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零四章 太平道
    崂山,又称不其山,位于青州东南沿海,是华夏数千里海岸线第一高峰,被誉为海上“第一名山”,有“泰山虽云高,不如东海崂”之说,山区方圆数十里,有山头数十个,河流二三十条,绕山区东南的海岸线长有近二百里,有十三个海湾,大小岛屿十六个。|2

    崂山更是道教的祥地,自春秋时期就云集一批养生修身的方士之流,史载吴王夫差尝登崂山得灵宝度人经,直战国后期,崂山已成为“东海仙山”,前汉武帝建元元年张廉夫来崂山搭茅庵供奉三官并授徒拜祭,奠定了崂山道教的基础,此时的崂山还没有后来的灵宝派、上清派、茅山宗等有名教派,但却有着最兴盛的太平道。

    太平道其实起源于黄老学说,黄老学说是先秦百家之一,兼容并包,在以道、法为主的同时,又兼采阴阳家、儒家、墨家和名家思想,是一套比较完备的治国思想体系,突出刑德观念,主张恩威并施以巩固政权,在西汉初年,便是以黄老之学治国经世,休养生息,成文景之治,到了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黄老之学便成为治身养性之学了,仍不失为一种积极向上的思想。

    但到了后汉数十年来,一些方士把黄老之学与神仙长生、鬼神祭祷、谶纬符箓等方术杂糅一起,视黄帝、老子为神仙,形成了原始道教,最早的是天师道,取原始巫道淫祠而代之,有教化导善之德,随后兴起的太平道教义也是导人向善,但如今早已失去本意,成了祸乱地方的根源。

    太平道的主要传道方式为是教人叩头思过,以符水咒说治病,蛊惑了很多百姓,被医治的人病好了,是符水灵验,治不好,是心不诚。

    太平道展极快,信徒无数,总坛却极为隐蔽,整个崂山之中有道家的太乙仙洞、道观十数个,加上一些山头山贼、海贼横行,成为太平道总坛最好的掩护,数十个山头,寻常人根本找不到。

    此时,在崂山东南的一处山腰中,史阿和太史慈带着亲卫隐藏在密林中,遥望着不远处一座并不大的道观。

    就在这座道观之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山洞,开在山腹之中,洞外守卫着三十六个黄巾力士,个个头裹黄巾,身着黄袍,魁梧强壮,是太平道专门挑选出来的护道兵,共有八百人,战斗力比之寻常黄巾兵要强的多。

    山洞中火把通明,有三座巨大雕像,各有数丈之高,分别是黄帝、老子和黄天太乙,黄帝和老子是所有道教尊奉的神灵,而黄天太乙则是太平道所独有尊奉的。除了神像,还有管、笙、坛鼓、云锣、铛子、铙、磬等各种道场乐器,三十六个蒲团。

    这里就是太平道的总坛,平日里太平道的核心成员都在各地传道,但每逢大事或祭神之时,太平道的核心成员便会聚集到这里。

    此时山洞中有二十多人,个个都是道装打扮,坐在蒲团上,为一人是个鹤童颜的道士,三绺长髯飘飘,闭着眼睛,看不出年龄。

    他正是太平道的道主宫祟,琅琊于吉的弟子,此人志在兴盛太平道,大约五十多年前顺帝之时,宫祟曾诣阙献《太平清领书》,想要将太平道作为国道,却被有司奏劾所上妖妄不经。其后他在青徐之地传道,以南华为道号,二十多年前曾教授张角太平道,想在中原兴道,不过张角搞出的动静乎了他的预料。

    宫祟左侧是个妙龄女子,一声米黄道装遮掩着窈窕的身姿,年龄大约在二十六七,容貌极是美丽。她是太平道的圣女,宫祟的族孙女。

    宫祟右侧是个胖道士,一副笑眯眯的神情,眼神却不时望年龄女子身上飘,他是于吉的族人于牙,在太平道中地位很高,只在宫祟之下。

    他们三人地位最高,余下的二十多个道士,也各有男女,不过其中有巫祝打扮的,还有俗装的,各不一样,但神情却是同样的凝重与愤怒。

    “道主。”一个道士恨声道:“这什么青州牧着实可恨,青州这么大,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来了东莱,不过几日之间,就捣毁了我们十几处神坛,弟子损失惨重啊,道主快想想办法,这么下去我们可没法传道了。”

    “是啊,道主快想想办法。”几个道士跟着哭叫。

    宫祟身旁的于牙哼道:“若不是三十万教徒在兖州投靠曹操,这区区青州牧,焉敢在东莱放肆!”

    宫祟睁开眼睛,缓缓道:“当初百万教徒都败于朝廷之手,而今形势更艰难,曹操此人不凡,三十万教徒投靠于他,未必不能为我太平道寻一条兴盛之道。”

    于牙道:“如今青州牧逼迫太甚,坏我神坛,我等又该如何?”

    宫祟默然片刻:“还劳诸位动教徒,这青州牧在东莱失了根基,不足为道,他总不能杀尽东莱黎庶。”

    底下一个道士开口道:“这几日我等已动教徒抵抗,只是被捉去了很多,这青州牧很是凶恶,我们损失惨重。”

    “想当初皇甫嵩那恶徒就杀了二十万教徒,我等不可不引以为戒。”于牙眼珠一转,道:“不如派出力士刺杀此贼,托为天谴。”

    底下一众道士听了于牙的计策,立时纷纷附和,他们本来在东莱生活的有滋有味,还受到教徒和百姓尊崇,如今却都被青州牧破坏了,因而对新任青州牧恨得是咬牙切齿。

    宫祟身旁的圣女蹙眉道:“这青州牧出手不凡,只怕他也会来袭击总坛……”

    于牙大笑:“圣女多虑了,我道总坛隐在这山中十数年,也未曾有人觉,更不必说我等平日也不在这总坛,那贼子便是来了又如何?”

    不想他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惨叫声,紧跟着一个守门黄巾力士慌忙进来,大声道:“道主,诸位护法快走,有贼人来袭,很是凶猛。”

    众道士无不色变,转眼之间,外面的惨叫声更加急促,这下子连宫祟脸色也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