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援兵至
    黄昏之时,雪花依旧飞扬,麴义亲自在后督战,张南、焦触作为前锋,共计一万兵马朝张辽据守的山崖发起猛攻。

    整个山坡上的雪几乎全部被他们铲除,长枪兵在前,弓箭手在后,步步朝山顶围困进逼。

    山顶之上,在敌兵最多的时候,张辽指挥亲卫发起了一大波滚石攻击,令敌人折损了数百人,惨嚎声传遍山坡。

    但这一次,无论是麴义还是张南、焦触,都铁了心要攻下张辽,一波一波的攻击一直持续到天黑,借着雪色,他们仍不放弃攻击。

    敌人损失了近半数,而山崖上同样惨烈。

    崖顶的石头早已全部滚下,击刹士的弩矢也消耗殆尽,重伤的亲卫将死之时大声唱着军歌扑下,连带着十多个敌人滚落山坡。

    张辽已经拉断了数张强弓,他的胳膊已经酸软乏力,连虎牙也受了伤。

    山坡下面,麴义早已说不出话来,张辽亲卫营的强悍和坚韧出乎了他的意料,各种战法更是层出不穷,让他们承受了难以承受的损失。袁绍手下也就是他还能坚持,换做其他人,包括颜良、文丑,也早就败退。

    麴义如今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凶悍如他也生出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愿与张辽作战的念头。

    山崖上,张辽浑身浴血,身上多处受伤,他身边余下的数百个亲卫没有一个没受伤的,这一战是他出道以来最艰苦的一战,犹在河西郡鏖战匈奴之上。

    双方的兵力差距太大了,而且是他们被有心算无心,落入了陷阱,才导致如此艰难。

    如今敌兵虽然还有五千有余,但他们同样疲惫,士气更是低落,就看谁能坚持下去了。

    又一波进攻暂时停息,高崖之上,张辽烧起熊熊火堆,带头高唱军歌,激励士气,他们随身携带的疗伤酒,也被将士一人一口,喝了御寒。

    郭嘉也喝了一口,辣的直呛,却大笑:“主公,今日嘉若亡,来世还为主公效命!”兵力悬殊太大,连郭嘉的手段也用尽了,他毕竟不是神。

    不过疲惫的众亲卫看到连郭嘉这个文若的文士也如此豪言,不由纵声大笑,精神又振:“我等世世愿为主公效命!”

    “诸位兄弟。”张辽将长槊插在雪地中,手臂微微颤抖,咧嘴笑道:“都是好样的,一个杀他们十个都不止吧,今日一战,我等若是不死,他日这些敌兵谁敢再与我等战!”

    众亲卫大笑,今日张辽一个人不知多少次冲阵救人,他们大多数人都被张辽救过,生死与共,感情更近了一步。

    众人啃了随身携带的饼子和肉干,吃了些雪,下面又传来敌人进攻的声音。

    “诸位兄弟。”张辽起身,正要说话,突然身子一震,二话不说,从脖子下取过望远镜,向山崖下望去。

    雪色映照之下,只见西面一支人马犹如黑色长龙向绵蔓河靠近,又缓缓渡过了绵蔓河,一眼望不到头,也不知有多少。

    唳!小金的尖鸣声在夜空响起,落在了张辽肩头。

    “援兵来了。”张辽咧了咧嘴,眼中露出喜意。

    众亲卫闻言,无不一震,纷纷爬起身来,看向下方。

    郭嘉哈哈笑道:“主公安矣,主公安矣。”

    此时,麴义还在督战士兵再次发起进攻,并未察觉来自身后的张辽援兵。

    片刻之后,山崖之下陡然爆发震天的吼声:“杀!杀!杀!”

    听那吼声,人数足有上万。

    刚冲上山坡的袁绍兵马霎时间大乱,麴义正在督战,不妨西面杀来上万人,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张辽的援兵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他不知道原因,但他知道,此次伏杀张辽是彻底失败了。

    “撤退!”麴义咬牙下了命令,心中再有不甘也没办法,再不走他们就永远走不了了,以万数对一千尚且打得如此凄惨,他们如今不过五千疲兵,哪能与张辽的上万援兵战斗。

    麴义手下还活着的将士听了麴义撤退的命令,无不松了口气,眼看张辽援兵杀至,他们再也顾不得什么,立时一窝蜂涌向东面。

    实在是他们的傲气今日全部张辽的一千亲卫营打没了,如今张辽来了万数援兵,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想法,只想着逃走。

    来援张辽的是上党的毌丘毅和从太原赶来的郝昭,二人共带了一万五千兵马,战斗变得毫无悬念,袁绍一方彻底溃退。

    高崖之上,张辽举着望远镜看着下面的战场,一旁的史阿开口道:“主公,我等可要再战?”

    “用不着了。”张辽呵呵一笑,指向东面:“东面似乎也来援兵了,我们可以放心休息了,大家太累了。”

    他话音刚落,东面也传来惊天的喊杀声,阻截了那些向东逃走的袁绍兵马。

    众亲卫见状,立时瘫坐在地,他们实在是太累了,不少人更是直接在帐篷里睡着了。

    张辽没有进帐篷,他靠坐在一颗树下,迎着寒风,思索着此次中伏的前后,直到如今,他才有空思考这个前因后果。

    主谋是袁绍无疑,驻守常山的黑山军叛乱同样无疑,除此之外,还有乌桓人,这一点张辽也不奇怪,历史上袁绍官渡之战兵败不久后身死,他的儿子便是以乌桓为大后方抵御曹操的。

    唯一让张辽沉吟的还是高览,高览究竟在其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他有没有叛乱?

    或许自己让他独自坐镇常山和中山二郡就是一个错误,高览的能力不差,但他面对的是袁绍,还有袁绍手下那一帮谋士,连自己都要小心应对,何况是高览一个武将。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布局失当,而且低估了袁绍。

    不知不觉,张辽靠在树上睡着了,等他醒来,已经身在帐篷之中,篝火烧的很旺。

    “主公,我等来迟,请主公降罪!”

    篝火前,毌丘毅、赵云和牵招都在。

    张辽摇了摇头,露出微笑:“麴义何在?”

    赵云道:“已被末将一枪刺死,取了头颅,就在帐外。”

    毌丘毅道:“敌将张南、焦触也被斩杀,敌兵全军覆没,未留活口。”

    “袁绍此次损失不小。”张辽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结果没有意外,又黯然叹了口气:“可是我们兄弟也死了很多。”

    几个将领沉默,以一千亲卫抵抗了袁绍万数大军半日,更将袁绍大军杀的无数,他们不知道张辽与亲卫营是如何打的这一场战,但他们看到了无数的尸体横陈陉道内外,令他们心中发寒,让他们心中不由升起敬畏。

    “袁绍刚打败了公孙瓒,有些清闲了。”张辽沉默了片刻,又突然冒出一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