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粮草问题
    几人一直谈了大半夜,直到快天亮时才停了下来。天籁小说

    张辽不知刘备三人有没有睡着,但他却没有睡着,心中一直在思虑青州之事。

    他来青州这个时间巧的很,三十万青州兵刚刚离开青州进入兖州,被曹操收降。

    三十万兵源对诸侯而言,确实是个大助力,但张辽并不可惜。

    一来他并不缺兵源,尤其是在收编了数十万南匈奴后,而且兵力并不是越多越好,太多的兵力只会消耗元气,张辽行的是精兵战略,如今手下兵力一直在控制,并州还有很多强壮的胡人只是作为预备兵而已。

    二来这三十万青州黄巾离开青州被曹操收编后,正好让他趁虚而入,掌控青州的阻力会小很多,建也会相对容易,所以张辽很是庆幸将这个包袱丢给了曹操,毕竟只有曾担任济南相的曹操有这个优势,换作他一时间也很难招抚这些宗教兵。

    三来三十万青州兵离境后,虽然十室九空,人烟稀薄,但青州离了黄巾也不缺乏人口,近百万的人口在这数年之间都迁徙到了幽州和辽东,只要自己将青州治理好,他们还会回来的,而回来的这些百姓会更加珍惜太平,不易作乱。

    不过虽然阻力去了很多,但眼下掌控青州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听刘备所说,青州黄巾的主力离开后,青州仍有很多小股黄巾,或占据郡县,或啸聚山林,或占据海岛,很是难缠。

    而且青州各地有很多太平道的神坛,很多百姓成为太平道的信徒,每日诵经,祈求托难,太平道在这一片地方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

    其实太平道的教义是好的,导人向善,追求人人平等,天下太平。

    但他们只是提出不切合实际的空想,没有系统完善的治国方略,凭借信仰维系,缺乏理性,只是杀官杀富,而且实质上也没有所谓的平等,因为宗教中的地位等级是很明显的,要膜拜神,膜拜大贤良师,哪来的平等。

    何况太平道的教义也比较狭隘极端,排斥其他信仰,聚拢数十万黄巾兵,只将信仰太平道的百姓当作兄弟,所过之处,只要不是信仰太平道的百姓,都会被劫掠一空。

    这才是青州最主要的问题,是恶性循环,黄巾军的壮大是通过劫掠,而劫掠则使寻常百姓无家可归,无以为生,走投无路,只能加入黄巾,同样通过劫掠其他人来生存,如此一来,只会越滚越大,而百姓也在劫掠中失去了本性,匪性汹涌。

    所以要打开局面,必须双管齐下,先占据一方,在军事上抵御黄巾,保护百姓免受侵扰,在经济上展农业,令百姓安居乐业,并招纳流民,招抚误入黄巾期望安定的百姓来投靠,从根基上缓缓抽丝剥茧,消除黄巾军壮大的基础。

    当然,在青州这个乱地,一切的基础还是军事力量,必须有足够的防御和打击力量,才能保护农业展,保护一方安定。

    不过眼下一切还是谋划,起家之时,先军队的粮草就是个大问题。

    这一点张辽早考虑过,所以他此行青州只带了两千精兵,其中骑兵只有五百,既是为了不引人注意,因为大股骑兵进入青州很容易引起袁绍和公孙瓒的警惕,同样也是为了防止兵力和战马过多消耗粮草,尤其是战马,消耗粮草比士兵更要厉害,战马只吃草料是没有耐力的,需要吃豆料。

    但即便只带了两千兵马,还是需要粮草的,自己初来青州,是无本之木,如果一上来就向本就举步维艰的百姓征粮,只会引起百姓反抗,起步更加艰难。

    但没有粮草,自己的军队别说打了,连生存都成问题。

    刘备的粮草是从田楷那里要来的,田楷不可能给自己粮草,自己也不能依靠刘备,毕竟刘备也不是大户,比较艰难,只能另想办法了。

    天亮之后,张辽在郡守府匆匆用过早餐,拒绝了张飞的邀战,回到刘备昨日为他安置的宅院中。

    一进院子,就有一个绝色貌美的女子便迎了上来:“将军,饭已做好,可要用早餐?”

    “吃,怎么不吃。”张辽摸了摸鼻子:“郡府的饭太难吃,这不是回来尝尝你的手艺。”

    女子抿嘴而笑,妩媚动人,全然一个祸水级女子,正是貂蝉。

    自上次在井陉道遇袭后,身在并州的唐婉、蔡琰几女后怕不已,传信过来说是要把古采英派过来保护张辽,却被张辽回信拒绝,他毕竟有勇力在身,不同于几女没有自保能力,古采英还是保护内眷最好,既方便又安全,换做其他人张辽也不放心。

    没想到数日之后,貂蝉就来了,带了唐婉几女的一封信,这一次几女没和他商量,就派来了貂蝉,貂蝉的天资确实很不错,剑术已经仅次于古采英,几女安排她在张辽身边,一是保护,一就是照顾了。

    貂蝉的厨艺很不错,得了尹氏真传,如今几女吃惯了张辽明的新美食,对于原本的食物再也吃不惯了,也怕张辽在外受屈,就让貂蝉给张辽做饭。

    张辽此次来青州,本想将貂蝉留在中山,没想到貂蝉竟是个刚烈的女子,得了师父和主母吩咐,誓死也要跟着张辽,否则就要自杀。

    张辽无奈之下只能带上了她,不过带上之后,现确实方便很多,自己再也不必为寻常小事操心了,女子的细心确实是男人不能比的。

    而且说来奇怪,此次同样随行的虎牙和小金雕都能让貂蝉喂,这倒是省去了张辽很多功夫。

    “昨夜休息得如何?可还习惯?”

    张辽一边吃饭,一边接过貂蝉递来的温酒,随口问了句。

    “嗯,将军放心,妾身都能习惯的。”貂蝉乖巧的点了点头。

    吃了饭,貂蝉给张辽又梳了头,洗漱了一番,张辽正要出去寻找此次随行的赵戬和几个将领,外面就传来一声大吼:“召虎!召虎!”

    我去!张辽忍不住想要拍脑袋,这才多大一会,张飞就找上门来了,这厮除了比武,估计就没其他事。他为了身份保密,所以在青州用了张召虎的名字,昨夜便让张飞等人改了称呼。

    听到张飞的大嗓门,张辽还没应声,张飞和关羽进了院子,来到堂屋。貂蝉来不及退下,二人登时看到了貂蝉,不由一呆。

    貂蝉的绝色的确是男人难以拒绝的,当然,张辽自诩自己还是有点抵抗力的。

    “好召虎!俺道汝为何急着回来,原来是金屋藏娇,着急着见这女人。”张飞的嗓门一如既往的大。

    貂蝉俏脸微红,朝二人行了一礼:“妾身貂蝉,见过二位将军。”

    关羽点了点头,张飞却大声道:“召虎,大哥常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四弟不能为了女人罔顾兄弟情义啊,快出去比试一番。”

    “好一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张辽咧了咧嘴,嘿嘿笑道:“其实二哥理解错了大哥的话。”

    张飞一愣:“此话怎讲?”

    张辽呵呵笑道:“从来只见过断手断足的残疾人,却很少见过脱了衣服在外跑的。”

    咯!貂蝉忍不住笑了声,急忙低头退了下去。

    张飞不由目瞪口呆,关羽摸着长髯的手也僵在那里。

    张辽见状,不由哈哈大笑:“走,我带几个兵,咱们去军营里转转。”

    张飞眼睛一亮:“如此甚好,多带些兵,到了军营比个高低,看看名震天下的张……召虎带的兵到底有多厉害,可能抵得过俺的兵。”

    张辽呵呵一笑,当即叫了史阿,带上随行的牧寒、郝昭几个将领和二百亲卫,难得遇到关羽、张飞这等猛将,也让手下士兵长长见识,这对他们的成长是很有裨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