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志大才疏孔北海
    一万两千兵马浩浩荡荡的从乐安国向北海国开进,张辽今为朝廷所任之青州牧,鲍信也是应他之请而来,这一场救援战自然由他总指挥。?

    他没有用什么战术,就是迅推进,闪电进击。

    不是他轻敌,而是他已向太史慈打探清楚了管亥黄巾军的情况,不过一万五千人,而孔融在都昌城内还有五千兵马,在兵力和战斗力都占优势的情况下,其他什么战术都是多余的,闪电横推就是最好的战术!

    从他们所在地到北海都昌大约有三百里路程,按正常行军需要五天左右,张辽将这个时间压缩到了三天。

    出前,张辽又让士兵将这几日斩获的粮草全部做成馒头、饼子各自随身携带,而后留下三千兵马护送辎重和粮草在后缓慢行进,其余八千士兵则全行军。

    如此行军也是有妙处的,一般而言,越是缓慢的长途行军最容易导致士兵疲劳,消磨士气,所以张辽让士兵加快步伐,日夜兼程,虽然疲累,却一直保持紧张的节奏,士气不减,待接近北海国边境时,再休息一夜,恢复过来,精神正旺,正好作战。

    张辽将时间算的很精准,他和关羽、太史慈带着数百骑兵在前开路,刘备、鲍信、张飞带着大军在后紧跟,行进很是顺利,三日后的黄昏,八千兵马抵达北海国西部边境,而后大军趁夜休息,准备作战。

    当夜,张辽派斥候去都昌打探消息。

    北海国的治所本在剧县,位于北海国的正西方,孔融刚到北海国上任时便与黄巾作战,败于张饶之手,退居到了西南的朱虚县,筑城邑而守,把朱虚县作为了治所,此番管亥带万数黄巾从东莱郡杀来,肆虐北海诸县,孔融便移兵向东,带五千兵马驻守到了都昌,不想与管亥一战而败,不得不退守都昌城中,为管亥所围。

    管亥围困都昌后,一边攻打城池逼迫孔融,一边分兵劫掠诸县,孔融无力阻止。不得不说,孔融在北海国的文治和教化做的很好,但完全不通兵法,无力制约诸贼,屡战屡败,所用名士也是与之舞文弄墨而不论政事,好空谈高论,重仁义礼法,行事随心所欲,但凭所好,导致很多百姓和名士都躲避去了辽东,其中就包括大儒管宁以及他手下的计佐邴原等人。

    将近黎明之时,孔融在县府后院醒来,穿戴整齐,来到前面衙署,郡丞刘献、功曹孙邵、主簿王脩、谷曹掾左丞祖以及王子法、是仪、刘义逊等人皆在,都是神色凝重。

    “战况如何?管亥可曾退去?”孔融不慌不满的开口问道。

    众人看了一眼孔融,这个使君倒是镇定,又自负于才气秉性,立志平定国家的危难,可是擅长文治而不通武功,在文治上置城邑,立学校,表显儒术,荐举贤良,令人心服,但在抵御黄巾贼方面全无手段,实在令他们失望。

    谷曹掾左丞祖开口道:“管亥已经围城半月,城中断粮,将士挨饿,不得不将仓中储存的大枣放给将士充饥。”

    “大枣不错。”孔融悠然道:“甜而美味,可冲作军粮。”

    左丞祖恨铁不成钢的道:“可是仓中大枣不过些许,又能支得几日?”

    “这……”孔融皱起眉头,又松口气道:“管亥远道而来,或许过几日就会退去罢。且取酒来,我等饮酒便是,不可慌张,否则将士会丧失斗志。”

    众人面面相觑,不过他们已经习惯孔融的不着调,都没理他,也没人去取酒,主簿王脩道:“却不知太史慈何时请来援兵,算来他已去了六日,想必援兵不日即来,如今我等只需坚守,切不可失了城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孔融拊掌笑道:“叔治所言甚是,想必援兵不日即来。”

    王脩曾被孔融被推举为孝廉,如今是孔融的主簿,代高密令,此人忠勇而正值,高密人孙氏素来强横任侠,门客多次犯法,贼人进入孙氏门下,吏役无法去捉拿,王脩带领吏役百姓包围了孙氏家,孙氏抗拒防守,吏役百姓畏惧不敢靠近。王脩强行破入,慑服孙氏,令当地横行不法的豪强都惧怕屈服。

    北海国中多有乱贼侵袭,孔融每次有危难,王脩即使是在家里休息归养,没有不马上赶到孔融身边的,为孔融出谋划策,孔融往往倚仗王脩得以免于祸患,因此对王脩很是信任。

    除此之外,孔融身边还有是仪、孙邵等大才,可惜都不能重用,只是摆在那里而已。

    “快取酒来。”孔融再次大叫。

    众掾吏心中沉重。

    ……

    城外,天色蒙蒙亮,管亥已经带大兵在城外准备攻城。

    青州之地,管姓乃大姓,西周之时,武王灭商,封其三弟管叔鲜于管,建立管国,为当时周朝之东方重镇,其后管国灭亡,后人却大多迁徙到齐鲁之地,后裔中最有名的就是管仲,到了后汉,管氏更是开枝散叶,遍布各地,如管宁就是管仲后人,至于管亥,也自称管仲后人,但不可考。

    管亥是东莱郡长广人,黄巾肆虐之时,管亥趁机跟从太平道,带门客三千,更聚拢黄巾上万,占据长广县,还有数个海岛,横行东莱郡,三十万青州黄巾南下兖州后,管亥这上万人的规模成为余下的黄巾之中颇大的一支。

    此番攻打北海国,既是借粮,也为扩大势力。

    此次孔融被困都昌,管亥本可趁机攻打其他诸县,但他志在消灭孔融的兵力,令北海国再无抵抗之力,是以围困都昌县半月,也不曾退却,想要一举消灭孔融。

    他手下这些士兵个个头裹黄巾,兵器杂乱,有戈矛刀剑,还有锄头、铁叉、木棍,甚至很多人头上裹的黄巾都是黄泥涂就的,但却个个士气旺盛,眼里满是狂热,悍不畏死。

    随着鼓声擂动起来,数千黄巾再次攻向都昌城,“管”字大旗下,管亥高坐马上,他身边是一个头裹黄丝锦帛的黑衣青年,正是管亥的侄子管承。

    管承看着都昌,眼里满是凶狠:“叔父,今日便能攻破这都昌城吧?”

    管亥傲然道:“若非孔老儿胆怯,不敢出战,我等早已攻入都昌城。”

    管承道:“孔融空谈无能之辈,若非手下有几个能人,又怎能抵挡叔父。”

    管亥哈哈大笑:“此战过后,北海任我等纵横来去矣。”

    “只是那日曾有人出城,恐是去请援兵了。”管承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管亥摇头:“青州之地,何来援兵?袁绍与公孙瓒在西面争夺,谁又能顾得上孔融,便是来些许兵马也不足为道。”

    说罢,他沉声大喝:“全力攻城,今日定要拿下都昌,杀了孔老儿,粮草金钱任取。”

    “杀啊!”他手下黄巾兵登时个个精神振奋,奋勇前冲。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