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诏令至
    “管亥围城,孔北海求援?”张辽愕然看着匆匆赶来的刘备,

    “正是。”刘备沉声道:“情势紧急,吾已写信告知田楷,当速速前去,不知贤弟……”

    张辽脑海里瞬间闪现出这段历史事件,刘皇叔北海救孔融。

    北海相孔融被管亥带数万黄巾军围困,危急之时托太史慈孤身出城求援于北海相刘备。孔融乃孔子二十世孙,名望极高,闻他求救于己,刘备受宠若惊,立时举兵相救,遂解了北海之围。而孔融又与陶谦交好,刘备因此进入了徐州牧陶谦的视野,此次援救也成为刘备后来做徐州牧的缘由之一。

    不过张辽关心的不是这个事件,他看向了刘备身侧落后两步的陌生青年,相貌英武,卓尔不凡,毫无疑问,这个青年就是太史慈了,也是他此次来青州的挖人目标之一。

    “贤弟?”刘备看张辽发愣,又问了声:“贤弟可一并前去?”

    张辽与鲍信对视了一眼,大笑道:“自当前去,我今领青州牧,讨贼平乱本是分内之事。”

    他如今正愁不知怎么跨过齐国与北海国前去东莱郡,如今倒好,一个最好的理由摆在了面前,为北海相孔融解围,田楷不会阻拦,孔融更不会有异议了。

    正可谓瞌睡送来枕头,张辽又如何不喜?

    “青州牧?”刘备听到张辽的话,却是愕然不解。

    张辽呵呵一笑,忙拉过鲍信:“兄长,此乃济北相鲍信,字允诚,此番来助小弟定乱。”

    鲍信的名望和实力皆在刘备之上,刘备见到张辽身边之人竟然是鲍信,不由一惊,忙抱拳行礼:“平原相刘备见过鲍济北。”

    鲍信抱拳回礼:“刘平原不必多礼,某带八千兵马本助文远讨贼,今日正好一道向北海。”

    “八千兵马?”刘备先是一惊,随即大喜,他与张辽不过四千兵马,本来还有些势单力薄,如今加上鲍信的八千兵马,足以轻易击退管亥,解北海之围。

    刘备身旁的太史慈也露出喜色。

    张辽早已迫不及待,当即下令:“传令,速速整军,一刻之后,急行军,向东……北海进发!”

    “喏!”手下将士立时却做准备,鲍信也传令下去。

    张辽看向了刘备身旁的太史慈,打量了一番,笑道:“敢问这位兄台可是太史子义?”

    太史慈不想眼前这年轻将领竟然一下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不由一惊,当即抱拳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因何认得太史慈?”

    刘备心中也诧异张辽竟认得太史慈,转看太史慈,道:“子义,此乃备之结义兄弟张辽张文远,朝廷所命征北将军、并……”

    不想他的话刚说了一半,史阿匆匆过来,面上犹带惊异之色,递上一卷锦帛:“主公,关中传来天子诏令。”

    刘备、鲍信等人几乎同时看向了张辽手中的锦帛,天子诏令?

    张辽也是一怔,他看了一眼史阿惊异和欣喜的神色,当即打开了诏令,目光一扫,也不由愕然,摇了摇头,将诏书给了刘备。

    刘备整了衣袖,恭谨的接过天子诏令,仔细一看,失声道:“贤弟领青州牧?!”

    张辽叹道:“我先前便得知关中李傕、郭汜算计于我,想要将我发来青州凶险之地,故而赶来青州先查探情况,不想而今诏令果然下达……”

    一旁的鲍信看了一眼,点头道:“果真是天子诏令,令文远兼领青州牧。”

    他曾在大将军府担任骑都尉,却是认得诏令的,上面加盖天子之玺与尚书令印,作假不得。

    刘备身侧的关羽和张飞面面相觑,他们先前还以为张辽在胡说,没想到如今诏令竟然下来了。

    却不知张辽心中也在嘀咕,他让史阿传信给师父贾诩,但不过半日,根本不可能这么快,除非……师父贾诩早就算到了自己到青州之后的窘境,为自己早早做了谋划。

    一念及此,张辽心中既感动又愧疚,他如今也有了地盘,但师父贾诩仍然呆在李傕和郭汜身边,总是不好,只是贾诩坚持,他也无法,只想着寻个机会将师父带回河东或并州,总比长安那乱地要好很多。

    这时,刘备颇是震惊又带着几分感慨的道:“不想贤弟年方弱冠,如今已是征北将军、领并州牧与青州牧了,实在前所未有。”

    他语气中不由带了几分羡慕,说来张辽与他出身差不多,但他奔波半生也不过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平原相,而张辽已经是朝廷所命重臣了,督领二州,恐怕而今天下也只有刘虞有这般权力。

    刘备却没想到,如今的朝廷官吏任命全被李傕和郭汜等人把持,这帮没有政治头脑的家伙哪懂得多少,任命张辽做了如此重职,想的也不过是把张辽往乱地里塞,给他找麻烦。

    “青州、并州,皆是乱地苦差。”张辽摇了摇头,看向刘备:“兄长,而今济南、乐安基本已定,正所谓举贤不避亲仇,我意表奏二哥为济南相,三哥为乐安相,与大哥互为策应,保三郡安宁,则如何?”

    刘备没想到张辽竟然会做出这个选择,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喜色:“如此甚好。”

    张辽点了点头,看向关羽和张飞:“二哥、三哥,文武兼能,方是英才,两位兄长武力不容置疑,足可保郡县安定,只是政事之上还需多听大哥建议,多征辟贤才,安抚百姓,切忌不可扰民。”

    关羽和张飞对视了一眼,此时也不敢言笑,齐齐向张辽抱拳:“谨遵使君之命。”

    张飞又大声道:“四弟,这郡守俺从来还没做过,只能听大哥和四弟的了。”

    张辽沉吟了下,道:“其实为人、领兵、理政,皆是一理,二哥与三个皆是忠义之人,既为郡守,在其位而谋其政,只要有忠于社稷和百姓之心,明察之目,兼听之耳,不怀私心不贪不怠,加上掾吏协助,便可做个好郡守。”

    “好一个忠于社稷与百姓。”刘备不由拊掌而赞:“四弟此言得之。”

    一旁的太史慈本来还感到张辽这个青州牧任人唯亲,但随后听了张辽的这番言语,登时对张辽改观,心中升起敬佩之意,这番话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眼前这个年轻将领不一般。

    他心中正想着,没想到张辽又看向了他:“子义方从辽东归来不久吧?”

    太史慈大为惊愕:“将军怎知?”

    张辽呵呵笑道:“某生平最爱结交豪杰,某这三位兄长便是当世豪杰,某也曾听闻子义大名,箭法无双,年方弱冠,便义助本郡,妙取奏章,因而得罪州里,不得不避居于辽东,不想今日竟能得见。”

    “不想将军竟知太史慈。”

    太史慈神情震惊,他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州牧竟然真将他的来头和底细说个一清二楚,却不知张辽在立足河东后,曾派对他知道的三国名将名臣列出名单,让暗影四处查访,而太史慈就是其中一个。

    张辽看着震惊的太史慈,恳切的道:“而今我为青州牧,安抚州郡,平定黄巾,举步维艰,任重道远,还望子义助我。”

    一旁刘备没想到张辽先开口招揽太史慈了,心中不由暗自后悔。

    “这……”太史慈不想张辽如此直接的招揽,犹豫道:“此番慈特为救孔北海而来,且容慈救了孔北海,报恩之后再做决定。”

    “好!便先救孔北海。”张辽大笑。

    只要到了东莱,太史慈还能逃了他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