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零五章 来了没
    东莱十二县,随着张辽风风火火的毁灭神坛行动,在有心人的暗中推动下,无数的百姓喧嚣着,要驱赶青州牧出境,这固然是信仰的力量,也足见东莱的民风剽悍,不同他郡。

    而且参与的百姓越来越多,新任青州牧张辽已经被完全描述成了邪恶凶暴之徒,可止小儿夜啼。

    刘备和孔融在北海也得知了这种情况,孔融对张辽的行径不以为然,刘备更是亲自赶到了广平县,相劝张辽因势利导,不可强横。

    眼看一场风暴就要在东莱刮起,就在这个时候,新任青州牧张辽却发出通告,已经捉住太平道魁首,要在东牟县召开太平大会,要求各县令丞、乡有秩、亭长等大小官吏必参加,不来者视作黄巾同党,更鼓励寻常百姓前来观看。

    通告迅速下达诸县乡,诸县乡一片哗然,青州牧的强势似乎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对于汹涌群情直接迎上,毫不退缩,至于太平道魁首被捉的消息,他们反而不信,在他们看来,太平道魁首无不是神灵的代表,住在虚无缥缈之间,怎会被一个青州牧捉住。

    不过这个消息实在惊人,一时间有无数的官吏和百姓日夜兼程赶往东牟县,其中更有很多太平道信徒,他们要看看这个胆大妄为的青州牧是否真的捉了他们的道主、护法、贤良和神祝。

    东牟县位于东莱郡中部,这也是张辽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各郡县的官吏和百姓路程相当,都能及时赶到。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东莱大地上时,东牟县南部的平原上已经搭起了一座丈许高台,张辽就站在这座高台上,高台两侧,数百亲卫肃立,史阿和太史慈已经回来,更远处,关羽、张飞、鲍信等将领皆在,刘备也在人群之中。

    高台前,数百人被绑缚着,其中大多都是道袍,赫然就有宫祟、于牙那二十多个太平道核心,当日皆被史阿和太史慈一网成擒。

    张辽伫立在那里,看着各县乡官吏和百姓陆续到达,人越来越多,不到一个时辰,已经有上万。

    这些抵达的官吏和百姓的目光第一个投向的就是站在高台上的张辽,看到青州牧如此青年俊朗,无不惊愕。

    旋即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高台前被绑缚的数百人,心中不由惊骇起来,他们赫然发现,这些被绑缚的道士中竟然有很多是他们曾经见过的贤良师、神祝和太平道护法,曾经神通广大、高高在上的他们,如今却一个个被绑缚着,极为狼狈,这种反差,令他们心中震撼又复怪异。

    而一个个太平道信徒眼中则露出愤怒之色,汹涌着想要冲上来,却被披甲执戈的士兵牢牢拦截,于是场面越来越汹涌。

    日上三竿之时,赵戬上来,低声道:“主公,各县官吏皆已到齐。”

    张辽点了点头,一挥手,四面鼓声如雷,千数亲卫举起兵器齐声大吼:“肃静!肃静!肃静!喧闹者,杀!”

    而后是鲍信的八千士兵高举兵器跟着大吼:“肃静!肃静!肃静!喧闹者,杀!”

    震天的吼声过后,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近万士兵齐吼的气势太震撼了,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威势,一时间不敢再喧闹。

    看到四周静了下来,张辽才缓缓开口,声音清朗高亢:“诸位,我就是青州牧张辽!刚来青州,我就听闻太平道神通广大,于是我把太平道的道主、护法、圣女、神祝、贤良师全部请来了,今日便是要与诸位见个究竟。”

    他顿了顿,高声道:“如果太平道果真神通广大,我便是新了他们又何妨!”

    底下官吏和百姓登时一阵骚动,随着亲卫再次高喝“肃静”,场面再次静了下来。

    “如果,”张辽的声音依旧高亢:“他们是装神弄鬼,蛊惑百姓,那就莫要怪我这个青州牧无情了!我治下,绝不容许装神弄鬼欺瞒百姓的鬼祟之徒存在,想必百姓也不愿意被糊弄了。”

    他目光扫过底下众人,高喝一声:“带上来!”

    亲卫立时带了二十多人上了高台,其中就有太平道的道主宫祟,左护法于牙、圣女和几个神祝、贤良,他们曾深入民间以符咒治病,很多东莱百姓都认得,瞪大了眼睛看着被押上去的二十多人,或是愤怒,或是沉默,或是惊愕,不过以愤怒的人居多,很多人都愤怒的看着那个青州牧,恨不能杀了他。

    张辽对众人愤怒的目光无视,他看着一个个被押上高台的太平道核心人物,一个个还摆出一副高人姿态,不由冷笑。

    他没有看道主宫祟,此人年齿太高,不便折腾,否则死了就麻烦了。

    也没理会圣女,女人容易引起同情,他也不便在女人身上开刀。

    他看向了其中一个道士,这个道士是太平道一个护法,眼里始终透着狂热和愤怒,张辽让人将他拎到台前,来到他的面前。

    道士昂然怒视着他,姿态强势。

    “汝是太平道的护法,听说黄天太乙很厉害?”

    张辽突然开口,声音依然很大,高台四周的官吏和百姓都能听到。

    那道士眼里透出狂热,大声道:“黄天太乙是无所不能、无处不在的。”

    “好!本官要验证一下,看他是否那么灵验。”

    啪!

    张辽说罢,兜头给了道士一巴掌。

    道士不妨张辽会突然动手,被打得转了个旋,怒视张辽:“汝安敢羞辱贫道……”

    张辽却大声道:“今日,我便抽打黄天太乙的护法,看无所不能、无处不在的他能不能显灵,来救走他的护法。”

    啪!

    张辽又兜头给了那道士一巴掌,朝天高喊道:“无所不能的荒田太乙,来看看汝被抽打的护法吧。”

    底下官吏和百姓面面相觑,更有信徒跟着张辽看向天上。

    张辽连喊两声,看向下面官吏和百姓,问道:“怎么没来?是不是忙着吃饭没看到?”

    “贫道……贫道不与汝这贼子干休!”那道士被张辽打了两巴掌,愤怒的冲上来,就要和张辽拼命。

    张辽一把拎主他的道髻,反手又是一巴掌,啪!

    “来了没有?”

    啪!

    “还不来吗?”

    啪!啪!啪!

    扑通,道士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张辽一把将他丢在地上,摇了摇头,叹道:“看来他最亲最爱的黄天太乙没来救他。”

    “哈哈哈哈!”众亲卫不由大笑。

    底下不信太平道的官吏莞尔而笑,那些信徒眼里却透着愤怒和迷茫。

    张辽转头看向了胖道士于牙:“听说汝是太平道的左护法,地位只在道主之下?”

    于牙脸色有些发白,底下看到他的很多信徒已经忍不住喊出声:“是于仙长,于仙长……”

    张辽早听说于牙此人喜欢宣扬道术,在东莱名望很高,此时一见,果不其然,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亲手将于牙拎了过来。

    “于护法,黄天太乙可是无所不能的?”张辽再次高声问道。

    他不待于牙回答,更是高声道:“只要汝能证明,有在场的官吏和百姓为证,我便归了太平道。”

    下面的官吏和百姓目光立时都集中在了于牙身上,尤其是那些信徒,眼里露出渴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