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夺取长广
    虽然管统与管亥同姓,很可能五百年前是一家,但青州管姓的多了,而且管统对管亥之流可谓深恶痛绝,此时管亥已死,他却要扫除这股黄巾贼,为青州除患。

    不过战局太过顺利,根本没有他们发挥的机会,连逃跑的黄巾军也追不上,只能跟着刘备沿收拢俘虏。

    接下来刘备收拢俘虏,并与随后出城的孔融相见,而张辽则带着关羽、张飞、太史慈一路追杀,直向东莱。

    鲍信带兵紧跟张辽,他是来助张辽的,与孔融无干,何况孔融属于陶谦与公孙瓒阵营,与他不是一方的,他北来青州本来就是与田楷、刘备、孔融作战的,见了反而尴尬。

    追杀了十余里,黄巾兵彻底崩溃,全部投降,管统带兵停下协助刘备收拢俘虏,张辽却马不停蹄,带了几个黄巾俘虏,与鲍信领大军直扑管亥的老巢广平县。

    都昌城,孔融迎刘备入城,叙礼之后,当即便要令人设宴相庆。

    刘备看城中情况凄惨,忙劝阻道:“文举,此番来援非止备一人,还有吾之结义兄弟青州牧张文远尚在杀敌,不如等他灭了贼兵归来再设宴不迟。”

    “青州牧?张文远?此何人也?为何吾感到此名有些熟悉?”孔融一愣,这才想起此次援兵足有上万,而刘备是没有这么多兵马的。

    随即他面色大变,沉下脸道:“汝所说张文远可是董卓鹰犬张辽乎?”

    刘备道:“而今董卓已死,朝廷任文远为青州牧。”

    “董卓真的死了?”孔融大声道:“死的好,可是这张辽如何做了青州牧,可是他效法董卓,逼迫天子?”

    刘备忙道:“吾弟乃忠义之士,岂能为此大逆之事。”

    “忠义之士?哼!”孔融不屑的道:“当初关东诸侯讨伐董卓,正是张辽为董卓效命,屡败诸侯,令讨董之事难以成功,此人祸乱天下,乃大恶之徒也,焉能言忠义!”

    刘备看到孔融如此态度,不悦的道:“备素闻孔北海贤名,不想亦不过人云亦云耳。”

    孔融怒道:“吾如何人云亦云了?试问关东州郡,谁不知张暴虎的凶名!”

    刘备摇头道:“此言差矣,前日鲍济北领八千前来与我战,吾弟竟能说服他来救北海,足见吾弟与关东诸侯并非大仇。”

    “鲍信?”孔融再次色变,他自然知道鲍信与他并非一道,更是怎么也难以想象鲍信会和凶名远扬的张辽走在一起。

    刘备趁机道:“当初备亦曾出兵雒阳,讨伐董贼,乃见文远,与之结为兄弟,其中更有隐情,非寻常人所能知也。”

    “有何隐情?”孔融眼里满是质疑:“张暴虎屡败关东诸侯,坏讨董大事,纵有隐情,也难掩其罪。”

    刘备沉声道:“中平元年,诸侯讨伐董卓,名为讨董,却遥望雒阳,迟迟不进,坐观董卓焚烧雒阳,劫驾西迁,更驱赶百万百姓,肆意杀害,正是吾弟挺身而出,护送百姓入关,免除大祸,而后他暗恨关东诸侯迟迟不进,一番痛打,乃令诸侯同仇敌忾,并力向西,大败董卓。”

    “难道关东诸侯讨伐董卓,是张辽一力为之乎?真是荒唐之言。”孔融嗤笑。

    刘备道:“文举可知,吾弟曾在荥阳义释曹操、鲍信,更在酸枣放过张邈、张超、袁遗等诸侯,否则关东诸侯早已被他斩杀殆尽,而后诸侯入雒,与董卓共二十万大军对阵宫阙之前,诸侯各自迟疑不进,只因吾弟一声大吼,于是十数万大军猛扑,大破董卓兵马,几乎将其斩杀……”

    刘备为张辽陈词辩解,不止是为了兄弟义气,不忿张辽落个恶名,同时也是为了他自己,毕竟他与张辽是结义兄弟,如果张辽真落了恶名,他也麻烦。

    而此时,张辽与鲍信已然进了东莱,直奔广平县。

    广平县在东莱郡西南,与北海国毗邻,这里自中平年间以来就一直为管亥的黄巾军所占据。管亥在这里修建了堡坞,作为他们的根据地。

    不过此番管亥带了万数兵马侵入北海,导致老巢兵力空虚,虽然沿途有很多岗哨和散乱的黄巾,但面对大军全无抵抗之力,张辽与鲍信几乎是横推进来,直抵管氏堡坞前。

    他此次没有搞什么迂回和诈取,这里黄巾是主场,他们到处都有耳目,反而自己人生路不熟,直接突进是最好的办法。

    管氏堡坞的大门紧闭,吊桥高起,显然他们已经知道了管亥失利和张辽进军的消息,事实上管亥的侄子在叔父被斩杀之时就趁机逃走,快马赶回,收拢部曲,在堡坞中严阵以待。

    如今坞中有三千部曲,占据坞楼堡墙,弓箭和木石早已准备好。

    管氏坞前,张辽、鲍信、关羽、张飞、太史慈都在,一众士兵列阵在后。

    鲍信看着眼前的堡坞,沉声道:“文远,汝兵少,吾为先锋,攻下此坞。”

    张辽大笑道:“允诚来助我,我又岂能让允诚做先锋。”

    他指向堡坞前的吊桥,回头看太史慈:“子义,可能射断那绳索?”

    太史慈瞄了一眼吊桥的两根绳索,二话不说,取弓搭箭,连拉满月,随着尖啸声,两箭几乎同时射出。

    砰!

    堡坞前被吊起的木桥晃了晃,绳索断裂,木桥轰然落下,堡坞上传来惊叫声。

    “子义好箭法!”

    张辽长笑一声,长槊直指堡坞,朝身边亲卫大吼:“亲卫营,出动,一举破之!”

    “杀!”一千五百亲卫振声大吼,个个神情激昂,热血沸腾。

    如今的张辽,在军中威望极高,临战之时他不需要说什么慷慨激昂的话,只要一声吼叫,就能瞬间点燃士气,攀至巅峰。

    一千五百亲卫在张辽的带领下嗷嗷叫着冲向堡坞,到了八十步内,堡坞上敌人还没有放箭,张辽就一声大吼:“射!”

    五百架连弩朝堡坞上齐发,弩矢比箭矢的威力更大,这一波箭雨过去,堡坞上登时惨叫声一片。

    “突进,十连射!抛矛!”张辽再次大吼。

    亲卫脚步不停,急冲向前,五百支弩箭一波接着一波,而后又有上千支木矛抛射向堡坞城楼。

    一千五百亲卫营,几乎是在瞬间爆发出了最强打击!犹如暴风烈雨,巨浪狂卷,一波接着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