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五百零一章 名士恶风
    太史慈归顺之后,二人的关系立时亲近了许多,张辽问了一些东莱郡的情况,突然又问道:“子义,孔文举其人如何?”

    太史慈肃然道:“慈与孔北海素未谋面,今方从辽东归来,老母便云,自我离家之后,孔北海赡恤殷勤,对老母比故人旧亲有过之而无不及,故而慈身入都昌,为求援兵。”

    张辽点了点头,他也听过孔融进贤好士之名,恰在这时,鲍信过来,张辽便又问鲍信:“允诚,汝曾与孔文举同被大将军召辟,想必认识,其人如何?”

    鲍信沉吟了下,道:“孔文举才高当世,好结交奇异之士,却是看不起我等之辈。其在北海,自负才气,志在靖难,但高谈清教,辞气清雅,论事考实,却难以悉行。”

    “嗯……”张辽明白了,孔融是典型的眼高手低,擅长高论,也喜欢结交人才,但不会用人,更不会干事。

    鲍信又道:“孔文举在北海,置城邑,立学校,表显儒术,荐举贤良郑玄、邴原等名士,其余人但有一介之善,莫不加礼焉。郡人无后及四方游士有死亡者,皆为棺具而敛葬之,是以百姓归附,人称孔北海。”

    “唔?他的文教做的不错。”张辽露出赞许之色,他也很重视教育之事,这是培养人才、不断强大的根本。

    鲍信却嗤笑道:“他好交接举荐奇异之士,却不过是叶公好龙而已,其所任用,皆轻剽之才,至于稽古之士,谬为恭敬,礼之虽备,只与论文,不与论事也。其邈俗,却不达治务,所在败绩,奸民污吏,猾乱朝市,亦不能治,是以一时能得人心,久之人必去之矣。自负才高,而不能务实,只堪为御史、博士,行弹劾与教化之事,而不能为郡守,安定一方,智有余而力不足也。”

    “哦……”张辽皱起眉头。

    说实在的,他最喜欢的是如荀彧、张既、杜畿那般实干的人才,荀彧不必说,张既在历史上初任新丰县令,政绩就是三辅第一,如今在张辽手下干的也很好,杜畿任河东太守数年,曹操征战马腾韩遂时,河东一郡之粮就足以供应全军,而杜畿也被誉为最好的河东太守,任职河东太守十六年,政绩常为天下最,后世河东的文化传承便始于杜畿的教化。

    如这般人才,实干、谦虚、正直,正是张辽最喜欢的人才,反之,张辽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空谈高论、自负才气、目空一切的名士了。

    他一直认为,自负才气、目空一切是一种缺陷,尤其在为官之上,自负才气,连一般人才都看不起,何况是治下百姓,这样的官员又怎能真正为百姓做些实事,所做作为,也不过是得了些虚名,因为他们看得太高,扑不下身子,所以看不到百姓的疾苦,看不到治下真正存在的问题,又怎能解决问题?

    他还记得前世看三国时,看到庞统刚投靠刘备时不得重用,守耒阳县令,在任期间不理县务,被张飞责问,而后一日间处理白日事务,足见其能,但也看出他行事比荀彧和诸葛差了。

    张辽曾在县府呆过,知道一县之时虽小,但真正做起来却是没有穷尽的,庞统能一日处置百日事务,但那只是下面报上来的,真正的民情如何,真正的问题能不能解决,绝不是坐在县府中就能完成的,至于喝酒怠政,换作张辽,先收拾他一番,而后再重用其谋划才能也不迟。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这是张辽一向提倡的,如果换做荀彧、杜畿,便是做县令,也会尽心做好。

    所以,张辽用人最重实干能力,对于自负才能、而且确实有真材实料的,先拉下去基层磨练一番再说,他将徐庶、石韬、司马懿、法正等年轻人先下放县里,便是这个打算,只有在基层县里干过,懂得百姓疾苦,将来才能大用,而且他们的成就会比历史上更大。

    至于孔融这类名士,已经成型,很难改变其性格,那就只能将他放到合适的位置,恩威并施了。

    不过对于这类名士,有余其名望太高,也最难处置,主要还是因为当前的名士之风盛行。

    汉末的这股名士之风,起初应该是党人用来应对桓灵党锢之祸的手段,党人被罢免政治权力,只能彼此相互提携,令名声大起,从而不惧被宦官加害。

    这本是好手段,可惜渐渐的走样了,连这些名士自己也忘了本心,只要有名士捧起一人,这人又有些料子,那么就是他坐在家中,也有无数人哭着求着来拜访,一来或许真的是为了瞻仰名士,二来多半也是为了混入这个名流圈子。

    到了而今,名士不出仕,不为官,不造福百姓,只是躲在家中读读书,教几个弟子,培养些门生,再处好邻里关系,就能被人大书特书、大肆宣扬了。

    如兖州名士边让,如果不是因为曹操杀了他,后世谁知道他是哪根葱,此人在陈留颇有名气,擅长占射和辞对,连蔡邕也推崇他,中平元年何进召他为令史,公务未必处理的怎样,但宾客每日满堂,到了中平九年,朝廷任命他为九江太守,本来是大展抱负的机会,不想这厮认为自己做不了太守,天下一乱,他就弃官回家,曹操担任兖州牧后,此人又仗着名声和才气,看不起曹操,多次贬斥他,曹操可不是何进,惹毛了曹操,直接将他满门处斩。

    这也造成了兖州之变,陈宫、张邈等人在曹操出征徐州时直接叛变,迎了吕布做兖州牧,几乎让曹操无家可归。

    杀一个全无作为、只知道发牢骚的名士,下场就如此悲催,可见这个时代名士的麻烦。

    张辽对边让这种人就最为不耻,你喜欢求学,不喜欢做官,丢了太守不做,这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但既然不参政,那就一心读书教化罢了,偏偏还要诽谤曹操,行干政之事,自己不做事,还干扰别人做事,实在恶心。

    这种人还说什么名士,要是张辽,见一次打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