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天子使节
    “哈哈,赵伯父远道而来,张辽有失远迎。 .更新最快”

    中山郡府,张辽带着周晖亲自在府外大笑着迎了一行人,当先一人是个年过六旬、精神矍铄的老者,正是天子使节赵岐。

    赵岐如今任九卿之一的太仆,与太傅马日一道被派来关东安抚诸侯,马日去了南面袁术所在,而赵岐则来了北面劝和袁绍和公孙瓒。

    赵岐看到张辽,脸上也露出笑意:“文远别来无恙?”

    张辽上前搀住他:“伯父一路风尘困顿,先到府中饮茶,再叙别情。”

    他又看向赵岐身侧一个相貌俊朗的中年人,呵呵笑道:“叔茂兄,许久不见。”

    中年人这中年人是赵岐的侄子赵戬,曾担任尚书,典选举,性格正直,当初多次违逆董卓之意,王允死后又不顾生死为王允收尸,张辽对他颇是佩服。

    赵戬脸上露出笑容:“文远,河东治理的很不错,我与叔父经过时,百姓无不称道伏虎太守张使君。”

    “叔茂兄过誉了,只是为百姓做了分内之事而已。”张辽哈哈大笑,指着一旁的周晖道:“此周太尉之子周晖。”

    赵戬又与周晖见礼,至于赵岐,却与周晖的父亲太尉周忠是同辈。

    一行人进了府中,周晖早安排了酒宴接待。

    一来赵岐身份不一般,是朝廷使节,代表着天子巡守。

    二来张辽与赵岐关系也很不错,赵岐年轻时曾是胡广的门生,而胡广又是蔡邕的师傅,赵岐又精通经学与作画,因而在关中之时,赵岐与蔡邕来往很多,时常切磋。那时张辽也常在蔡府,蔡邕将他介绍给了赵岐,一来二去,二人也熟悉了。

    更重要的是,在李郭汜之乱时,张辽不但痛击李郭汜乱军,更将朝中大臣的家眷几乎全部救到了左冯翊,其中就有赵岐的家眷,包括赵戬,他们对张辽也很是感激,交情自然不浅。

    可以说,张辽当初救走朝臣家眷就是一大妙招,如今朝中大臣大多家眷都在左冯翊,他们也不接回去,因为长安太危险,放在左冯翊反而安全,这样一来,这些朝臣自然对张辽都有感激之心,同样也不敢过于得罪张辽,因为他们的家眷在张辽手中。李郭汜也察觉了这一点,曾数度索要朝臣家眷,都被徐荣打了回去。

    此次赵岐前来,自然是被袁绍鼓动,但袁绍不知关中情形,却低估了张辽在关中的影响力,以及与众朝臣的微妙关系。所用计策不错,却用错了对象。

    郡守府中,推杯换盏,气氛热闹,张辽几番话将赵岐说的畅快大笑。

    席间赵岐谈到关中朝廷情形,连连叹气,只道李、郭汜跋扈,胡兵劫掠百姓,长安城几乎没有多少居民了。

    谈到河东,赵岐和赵戬叔侄皆是兴致大起,河东的气象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他们一路东行,在左冯翊本已惊讶那里的安定祥和,但到了河东才知道左冯翊不过是起步。

    叔侄二人专门在河东书院、新建城池和各地学堂走了一遭,处处感到的是一股盛世气象,比之关中和长安要强出百倍,完全是一处世外桃源,而河东百姓称道的皆是张辽。

    再往关东,到了冀州、兖州,沿途看到处处战乱破败的惨象,巨大的反差让他们对河东更是向往,连带着对张辽这个后辈小子也敬佩起来。

    无他,一切以政绩说话。

    酒过三巡,赵岐才提起了袁绍的责问,又劝道:“文远,汝为并州牧,来冀州确实不合规矩。”

    “哎!”张辽长叹一声,摆出一副冤屈和无奈的神情:“小子年前在并州平定了境内胡人,将他们编户入坊。”

    “平定了南匈奴?”赵岐大为震惊:“文远果真如此乎?”

    “不敢欺瞒。”张辽肃然道。

    赵岐愣了半晌,起身举酒道:“文远功在社稷,吾当向天子表奏请赏。”

    张辽呵呵一笑:“说来小子能平定胡人,颇受伯父《御寇论》启发。”

    “咳咳,好一个张文远。”赵岐呛了口酒,不由大笑,神情畅快。

    却是张辽不经意给他拍了个马屁,赵岐在二十七年前就曾担任过并州刺史,当是也是正逢南匈奴、乌桓、鲜卑扰边,赵岐到任后查看情形,出了一份抵御边寇的策略,正要上奏朝廷,就遭到党锢之祸,后来他自己将守边策略整理成了御寇论,他时常以当初未能安定并州为憾,如今张辽这个马屁一下子拍在了正处,令老头大为欢喜。

    他细细询问了张辽平定南匈奴的情形,一旁赵戬也听得入迷,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时辰。

    张辽才接着前面赵岐的问询,道:“胡人编户入坊后,过冬粮食便成了问题,小子与中山几个商人颇有交情,便来借粮,不想在井陉道中,竟然遭到了袁绍的重兵埋伏,小子所带亲卫死伤过半,自己也是身上多处受伤,九死一生,险些见不到伯父了。”

    赵岐色变道:“果真如此?”

    张辽拉开手臂几处伤口,道:“此事常山路人皆知,袁绍也折损了不少兵马。”

    赵岐沉默了许久,才长叹道:“袁本初出身大家,不想竟也如此,袭击朝廷将军,实是大逆之罪。”

    张辽哼道:“他何止大逆,当初要与韩文节另立刘幽州为帝,只是刘幽州忠于汉室,以远走塞外逼迫,袁绍才作罢,他心中何有天子与朝廷。”

    赵岐神色黯淡:“天子长思还都关东,只是老夫一路所见,关东人心早已大变,王子师当初寄重望与关东,是失策矣。”

    张辽也叹了口气:“我为征北将军,并州南匈奴稍定,便思应对北面鲜卑与乌桓,而常山、中山与乌桓、鲜卑交界,亦是边地,可与并州互为犄角,且幽州、冀州日乱,吾据此处,亦思定乱安民耳。”

    赵岐露出欣慰之色:“吾观河东,便服文远之能,之德,之爱人,此事老夫不再多提,只望文远能安定一方,爱惜百姓,抵御外寇,为社稷效力。”

    “敢不尽力!”张辽肃然抱拳,又看了看一旁的赵戬,道:“伯父,叔茂兄才识过人,小子只是缺乏得力之人,可否将叔茂兄借予小弟一用?”

    赵岐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大喜之色:“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当即转头看向侄子赵戬,肃然道:“叔茂,汝日后便留在文远身边助他,定要尽心竭力,助他安抚郡县。”

    如今关中朝廷混乱,赵戬为王允收尸又得罪李郭汜,赵岐此番出使关东带上侄子,本就有让他躲难之意,更不乏为他寻个前程,如今能到张辽麾下,自然大好。

    “尊叔父之命。”赵戬俊朗的脸上也露出喜色,向叔父作了一礼,又朝张辽礼道:“赵戬见过将军,愿任将军驱驰。”

    张辽哈哈大笑,忙扶起赵戬道:“从今日起,汝便是我的别驾。”

    赵岐登时晓得合不拢嘴,拉过侄子,再次教导起来。

    别驾与治中在州牧府中地位最高,原本的别驾张既被张辽任为常山相,如今赵戬过来,正好补缺,可为心腹,叔侄二人怎能不喜。

    赵戬曾任尚书,能力自然不差,是个大人才,历史上他客居荆州,曹操破了荆州见到他时也曾叹相见恨晚,只是他的前半生太过坎坷。

    如今张辽既得了大才,又结好了天子使节赵岐,可谓一举双得。

    事实上,他对赵岐的心思和赵戬的处境也看的很准,才敢提出来这个想法,果然皆大欢喜。

    如果袁绍知道这个结果,恐怕还要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