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平原
    海岱惟青州,潍、淄其道,厥土白坟,海滨广斥。厥贡盐絺,海物惟错。

    《尚书?禹贡》中的这句话道出了青州的地界和特色,东至大海,西到泰山,地为肥沃白壤,海边有广阔的盐碱地,进贡的物品是盐、细葛布和多种海产品。

    青州自古以来就是文化中心,春秋之时齐国为东方第一大国,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有“冠带衣履天下”的美誉,战国之时齐威王在这里创建了稷下学宫,成为百家争鸣的核心之地。

    但自中平元年黄巾作乱以来,这里成为黄巾肆虐的重灾区,加上天灾连连,十年来,数十万黄巾军如同蝗虫过境,一遍又一遍摧残着青州这片大地,官吏死亡、百姓不敢耕种,或是加入黄巾,或是四处逃散,导致土地荒芜、青黄不接,饿殍无数,白骨遍野。

    关东诸侯开始倾轧后,袁绍和公孙瓒将冀州侧翼的青州开辟成第二战场,公孙瓒任命田楷为青州刺史、单经为兖州刺史,屯驻在青州平原国、齐国一带,而袁绍以臧洪为青州刺史,又派长子袁谭为都督,与田楷和单经在这里展开征战,东面的北海相孔融也与公孙瓒和袁术结盟、加上徐州的陶谦,与袁绍、曹操和袁术争斗其间,以致青州更是满目疮痍。

    青州有五国一郡,平原国、济南国、乐安国、齐国、北海国和东莱郡,共六十五县,诸多郡县大多失控,多为黄巾、宗贼、山贼和海贼占据。

    平原国位于青州最西面,西与冀州清河国交界,北与冀州渤海郡交界,南与兖州东郡和泰山郡交界。

    此时平原国郡府内,正当壮年的平原相刘备正在处理政事,他当初在讨伐董卓失败后,就去北上去投靠同门师兄公孙瓒,被表为别部司马,初平二年公孙瓒与袁绍爆发大战后,刘备被派来青州,跟随青州刺史田楷从侧翼对抗袁绍,因累次建立功勋而升为试守平原县县令,半年前领平原国相,算是两千石大员了。

    刘备对于平原很熟悉,他在讨伐董卓之前就曾在平原国辖下的高唐县先后担任高唐尉、高唐令,此番担任平原相可谓游刃有余,外有关张抵御贼寇,内则乐善好施,即使不是身为士人的普通百姓,都可与他同席而坐,同簋而食,不会有所拣择,所以刘备在平原国深得人心。

    但随着公孙瓒在冀州败北,退入幽州,刘备没有了后援,处境也尴尬起来,他虽然是平原相,但手下也不过三千兵马,而且在名义上受青州刺史田楷管制,与袁绍和曹操动辄数万兵马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如今田楷与袁绍的兵马作战已有两年,互有胜负,但粮草后继无力,田楷和袁绍兵马已经开始纵兵互相抢掠对方百姓,刘备纵然不认同此举,却也说不得什么,只能保平原国安定。

    唯一可虑的是,公孙瓒节节败退,他这个平原相还不知道能做多久,好不容易有个根据地,刘备很是珍惜。

    时近黄昏,处理完公事,刘备刚起身,忽然外面一个声音大吼:“大哥,大哥,看谁来了!看谁来了!”

    刘备一听就知道是张飞的大嗓门,他知道这个三弟向来性急,不紧不慢的整理了衣服。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近,张飞和关羽二人大步进来,他们却还带着一个人,刘备一看到这个人,不由失声道:“文远!”

    跟随关羽和张飞进来的正是张辽,他呵呵笑道:“兄长,别来无恙?”

    “贤弟,汝……汝怎会来此地?”刘备神情愕然,又惊又喜。

    张飞哈哈笑道:“四弟此番要在青州闯荡一番了,我兄弟正好戮力同心打袁绍。”

    关羽在一旁抚着长须,神情也颇是欢喜。

    “快到后院。”刘备当即拉着张辽便去郡府后院。

    后院是家眷居住之处,刘备在平原娶了个妻子,是个不错的女子,登堂见过张辽后便退下了,留下两个丫鬟为四人斟酒。

    四人把酒畅谈,刘备最大,自然坐在上座,大略谈了自己三兄弟离开雒阳后的情形,又问张辽:“贤弟如今官居何职?因何来青州之地?”

    张辽大致说了自己在河东和关中之事,包括董卓身死的前后情由,当然也有很多隐瞒的,不过即便如此,他的离奇经历仍是令刘关张三兄弟大是愕然,连关羽的丹凤眼也瞪开了,长须掐断了好几绺。

    刘备当即便起身作礼道:“不想贤弟已是天子亲命的并州牧、征北将军,备失礼了。”

    他虽然是平原相,但毕竟是公孙瓒任命的,名不正言不顺,比之张辽的天子任命差远了,更何况张辽的征北将军地位犹在公孙瓒之上。

    张辽一把刘备他扶住,放在上座,哈哈笑道:“什么征北将军,什么并州牧,在兄弟面前都是浮云,我们只论情义,理他什么狗屁将军。”

    “哈哈!”张飞拍着张辽肩膀大声道:“四弟此言说到了俺心里,本就该如此,喝酒,喝酒,一会再比试一场。”

    “刚才不是刚比过一场,喝酒,喝酒。”张辽连连摆手。

    关羽眯着眼睛:“四弟重情重义,真我辈中人。”

    “贤弟。”刘备又问道:“贤弟既任并州牧,征北将军,却因何来这青州?”

    关张二人也都看向张辽,他们对张辽的来意也很好奇。

    张辽咧了咧嘴,叹道:“小弟是被袁绍那厮欺负了,本是去中山借粮,不想在井陉道中被袁绍埋伏,九死一生,心中不忿,但在冀州又打不过袁绍,便来摸来青州报仇,从侧翼捅袁绍一刀,让他没那么舒坦。”

    听到这个理由,张飞哈哈大笑,刘备和关羽却有些发懵,好一会刘备才道:“贤弟离开并州,却不怕并州……”

    张辽摆摆手:“小弟在并州时也是将事务交给僚属去做,在不在并州都一样,趁机来青州玩玩,倒也不错。”

    刘备又呆了呆,只能苦笑着摇摇头:“为兄做个平原相,都忙的不可开交,贤弟倒是自在。”

    “我那是懒。”张辽咧嘴笑了笑,随口找了个借口。

    张辽的理由让张飞更是大笑,连刘备和关羽也不由莞尔。

    事实上张辽是不想打击刘备,他如今手下文有荀彧、荀攸、审配、沮授、袁基、杜畿、张既等一众能吏,武有赵云、典韦、高顺、张郃、徐荣等一众猛将,哪是刘备这个光杆司令能比的,垂拱而治也是需要人才和底气的。

    他只说了自己的官职,并没有说手下有多少人,在人才和兵力方面,他如今在诸侯中绝对是第一的,不过他志在改变陈旧,推行新政令,而且大多兵力都在对抗异族和李傕郭汜,所以看起来才显不出什么。如果他真的不顾一切,将所有兵力集中起来,足以横推任何一个诸侯!

    不过刘备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张辽当即又道:“小弟来此也是无奈,可谓公私兼顾,袁绍出身汝南袁氏,门生故吏满天下,他如今坐拥冀州,又打败了公孙瓒,势力日益坐大,兵锋不可阻挡,一旦夺取了青州与幽州,迟早要向西威胁到并州,故而小弟才来青州,想与三位兄长联合,寻机狠狠的打袁绍一番,保住青州,让袁绍无暇他顾。”

    “嗯。”刘备这才信了张辽的话,笑道:“如此甚好,如今袁绍势大,贤弟此来,正好保住青州。”

    张辽点了点头,道:“要保青州也大为不易,如今公孙瓒败于袁绍之手,而兖州牧曹操刚收降了三十万青州兵,整编之后,也有五六万,势力大涨,他本与袁绍一体,此消彼长,若是曹操顺势向南击败了袁术再,向东击败了陶谦,青州也迟早沦为他和袁绍的口食,不可不远虑也。”

    刘备神色凝重起来,他虽然心怀大志,也善于用人,但出道以来一直是四处奔波,手下也没有什么谋士能人,此番只是直觉的感到危机,但还从来没有从这种天下大局中分析形势,此时一听张辽所说,登时感到了自身所处形势的严峻,不由沉声道:“贤弟有何计议?”

    张辽呵呵笑道:“兄长还守这平原,小弟向东取济南、千乘,暗中发展,互为犄角,同进同退。”

    刘备点了点头,又沉吟道:“济南、千乘之地多有黄巾与宗贼,不易图之,贤弟还要避开齐地,免得与田楷冲突。”

    “这个自然,小弟只是一番尝试,成与不成还是两说。”张辽笑道:“到时候说不得还需二哥与三哥相助。”

    “这个自然。”刘备应道。

    关羽点了点头:“我兄弟自是同进同退,福祸与共。”

    张飞更是哈哈大笑:“俺早就闷得慌了,偏偏大哥有许多顾忌,四弟要打时至说一声,俺定然去杀一条血路出来。”

    “如此,多谢三位兄长。”张辽举杯相敬,有张飞和关羽相助,他在青州的谋划会更加容易。

    又饮了两杯,关羽终是忍不住问道:“四弟,汝在河东为太守,可曾见过……”

    看这个一向冷傲的大汉神情忐忑的样子,张辽大笑:“这个自然,小弟到任河东太守后,先杀了几个刺头,第二件事既是去解县见了嫂夫人和侄儿。”

    “他们如何?”关羽的声音发颤。

    张辽笑道:“兄长尽可放心,小弟去时,倒是有个吕义要找麻烦,小弟一刀剁了他,然后在安邑为嫂夫人置办了一处宅院,买了几个丫鬟侍奉,又将侄儿入了学堂,跟着大儒司马徽学文,跟着小弟学武,他日又是一个文武皆能的大才,说不定还要在兄长之上哪。”

    关羽虎躯微颤,朝张辽深深一拜:“多谢贤弟。”

    张辽一把扶起来关羽,摇头道:“这就见外了,我等乃兄弟,情同手足,小弟侥幸做了河东太守,岂能不照顾嫂子和侄儿!”

    关羽不言,却再次一礼。

    这时刘备举杯道:“贤弟所言不差,只是为兄无能,奔波十余载一无所成,乃使二位贤弟受屈,实在是……”

    关羽和张飞忙道:“大哥何出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