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八十章 头号大敌
    深夜,常山国元氏县郡府之中,常山相孙瑾坐在堂中,浑身颤抖,面色铁青,声音愠怒:“袁本初竟敢偷偷调兵入我常山境内,两万兵马入境,吾竟然不知!真是荒唐之极!”

    常山掾张瓒恨声道:“不想常山十二县,竟有八个县的令长暗中投靠了袁绍,还有郡县豪商大家,他们皆为袁绍兵马掩护,我等形同盲瞽,若非赵子龙攻破井陉关,我等尚且蒙在鼓里。”

    孙瑾面色颓然,良久摇头:“汝南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故吏满天下,袁本初又有爱人重士之名,郡县附之,不足为奇,只是此番他伏杀张文远,无论成与不成,常山皆会陷入兵乱,恐百姓遭祸。”

    张瓒沉吟道:“张文远素来爱惜百姓,袁本初同样爱名,百姓当是无恙。”

    孙瑾看了看外面天色:“赵子龙攻下井陉,前去救援,却不知胜负如何?”

    张瓒还没说话,外面就匆匆小跑来一人,急声道:“使君,有结果了,麴义战死,袁绍兵马全军覆没于陉道之中,张征北大军已连夜赶来常山。”

    孙瑾和张瓒二人都是一呆,那人退下后,张瓒不由叹道:“素闻张文远战无不胜,果然名不虚传,麴义如此凶将也败于他手,袁绍此番招祸矣。”

    孙瑾沉默片刻,缓缓接下绶带,将官印放于案台。

    “使君这是?”张瓒不由惊问。

    孙瑾长叹道:“吾为常山相,却郡县背离,为官至此,无颜复居郡府,且此番张征北在常山境内遇袭,吾虽不知,岂言无过?他纵不问罪,吾岂安然?索性与他个方便,辞去常山相,隐居避世。”

    张瓒一愣,随即慨然道:“瓒愿随使君去之。”

    孙瑾摇头道:“汝便留下,若张征北用汝,他日刘公与公孙瓒交恶,汝也可劝张征北相助一二。”

    张瓒默然。

    同在元氏县,豪商刘庆在府中徘徊着,一个人影匆匆进来,正是他的侄子刘奇。

    “叔父,大事不好。”刘奇面色苍白,急声道:“我等所派刺客与匪寇,竟去伏击赵子龙,被他斩杀殆尽。”

    刘庆面色微白,急问道:“张辽呢?可曾被袁冀州杀死?”

    刘奇颤声道:“袁冀州……袁冀州全军覆没。”

    “什么?”刘庆一下子跳起来,面色惨白:“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张辽一来,我的粮米不保矣。”

    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那些刺客和匪寇可曾透露是我刘家所派?”

    刘奇慌忙摇头:“侄儿不知。”

    扑通!

    刘庆一下子瘫倒在地,随即又急忙爬起来:“大祸,大祸,我等去邺城,投靠袁冀州……”

    不想他话音未落,外面就传来嘈杂声,二人一惊,还没出去,堂门就被一下子撞开,只见一群士兵举着火把,个个声色冷厉,杀气腾腾,当先一人手持长矛,目光扫过刘庆,森然道:“刘庆,谋刺朝廷大将,形同造反,该杀!”

    “啊!”刘庆惶恐大叫一声,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将军饶命!小人冤枉!”

    噗!

    长矛直接刺入了刘庆的喉咙,倒地身亡之时,他只听到半句话“全部捉拿,籍没家产……”

    ……

    深夜,下曲阳县,袁绍所在的宅院中,厅堂灯火通明。

    一个头裹黄巾的白脸汉子带着十多人进了院子,而后汉子独自进了厅堂。

    厅堂中,袁绍坐在那里,神色阴沉,逢纪、郭图、许攸几个谋士都在,先前游说高览的高干也在,他们身后则是一众亲卫肃立。

    头裹黄巾的白脸汉子进了厅堂,开口便问道:“袁车骑找我前来有何要事?张辽可曾被杀死?”

    不想他这句话一问出,袁绍就厉声大喝:“将此反复无常的小人与我拿下!”

    哗啦!

    厅堂中的亲卫立时冲上来,将那白脸汉子按倒在地,几乎同时,院子里也传来惊呼声,却是白脸汉子带来的十多个人全部被捉住。

    “袁车骑,汝此是何意?”白脸汉子又惊又怒,急声叱问。

    此人正是张燕的族侄褚定,原本被张辽留守常山一带的太行山中守护井陉,不想却被袁绍策反了,杀害了活动在太行山的暗影,又派手下黑山军协助麴义伏击张辽。

    袁绍腾地起身,指着褚定大骂:“麴将军传来消息,汝手下黑山贼临阵叛乱,坏吾大计,吾本不该相信尔等叛贼!真是死有余辜,将他拖出去砍了!”

    “袁车骑!袁使君!”褚定面色白,惶恐道:“某冤枉!冤枉!”

    袁绍咬牙切齿:“汝有何冤!”

    褚定还没开口,一旁郭图就急声道:“主公,此人当杀!此番伏杀张辽皆因黑山叛乱而生变,张辽素得人心,吾怀疑此人为张辽死间,非但坏了主公大计,更置主公于危难,杀了此人,便该退走,赶回邺城。”

    “死间?”袁绍听了郭图所说,脸上闪过狰狞,一挥手:“将此人斩了,割下级,此番若张辽侥幸不死,便将他的级送予张辽!”

    “不要!”褚定大叫,慌忙之下拔出腰间长剑,却被几个亲卫直接砍了手臂,又一剑刺入了胸膛。

    褚定瞪大了眼睛,砰然倒地,眼里充斥着悔恨。他本想趁着从兄张燕不在黑山之时,趁机掌控黑山军,做一番大事,不想竟如此而死。

    亲卫将褚定的尸体拖出去后,袁绍没有坐下,而是徘徊着,看向郭图:“公则以为吾当退回邺城?”

    郭图忙道:“正是如此,黑山叛乱,乌桓退走,麴义既然来信求援,井陉关更被张辽手下大将攻破,此番伏击失败矣,张辽必会报复,此处不可久留。”

    “然则如此放弃常山与中山?”袁绍眼里满是不甘,看向许攸:“子远以为如何?”

    许攸眼珠一转,抚须道:“主公倒也不必非要离开此地,可令人散播主公身在邺城的消息,此处可安,何况而今常山、中山豪商大族皆暗中归附主公,正是占据此二地之良机,麴义骁勇,纵然伏击失败,也不必气馁,可待他归来,可再图张辽。”

    袁绍看向逢纪,逢纪开口道:“张辽据并州,控太行,他若不死,冀州难安。”

    袁绍又看向高干,高干迟疑道:“张辽不易图也,此番说服高览,极为艰难,多亏高氏宗族出力,又因我假作其信,绝其后路,否则难成。观其将而知其主,高览不过跟随张辽旬月而已,便已如此忠心,足见张辽之能。”

    几位谋士建议各不相同,袁绍一时间主意难定,就在这时,一个士兵慌忙来报:“主公,麴、张、焦、高四位将军战死,兵马全军覆没,张辽连夜兵出井陉关。”

    “什么?麴义战死?全军覆没?”袁绍面色大变。

    许攸、逢纪等人也纷纷色变,他们纵然不喜欢麴义的跋扈,但不可否认麴义的能力,算是袁绍手下第一大将,能力犹在颜良和文丑之上,手下更有弩兵和先登,精锐无双,竟这么就战死了?

    他们有些不敢置信,更何况这传令兵说的是全军覆没,除却黑山和乌桓,他们此次也派出了足有一万五千人马,就这么全军覆没了?

    几乎相当于袁绍三成的兵力,就这么全军覆没了,这对他们可是致命的打击。

    袁绍一时间瘫在席上,又厉声道:“再探。”

    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的一万五千兵马会全军覆没。

    郭图急声道:“主公,当务之急,是退走。”

    其他几个谋士这时也保持沉默,不再反对,张辽的战斗力乎了他们的想象,他们不由又想起了当初讨伐董卓之战,心中升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如此天时地利的伏击,张辽犹自不死,那如何才能除掉张辽?

    袁绍当初的战略是占据冀州、并州、幽州、青州,而后逐鹿中原,如今并州被张辽占据,对冀州造成极大的威胁,张辽更是兵进常山,岂不令他们寝食难安,取代公孙瓒,成为他们的头号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