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八十四章 飞燕北来
    甄府一处厅堂中,甄俨让两个丫鬟上了热茶后小心退下,屋子里只剩下了张辽一个人,赵云和郭嘉都被留在了酒宴上。 .更新最快

    张辽独自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飘飞的雪花,微微失神。

    年前留守的褚定等黑山军叛乱,张辽还没来得及处理,叛乱的黑山军就死在了战场上,麴义的刀下。

    平定中山、常山之后,张辽亲自给在关中左冯翊的张燕写了封信,大致的说了情况,着他尽快赶来常山。

    黑山军的叛乱,让张辽知道太行山地区并不是那么容易掌控,如果他已经掌控了冀州,倒也不怕,关键是如今冀州在袁绍手中,而太行山正好处于冀州与并州数百里交界线,所以这一块地区变得关键,如果能完全掌控,那他在与袁绍对峙中就完全占据了优势。

    当初自己收降了张燕,将他的大多黑山旧部迁入上党和太原,留下五千人守在这里,本就是为了防止这一块地区被他人占据,没想到他们竟然丝毫不顾及张燕,叛变了。

    如今对于太行山地区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了,尤其是当初自己只收了活动在北太行的张燕,还有活动在南太行的于毒等黑山军,也有十余万人马,数十万家眷,这股势力他还是想尽快掌控,不然在中原内乱中消耗干净或便宜袁绍那就可惜了。

    所以他调来了张燕。

    张辽正在思索,这时外面传来史阿的声音:“主公,张中郎来了。”

    他快步去打开门,却见一人跪在门前,身上没有披戴甲胄,衣裳上犹自有不少雪,正是中郎将张燕,只是此时的他全然没了当初在黑山初见时的风采,容颜颓废沧桑,显然此次事情对他打击很大。褚定是他的从弟,此次叛乱,无疑是从张燕背后捅了一刀,只因张燕还在张辽手下,他们在外叛乱,从常理来讲,张燕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

    “主公,张燕前来请罪,请主公责罚。”张燕伏拜在地,双手高举中郎将绶带符令,声音沉重,

    “飞燕快起。”张辽两步上前,扶起张燕,接过他手中绶带符令,亲自将绶带符令又系在了张燕腰上,和声道:“黑山叛乱,汝在关中,何罪之有?外面寒冷,且进屋说话。”

    张燕看到张辽亲自给他又系上绶带,险些落下泪来,他一路赶来,本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没想到张辽竟然如此待他,他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了。

    要知道,他的从弟此次叛乱,不止将他置于必死之地,更险些害死了张辽,他已经从史阿口中得知,张辽此次实在是九死一生。

    进到屋里,张燕再次下拜:“请主公降罪!”

    张辽再次扶起他:“莫要如此,此次召汝前来,并非问罪,乃有重担相托,不知飞燕可愿助我?”

    “末将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万死不辞!”张燕大声道。

    张辽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此次褚定之事,也是我大意,管束不力,乃至于此。”

    “主公……”张燕哽咽不能语:“是……是末将之过。”

    张辽摆摆手:“我并非虚假之辞,将士叛乱,是军队治理不到,身为主公本就该自省,此次险些身死,便是教训。”

    他顿了顿,又道:“此次叛兵必然是要处置的,听说他们这段时间还偷偷劫掠地方,当初没有活路,大家无可奈何入山做了土匪,有情可原,如今有好路走,却还要叛乱做土匪,那便要重处!该斩的要斩,该罚的要罚,只是没想到麴义手段狠辣,将他们全部杀死填河了,前几天,袁绍又将褚定的首级送来,说是褚定又背叛他……”

    张燕眼里闪过悲色,咬牙道:“他是咎由自取,袁绍本与我等寻常百姓不是一道,普天之下,唯有主公心怀百姓,是我等明主,他却背叛主公,死有余辜。”

    “令弟若是有飞燕看的这般明白,也不至于身死袁绍之手了。”张辽叹了口气,看到张燕虽然悲伤,颓废却去了许多,当即开门见山道:“此次召汝前来,便是处置太行山之事。如今于毒等人率十万黑山军在魏郡、河内、兖州一带行动,败于曹操之手,如今正在魏郡与袁绍作战,多半还要失败,士卒离散,所以要汝趁机南下,收拢黑山残部,整编成军,仍守太行山,必要令袁绍寝食难安,此番丘毅与徐晃皆会从侧相助,汝可能做好?若有困难,尽管说出来,此事须尽快做好。”

    张燕肃声道:“末将必不负主公所托!”

    张辽点了点头:“汝在太行山近十年,此事非汝不能为,切忌,收束士兵,不可为祸百姓,无论冀州还是并州。”

    “喏!”张燕大声领命。

    张辽大笑:“走,一路风尘困顿,且与我先在这甄府混口酒喝,而后在速速行事。”

    此次张燕回来,张辽让他带了一千亲兵,都是精锐,以张燕在太行山的威望,想必掌控黑山军并非难事,尤其是在于毒等人连连败退、山穷水尽的情况下,就更容易了。

    回到酒宴上,苏双、张世平、甄府众人看到名震冀州的张燕前来,心中无不凛然,张燕这些年聚拢百万人,常山和中山正是他活动的重要地方,所以二郡的百姓都很敬畏他,此时看到威名赫赫的张燕对张辽毕恭毕敬的样子,他们心中立时对张辽更增了几分敬畏。

    张辽最擅长活跃酒席气氛,看到众人似乎有些敬畏张燕,当即又说起了赵云和甄道的话题,甄道不堪羞涩,中途退席,更令众人大笑。

    当夜,他们就在甄府休息。

    书房中,张辽与郭嘉正在促膝长谈。

    郭嘉此次中了一箭,不过他一直跟着张辽习练禽兽拳,身体远胜从前,此次纵然受伤,却也恢复的很快。

    “奉孝。”张辽看着案台上冀州的地形图,沉吟道:“此番袁绍设伏失败,我等数路兵马齐出,袭击冀州,但对他难以造成重创,依汝之见,他会采取什么手段对付我们?”

    这次袁绍伏击他,张辽在风风火火平定二郡的同时,毫不犹豫暗中命令徐晃和丘毅兵分两路袭击袁绍后方,又引蛇出洞,寻到袁绍行踪,派赵云和史阿中途拦截袁绍。

    只是他探知袁绍身边有数千弩兵,若是强行伏杀,损失必然惨重,所以他给赵云和史阿下的命令就是轻骑快袭两次,只放箭,不近战,一旦敌人结阵防御,便立时退走。

    他对丘毅和徐晃的命令同样如此,因为他知道袁绍的后方有田丰、文丑等谋臣猛将坐镇,不易攻打,不能恋战,否则得不偿失。

    张辽自然要报复袁绍,但未必非要袁绍的性命,也未必要争一城一地,他此番与袁绍博弈,不止限于冀州,更要从青徐兖豫幽冀整个棋盘上破坏袁绍的战略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