐,再灌。

    如此再三,几个神祝的面色惨白,但乌青色却褪去了,肚子也不疼了,刚才灌下去的毒药全被吐出来了。

    亲卫放下几盆清水,几个神祝急忙爬过去,一头扎进水里狂喝狂吐。

    围观众人看着这一幕,尤其是那些信徒,看到曾经无所不能的神祝如此模样,只感到所有的信仰都崩塌了。

    恰好张辽骂了声:“他阿母的,这符水还不如粪水!”

    众人更是哑然无声,事实当前,连神祝们都说是符水骗人了,此时那些信徒再也无力为太平道反驳了。

    张辽来到面色颓然的宫祟面前:“宫祟,汝有何话可说?本官许汝辩解!”

    一些信徒又不禁将目光投向了宫祟。

    “哈哈哈哈……”宫祟突然仰天长啸,须发皆张,状若疯狂:“张辽,贫道推行太平道,旨在导人向善,济世救人,建立太平世界,汝却毁了这一切,汝罪大恶极!”

    “好一个导人向善,好一个济世救人!”张辽厉声喝骂道:“乃公一巴掌唿死汝这无耻老贼!”

    他一把将宫祟拎到到高台前,指着一众太平道首领,神情冷厉:“建立太平世界?且先看看汝等看看你们这些年的暴行,看看原本丰饶富足的青州大地变成了何等模样,满目疮痍,一片苍凉!皆是黄巾所为!太平道所为!从前百姓饥饿,乃天灾所致,而今青州荒芜,白骨枕藉,十室九空,却是!勐于天灾,太平道,真好大的本事!黄天太乙,果然是无所不能!”

    张辽一脚将几个太平道头领踢倒在地:“太平道!黄巾贼!看看无数的良善百姓被汝等害得家破人亡,看看那些一心为公的好官被汝等肆意杀害,无数的女人成为寡妇,无数的老人失去依靠,无数的孩童成为孤儿,更有无数的冤魂在质问尔等,太平道,太平何在!”

    四面一片寂静,那些太平道的头领面色苍白,宫祟苍老的身躯剧烈颤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张辽的怒斥,犹如一道惊雷,拨开了乌云,将太平道和黄巾贼这些年在青州的罪行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什么理由,结果说明一切。朝廷没有派兵在青州镇压,青州已被黄巾搞的一片焦土。

    那些官吏眼里露出厌恶之色,很多百姓露出思索之情,而那些太平道信徒,更是沮丧。

    张辽一挥手,赵戬大步上来,手捧一份卷宗,交给了张辽。

    张辽看向底下的张飞:“三哥,汝嗓门大,汝来念给大家听。”

    张飞一愣,却没有犹豫,大步跃上高台,接过卷宗,目光一扫,神情登时冷厉,手臂青筋毕露,他几乎是大吼出来的:“于牙,太平道左护法,中平二年四月,骗走广平北乡民女李氏,淫辱杀害……五月,暗抢东牟李五之妻张氏……四年三月,以送子为由……”

    张飞一口气吼出了于牙诱骗暗抢民女六十多人,读罢又大吼一声,一脚将于牙的尸体提出数丈。

    这时,有亲卫带来很多蓬头垢面的女子,她们看到于牙的头颅和尸体,无不疯狂大笑起来,而后扑上去撕咬。

    又有亲卫推来数十车金银财物,数不胜数。

    张辽冷然道:“这些女子是从于牙暗巢里救出来的,这些财物同样是,但据本官所知,于牙的暗巢绝不止一处,方才宣读的罪行也不过他这些年恶行的十之一二,而且,除却于牙,太平道中还有十多人皆有恶行,道貌岸然,衣冠禽兽,穷百姓而奢自己,一个个仙长便是如此!”

    底下那些官吏和百姓彻底震惊了,连宫祟眼里也露出震惊之色,这很多情况他也是从来不知道的。

    啪!

    张辽将卷宗摔在宫祟面前:“尔等摸摸自己的良心,如果这黄天太乙就是这般德行,这般神通,我张辽定要与他不死不休,粉身碎骨,绝不退缩!只要能让青州这片大地恢复安宁,只要能让良善的百姓不再被无辜杀害,只要能让勤勉官吏不枉死贼寇之手,神,我张辽也敢去砍!鬼,我张辽更要杀!纵然粉身碎骨,身化灰灰,也绝不回头!纵然下了黄泉地府,我张辽也要聚起旌旗十万斩了贼阎罗!”

    “杀!杀!杀!”

    张辽手下一千五百亲卫立时大吼,而后是刘备的兵马,鲍信的兵马,上万人跟着大吼起来,让鲍信和刘备也热血沸腾。

    张辽拔出长剑,高举过头:“今日,我便在这里举剑为誓,一个月内,凡弃恶从善的黄巾、流寇,我张辽既往不咎!但如果继续为害为祸,那就莫怪我斩尽杀绝!我张辽为青州牧,青州便绝不容贼寇,绝不容恶行!不瞒尔等,在并州,我已经杀了十万侵害百姓的胡人,我的剑从来不怕见血,莫要自误!”

    张飞突然大吼:“剿灭太平道,粉身碎骨,死有何惧!”

    张辽手下众亲卫立时跟着大吼起来:“剿灭太平道,粉身碎骨,死有何惧!”

    而后又是刘备和鲍信上万士兵大吼,声势震天。

    紧跟着,那些青州的官吏也跟着唿喊起来,在这个新任青州牧身上,他们看到了剿灭太平道,安定青州的希望。

    那些黄巾信徒彻底惊呆了,面对如此声势,心胆俱寒。

    宫祟瘫倒在地,他知道,太平道是彻底完了,退出青州只是时日的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