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零三章 分合乱世
    在接下来的数日里,整个东莱郡震动了。

    先是东莱郡最强大的势力之一管亥被灭了,万数兵马突然出现在东莱郡境内,纵横诸县。

    很快,所有的东莱人都知道了,朝廷新任的青州牧张辽抵达青州,以东莱郡为治所,强势横扫了境内所有的黄巾和贼寇,捣毁了各处太平道神坛,没有任何姑息,有妄图顽抗的全部被斩杀!

    整个东莱郡的贼寇和黄巾懵了,根本没有想到这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往日里嚣张劫掠的东莱郡贼寇要么被捕杀俘虏,要么逃到了大海之上或深山之中,在数日之内销声匿迹。

    而东莱的百姓也一片哗然,如果说他们对新任青州牧剿灭贼寇拍手称快的话,那对捣毁太平道神坛就褒贬不一了。

    广平县,管氏坞中,张辽看着从各县传来的战报,旁边是青州地形图。

    这几日里,鲍信、关羽和张飞展开大扫荡,鲍信兵强马壮,关羽和张飞勇猛无匹,张辽将自己的亲卫也给他们配了一些,加上连弩和陌刀进攻,威力更增。

    与此同时,他的斥候和暗影也全部配合打探和传递情报,使行动更加顺利,貂蝉女扮男装,在一旁帮他整理情报。

    这时,别驾赵戬疾步进来,抱拳作礼:“使君。”

    赵戬是张辽此次来青州带的唯一文臣,这几日一直带着人在下面县乡暗中查访,了解东莱的民风,以及张辽捣毁神坛所造成的影响。

    他少年时曾与叔父避难青州北海七八年,青州可以说就是他的第二故乡,对这一带的情况很是了解,也认得一些人,这几日寻找了一些故友乡亲,行事比较方便。

    张辽看了一眼赵戬,现他面带忧色,不由笑道:“叔茂,情况如何?”

    赵戬忧虑道:“剿灭贼寇,人心大快,但捣毁太平道神坛,令很多百姓痛哭流涕,暗中也有人诋毁使君,鼓动百姓,戬恐如此下去,会生乱子。”

    “哦?果然有人暗中生乱。”张辽眼里闪过厉色:“凡是蛊惑百姓作乱的,绝不姑息,告知祝平,全部捉住,反抗者杀,必须刹住东莱这股邪风!”

    “使君三思。”赵戬忙道:“东莱郡信奉太平道的百姓太多了,只恐杀之不绝,引起大乱哪。”

    张辽摇摇头:“叔茂不必担忧,我自有办法。”

    赵戬道:“此事不宜拖延,迟则出乱,使君在东莱将……”

    “我在等不其山的消息。”张辽看向东南的不其山方向,那里是青州东部的最高山,也是未来被道教誉为洞天福地的崂山。

    赵戬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天下自中平元年以来,已乱有十年,而今却不见靖平,反而四方日乱,有秦末逐鹿之势,却不知何时是头。”

    张辽来到窗前,感受着吹来的寒风,慨然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便是如此,大汉虽强盛四百年,却也难逃衰亡之劫。”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赵戬玩味着这句话,喃喃道:“使君此言大有道理,细思之,自商周春秋战国以来,大势俱不离此言也。”

    他看向张辽:“却不知因何而如此分分合合?”

    “势因利分,一个利字而已。”张辽道。

    “利?”赵戬有些不解。

    人都有长短,赵戬为人正直,处理政事游刃有余,但在远见卓识方面却差了些。

    张辽解释道:“此利非小利,乃群体之利,或为士大夫之利,或为豪族之利,或为庶民之利,所谓分有分利,合有合利,分利大则人心思分,合利大则人心思合。寻常百姓因小利而争,天下大势因大利而分,如此而已。”

    赵戬凝眉沉思。

    张辽手指轻敲着窗棂:“以当世言之,大汉数百年太平治世,世家门阀鼎盛已极,内掌控官吏察举,外掌控盐铁命脉乃至赋税、土地与佃户,利益层层密密难以打破,不过从来都是此消彼长,与世家豪强崛起相对的,则是中央皇权的衰落。当此之时,天子要维护权柄,故而结内宦而行党锢之禁,本在制约士大夫,但宦官不堪任用,反而更乱。士大夫鄙弃宦官残暴,故而结外戚而诛之,此乱之始也。

    张辽声音平淡,却让赵戬如闻雷霆:“乱局一开,从上到下,人心皆思分,皆思乱。

    世家诸侯凡有野心者,无不窥视神器,欲夺取天下,更进一步,此世家思乱!

    寒门与商贾小势力者,久为世家压制,乱世征兆既显,寒门诸小势力者逐高低,角逐朝堂,取世家而代之,此寒门思乱!

    百姓经历数百年太平,久忘乱世之害,易为蛊惑,遇逢灾年或压迫,则为黄巾之流,至于安定郡县,宗族乡亲、草莽市井,则易为州郡守牧所用,此百姓助乱!”

    张辽的这番话听得赵戬神色变幻不定,只感到匪夷所思,但心底又不得不承认张辽说的很有道理,一针见血,振聋聩。他本以为只要诛灭权臣,平定叛乱,天下就能安定,如今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他神色沉重:“使君,这乱世又该如何平定?”

    “自然是要重新划分天下利益,有两条道路。”张辽伸出两根手指:“一条路如同秦末,项羽聚六国贵族,高祖以白身相争,最终高祖胜出,贵族败退,天下土地与权力重分,利益均衡,是以安定四百年;另一条道路便是世家胜出,继续掌控土地与权柄,盛极一时,不过利益更加偏斜,盛不可久,祸根深伏,迟早会酿成更大祸患。”

    赵戬神色更加沉重。

    张辽声音坚定:“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击败袁绍、袁术这些野心勃勃的世家势力,打破世家对于朝堂的垄断,给予寒门兴起之机,更要度田编户,重新划分田地,为百姓谋一条生路,如此天下才能真正安定数百年。”

    “原来如此。”赵戬长舒了口气,恭谨的拜道:“属下定当竭诚倾力,以助主公安定天下。”

    张辽露出笑意,不说赵戬能力很强,而他更代表着关中的部分群体,他的真正效忠,必然会为自己带来很大助力。

    他又道:“权力的更替、利益的划分,不是一时之功,需要时日,需要我们去杀开一条血路,而要达到这个目标,先还是要定人心,人心定才能天下定,人心思安才能天下安,否则若人心思乱,天下难安。而今我们在青州,就是要先定人心,人心有常,久静思动,久动思静,久安思乱,久乱思安。青州乱之久矣,百姓深受其苦,安人心比之他处更加容易。”

    赵戬神色并不轻松,面带忧色:“东莱素来敬鬼神,当因势利导,缓缓图之,此番主公捣毁神坛,百姓惶恐不安,更兼天平道暗中推波助澜,主公要定人心,事倍功半,大为不易。”

    张辽摇头:“我们哪有时日去缓缓图之,何况天平道在此扎根,时日已久,深入人心,必须以雷霆之势下猛药,才能收奇效。”

    赵戬期待的问道:“主公有何妙法?”

    张辽呵呵笑道:“既然他们崇信太平道,那便破了他们的信仰。”

    “破信仰?”赵戬一怔,沉思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