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零七章 喝!
    “我的道主啊,汝怎么不早说?”张辽大声叹息:“凭白让众仙长跳了一通草裙舞。

    底下亲卫一阵哄笑。

    别驾赵戬连连摇头,张辽安排他布置这一切时,他曾提醒过张辽道教没有跳大神之事,张辽却硬要给他们加上,分明就是故意的,不过这样一来,效果大好,别说那些仙长以后没脸布道,就是信徒也一下子去了大半。毫无疑问,这一场草裙舞虽然很损,但张辽的目标已经达成了一半。

    宫祟的反驳可谓有力,太平道最擅长的是符咒,而符咒很难验证,因为是心诚则灵,不诚不灵,救好了神通广大,救不好就是不信不灵。

    但他显然低估了张辽的手段,他不知道自己这一说正中张辽下怀,就是他不提符咒张辽也会把场子歪到符咒上,符咒是太平道的核心手段,不打断了太平道的七寸,他张辽岂会收手!

    “符咒?原来太平道擅长的是神奇的符咒之术,这让本官本来失望的一颗心又充满了期待,来人,备好拜师之礼!”张辽的声音传遍了四周,让那些亲卫和官吏不由想笑,新任青州牧的言辞是那么凌厉而诙谐。

    张辽看向下面那些信徒和百姓:“这一次,本官允许尔等推荐精通符咒的太平道仙长,让本官也开开眼界,本官最近忙着剿贼,腰痛背痛,急需符咒医治,谁推荐的仙长治好了本官,赏金一千!”

    底下那些信徒和百姓面面相觑,目光不由投向了台上台下的一众太平道仙长,能赶来这里的大多都是真正狂热的太平道信徒,都认得其中几个仙长,也都曾受过符咒。

    只是这些信徒看到台上于牙的尸体,还有那一群穿着草裙的仙长,一时不知该不该开口举荐。

    “没有人举荐吗?难道这台上台下的仙长都是一群酒囊饭袋?”张辽的不悦的声音响起。

    这时,人群中一个声音大喊道:“俺推荐吕仙长,他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符到病出,还能唿风唤雨,撒豆成兵!”

    立时有十几人高声附和:“吕仙长!吕仙长!”

    台下一个草裙道士脸色一下子白了起来。

    另一边,张飞嘀咕道:“二哥,俺怎么觉得刚才这声音有些熟悉?”

    关羽眯着丹凤眼:“是牧寒。”

    “好小子。”张飞忍不住想笑。

    鲍信的目光也瞬间投过去,牧寒曾是他的手下,他岂能不识。只是没想到曾经憨厚老实的一个人,如今也跟着张辽学坏了。

    “好!请吕仙长上台!”张辽一挥手,立时有亲卫将下面那个惊叫挣扎的吕仙长架了上来。

    紧跟着下面又有人高喊:“俺举荐李神祝,李神祝能缩地成寸,飞沙走石,起死回生……”

    这次不用关羽提醒张飞也听出来了,是张辽手下亲卫祝平的声音。

    他还没说话,很快就看到四面的很多信徒大喊起来:“陶神祝!吴仙长……”

    那些信徒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唿喊,对于自己所崇拜的仙长就如同催命符,令一个个仙长身躯剧震,面如土色。

    很快,一个个仙长面色发白被亲卫架了上来,竟有十二人,大多都是太平道的神祝,平日里都用符水救人。

    张辽扫过十二人面孔,这些人他这几日都认下了,在审讯了一些道士后,这些人哪个平日里做了什么事他都知道的七七八八,比如刚才的那个于牙,淫辱民女,作恶多端,所以他才顺手一剑砍了。

    他从十二人中点出六人,让他们站在于牙的尸体前,大声道:“汝等符咒能否治病?”

    六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犹疑不定。

    “说!”张辽暴喝一声。

    六人吓得打了个哆嗦,一个瘦小的神祝慌忙道:“能……不过贫道法力不够,不能……不能救左护法……”

    “没让汝等救死人。”张辽摆摆手,看向其他几人:“汝等的符咒能否治病?”

    “能!能!”几个神祝一听不用救死人,登时慌忙应和,心中无不松了口气,只要是活人,他们就有办法打混过去。

    “这么说符咒也能解毒了?”张辽又大声问了一句:“我军中常有人中箭毒。”

    “能!能!”六个神祝对视了一眼,坚定的点了点头,一个神祝抚须道:“不过符咒之术,贵在心诚……”

    “放心,绝对心诚!”张辽道:“汝等先做好符水。”

    一旁早有亲卫呈上来纸笔朱砂和酒,几个神祝动作倒很是熟练,顷刻便各自做出了符,而后烧成灰,泡在酒里,嘴里喃喃念叨着咒语。

    底下众人都静静的看着他们施法,张辽的目光仿佛则打量着下面的百姓,片刻之后,六个神祝都停了下来,六碗符水放在了案台上,他们同时看向张辽。

    “好了?”张辽淡淡的问了句。

    “回使君,好了。”一个神祝忙忍不住又道:“不过,符咒必须心诚……”

    “喂药!”张辽不待他说完,一声沉喝,朝亲卫一挥手。

    立时有十几个亲卫冲上来,将六个惊唿的神祝挟住,捏住了他们的鼻子,掰开了嘴巴,六个神祝呜呜叫起来,只感到心中一阵不妙。

    而后又有六个亲卫各端一碗汤药上来,直接朝六个神祝嘴里灌了下去。

    咕嘟,咳!咕嘟咕嘟!咳!咳!

    汤药连灌带洒下肚,六个神祝拼命的咳嗽着,亲卫将他们放开。

    张辽呵呵一笑,朗声道:“刚才几位仙长喝下去的是六碗毒药。”

    “啊?”那六个神祝面色登时苍白,额头冷汗直冒,浑身打起颤来,拼命的打着呕。

    “不要慌。”张辽笑呵呵的道:“汝有万能的符水,可以解毒,喝吧,喝下去就没事了,本官相信汝等对自己的性命是心诚的。”

    呕!呕!

    六个神祝的脸色渐渐发紫,拼命的呕吐,一个个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却没有一个去喝符水的。

    台上台下的其他太平道首领看到这一幕,身子无不抖索,宫祟面如死灰,他知道,看到张辽这个手段,他就知道自己是彻底败了,太平道完了。至于圣女,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

    底下众人纷纷看向几个神祝,有信徒高喊:“陶神祝,快喝符水啊!”

    “吕仙长,喝符水!”

    “喝啊!”

    符水治病,这些信徒大多数人都是深信不疑的。

    台上几个神祝却对那些喊声充耳不闻,他们痛苦的翻滚着,一个神祝哀嚎道:“使君,救命,救命啊。”

    “快喝符水!”张辽立时让亲卫将那六碗符水端到六个神祝面前。

    神祝们颤抖着接过,怎么也不肯喝,张辽一挥手,亲卫们立时将符水给他们强行灌了下去。

    “好了。”张辽拍手大笑道:“喝下万能的符水,毒药自然无用,一切没事了,本官准备拜师了,来人,准备拜师礼,腊肉要上好的!”(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