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九十章 背后的力量
    关中,长安未央宫尚书台中,太尉周忠愕然的看着下面的尚书贾诩。

    一个月前,原太尉皇甫嵩因天象异常被策免,周忠代之为太尉,更录尚书事,掌管尚书台。不过名义上是录尚书事,实际上一切还是听李傕和郭汜的。

    “贾尚书。”周忠执拿着一份奏表,惊愕的道:“文远……征北将军竟表奏犬子为中山太守,这如何使得?”

    贾诩声音平和:“征北将军素来识人,既是他表奏,周公子自能当之。”

    “此表若呈报车骑将军,恐……”周忠神情无奈,他此时心中是又喜又忧,喜的是知道自己的长子一切无恙,而且还得到张辽重用,忧的是李傕与郭汜会怎么想,谁都知道李傕郭汜很是仇恨张辽。

    贾诩声音依旧平和:“周公勿忧,此事诩会禀报车骑将军。”

    “如此多谢文和了。”周忠神情一松,谁到知道李傕和郭汜最听贾诩的话。

    贾诩突然道:“周公,使征北将军领青州牧如何?”

    “啊?”周忠不由一惊,面色顿变:“青州黄巾肆虐,如何使得,不妥,不妥,征北将军与朝廷有功,不可如此薄待于他。”

    对于官职的任命有很精准的用词,擢、迁、领等各自代表的意思不同,所谓领青州牧,就是不改变张辽如今的征北将军和并州牧,让他兼领青州牧。

    不过青州自中平元年以来就是黄巾重灾区,难以收拾,朝臣都不愿意去那里,因为那里的官吏常被黄巾袭杀,是九死一生,被任命到那里的官吏都是被发配的,汝当初的孔融,就是因为反对董卓废帝被发配去了青州做北海相。

    张辽如今为征北将军、并州牧,让他再领青州牧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是累赘。

    贾诩目光低垂:“征北将军如今已经身在青州,需名正言顺……”

    周忠身躯一震,他震惊的不仅是张辽竟然去了青州,更震惊的是贾诩竟然知道张辽的行踪,这意味着什么?贾诩竟然是张辽的人!

    他心中登时兴奋起来!再看贾诩立时感到亲近了很多,只是一想到李傕郭汜对张辽的仇恨,不由忧虑道:“只恐车骑将军反对,终是无用。”

    贾诩道:“此事吾自会向车骑将军进言,若他询问周公,还望相助一言。”

    “好!文和尽可放心。”周忠当即应下。

    贾诩又道:“此事还需保密。”

    “吾自是省得。”周忠神色肃然。

    李傕正邀郭汜在府中畅饮,突然听人报知贾诩过来,急忙与郭汜起身相迎。他二人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掌控朝廷智慧有所不及,很是倚重贾诩,便如董卓当初倚重李儒一般,二人跟随董卓,一切都是效仿董卓行事。

    “哈哈,天寒地冻,文和快来饮酒一杯。”李傕和郭汜将贾诩迎了进来。

    贾诩严谨的行了一礼,坐下之后,将奏表交予李傕:“将军,此并州牧张辽之奏表。”

    李傕和郭汜登时面色一变,李傕接过之后一看,一口否决:“凡张辽之奏表,一律不应。”

    贾诩叹道:“若是不应,只恐张辽暴怒之下,又来攻打长安。”

    李傕和郭汜面色再变,想到当初长安大战,二人便心中打鼓,李傕恨得咬牙切齿:“难不成便应了他?”

    郭汜突然道:“这周旷莫非是周忠之子?”

    李傕色变,看向贾诩:“莫非周忠勾结张辽不成?”

    贾诩摇头道:“周太尉反对此奏表,中山太乱,公孙瓒与袁绍正在征战,他恐周公子见害。”

    李傕和郭汜闻言,不由神情一缓,李傕又皱眉道:“张辽为何要表奏周忠之子?”

    贾诩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或许张辽听闻将军重用周忠,更录尚书事,此举是想拉拢周忠,不过显然不得周忠喜欢,是画蛇添足也。”

    “不想张辽也有失策之时。”李傕和郭汜不由哈哈大笑。

    李傕道:“如此,我等便驳回此表,结好周忠。”

    贾诩摇头道:“不若许之,周忠必恨张辽多事。”

    李傕眼睛一亮,拍着案台,连连大笑:“此举甚妙,此举甚妙!”

    这时郭汜又道:“却不知那张辽在并州如何?”

    并州距长安道路遥远,中间又被左冯翊和河东郡阻隔,是以李傕和郭汜也不知道张辽在并州的情形。

    贾诩道:“并州已乱数十年,北有鲜卑,内有匈奴,东有黑山,南有白波,西有羌族,反复叛乱,四处劫掠,朝廷数十年未能平之,张辽在并州岂能安然,他若有功,早已上报请功,如今迟迟未见奏报,显然诸事不顺。”

    李傕和郭汜不由大笑。

    郭汜又拍案道:“只恨不能亲自杀了这张辽。”

    贾诩目光低垂:“将军若要为难张辽,倒也简单。”

    “哦?”李傕忙道:“不知文和有何妙计?”

    贾诩道:“不知将军还记得初平元年董公在雒阳与关东群贼大战乎?”

    李傕道:“怎能不记得,那一战凶恶之极,吾未曾料到关东群贼竟有此战力,飞熊骑遭到重创,着实可恨。”

    贾诩道:“如此,将军可还记得,关东群贼初时是迟迟不进,但自张辽在战场上自报姓名后,十数万关东兵登时疯狂如虎,才致董公大败。”

    “不错。”郭汜恨声道:“那次战败皆怪张辽,却不知他如何与关东群贼结下大仇。”

    贾诩淡淡的道:“不论他如何结仇,关东群贼仇恨他是事实,关东州郡又数青州最乱最凶险,袁绍和公孙瓒都自任了青州刺史,何不如让张辽领了青州牧,引来关东群贼新仇旧恨,围攻于他,此谓驱虎吞狼也。张辽若去青州,则关中可安,一旦张辽身死,将军更可拱手得到左冯翊与河东郡。”

    “青州牧?”李傕先是一愣,又听了贾诩的驱虎吞狼之计,不由大笑:“好计!好计!”

    郭汜却道:“月前便让刘表做了荆州牧、陶谦做了徐州牧,区区青州牧,没什么用处,让张辽领了也不算什么,但如今朝廷政令难出关东……”

    贾诩淡淡的道:“将军只需将张辽任青州牧传于关东,再责令张辽前往青州,关东群贼自会攻之。”

    这时李傕沉吟道:“如此免了张辽的并州牧则如何?”

    贾诩摇头道:“并州、青州,皆天下最乱之地也,张辽领之,更增负担,若那边出事,便可责之。而将军如此重用张辽,他人不知究竟,反会赞将军襟怀气魄,可谓一举双得。”

    “好!便让张辽领了那青州牧,可速速让周太尉拟诏书!”

    李傕和郭汜大笑,实在是对他们而言,关东太过遥远,鞭长莫及,让张辽做青州牧,不过是又给诏令的事,能让张辽招惹麻烦,他们很是乐意。

    贾诩看到李傕和郭汜应下,心中松了口气。

    这件事并不是张辽提出来的,而是贾诩主动谋划的。

    他在听到张辽去了青州之后,就立时生了这个想法,因为张辽如今是并州牧,擅离并州进入青州是逾矩的,若是让杨定等人得知,必然大肆弹劾,于张辽名声会极为不利。

    如果张辽是要做李傕郭汜这样的权臣,名声倒无所谓,但张辽显然不是如此,所以名声便极为重要了。

    贾诩便索性谋划,让张辽领了青州牧,名正言顺的在青州闯荡一番。

    张辽虽然没对他说过自己的想法,但贾诩何许人也,从张辽的发展轨迹上,就判断出了他的战略意图,据关凉,连幽并,吞青徐,眼下并州已定,张辽若是再取了青州,那无论是夹击幽州还是冀州,都极为有利。

    贾诩相信这个弟子的能力,便默默的在后方为他营造有利的条件。

    如今的大汉虽然名义上还是大汉,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关东烽烟四起,关西乱成一团。

    李傕、郭汜哪里懂得政事,执政之后的行为比之董卓还不如,官吏变动比董卓在时更加频繁,而且李傕、郭汜纵兵四处劫掠百姓,如今长安城、京兆尹和右扶风的百姓都趁夜偷偷逃到了左冯翊,朝廷能掌控的百姓越来越少。李傕郭汜不得不派兵南下武关,去南阳和豫州一带劫掠。

    关中朝廷被李傕郭汜等人搞的如此乌烟瘴气,满目疮痍,贾诩心中是有愧疚的,他知道自己的名声已经坏了,他只能期待弟子能够多做一些,挽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