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退向山崖
    雪花仍在飞舞,绵蔓水东岸,麴义神色狰狞的看着撤向山坡的张辽兵马,手中长矛前挥,嘶声大吼:“追!追!杀上去,斩杀张辽!”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带着万余人马剿杀张辽一千人马,如今竟然只余下一少半!即便是除了自己斩杀的三千黑山兵,也战死了将近四千,这种损失是他行军打仗以来前所未有的惨重。

    而且此次伏击除了他这一路万余兵马外,还有埋伏在南北河道的五千乌桓,埋伏在东面的张南、焦触六千兵马。

    可是如今五千乌桓人对张辽没有造成丝毫伤害就被打得不见了踪影,而张南和焦触的六千兵马,从作战以来就没见过踪影!

    他刚才在与张辽激战时,极为艰难,不知多少次估摸着张南和焦触该从东面陉道突然杀出,前后夹击,斩杀张辽。

    但直至如今,他也没等到张南和焦触,这令他心中怒恨之极,若是那二人此时站到他面前,麴义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将那二人斩杀!

    ……

    同一时间,张南和焦触在等候了麴义这边战场半个时辰后,还不见张辽被驱赶过来,二人一计议,决定强攻。

    在耗尽了崖上檑木,损失了数百兵马后,他们终于冲过了那一片死亡地带,但迎接他们的是另一道障碍,尸体堆成,上有铁矢、刀锋,冰冻坚硬,无从越过。

    张南和焦触听到将士禀报后,冲了过来,看着这道触目惊心的障碍,其中更有他们先前冲过来的同袍尸体,不由心中冒起一股寒气。

    “用枪矛椎开!”张南咬牙下令。

    他手下将士立时在障碍上插上铁矛,抱起石头锥击。

    但上百具尸体凝结成冰,哪能一时椎开,而此时,张辽已经向山坡退却。

    麴义哪能任由张辽撤退,他亲自带着手下最精锐的先登精兵发起最猛烈的进攻。

    面对麴义的猛攻,张辽让亲卫护着郭嘉和受伤的将士先行,他亲自带着状态最好的两百猛虎士、击刹士和刀盾兵断后,阻击敌人。

    山道狭窄,太多兵马根本转圜不开,张辽将兵马分作两段,前面是一百猛虎和刀盾,在山道口结阵阻击敌兵,后面是一百击刹士,在坡道上居高狙杀敌人。

    麴义的兵马则是一股脑儿冲上来,当此之时,他们根本顾不得什么阵势,只恐跑了张辽,全是一拥而上,有冲的慢的,直接被麴义斩杀。

    激烈的搏杀再一次在山前展开,麴义一方蜂拥而上,刀枪齐刺,张辽一方结成阵势,齐声大吼,牢牢阻住山道,双方有进无退,杀红了眼。

    历经几番战斗,后方山坡上击刹士的弩矢已经不多,他们此时不再片杀,而是点射,目标是那些冲的最猛的敌兵和吼叫着指挥作战的将领。

    激战中,张辽与麴义再次对上,一杆长槊,一杆长枪,麴义嘶声大吼,须发皆张,势若疯狂.

    但张辽跟着赵云练过一段时间枪法后,对于槊技更加成熟,加之他的武艺本就在麴义之上,麴义再疯狂,奈何武力不济,被杀的连连后退。

    张辽杀机十足,每一招都是绝杀,十多个回合后,槊锋一闪,长槊刺穿了麴义肩头,登时鲜血狂喷。

    麴义大叫一声,急忙后退,抽出肩头槊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此人虽然凶悍勇猛,但也最是惜命,擅长自保,上次在冀州追杀张辽时就被他逃脱。

    张辽想要向前一招了结了麴义,却被麴义的亲卫阻拦,槊锋连挑四五人,再看麴义,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将为兵之胆,麴义败退,加之他手下的将领和冲的最猛的士兵被击刹射杀了数十人,一众士兵的疯狂攻势为之一挫。

    张辽趁机带着猛虎士且战且走,向山坡上退却,而处在后方高处的击刹士作为掩护,接连射杀紧咬不放的敌人,让张辽与一百猛虎、刀盾顺利向上退走。

    这时,后退的张辽在高地上看到敌兵中上百架弩机高举,立时大吼:“防备弩箭!”

    他手下刀盾兵立时举盾,猛虎、击刹小心防御,五面盾牌挡在了张辽面前。

    几乎同时,退到后方的麴义一声厉喝:“射!”

    却是他手下原本耗尽箭矢的弩兵过桥后捡回不少弩箭,劲弩再次发射。

    上百支弩箭攒射过来,目标集中在张辽身上,强劲的力道将挡在他身前的五面盾牌射穿了三面,其中两个刀盾兵直接被射死,一个受了伤,连带着张辽身侧几个猛虎士也身中弩矢,或死或伤。

    如此距离,弩箭力道太大,他们在山坡上,无从躲避,不便格挡。

    张辽指向敌人的弩兵方向,厉声道:“击刹,五连射!”

    一百击刹士立时举起连弩,朝麴义和他的弩兵所在方向齐射。

    喀!喀!喀!

    连弩的射击速度远远不是麴义的劲弩能比的,随着击刹士五次扣动扳机,转眼之间便是五百支弩箭朝那边射了过去。

    麴义最倚仗的弩兵登时被射死了大半,连麴义也再次中了一箭,大叫一声,在士兵的拥簇下疾走后退。

    他们冲在前面的将士也被吓了一跳,登时冷静了下来,才发现张辽完全不是山穷水尽,仍有着无尽的杀招,追势登时一顿。

    而张辽趁机下令:“速退!”

    他拉着一个右腿受伤的亲卫迅速后退上坡,他手下的亲卫也是相互扶持,迅速退走。

    麴义受伤再次后退之后,前面追击的士兵也缓了下来,看着向上退走的张辽兵马,面面相觑,他们回顾左右,这才发现自己的什长、屯长不知何时已然身死,一时间无所适从。

    张辽带着断后的士兵迅速攀爬,小道上的积雪早已被前面的亲卫清楚,他们行走很快。

    看到后面的敌兵暂时不再追赶,张辽不由松了口气,但向上攀爬一段距离,他们听到从东面山坡传来一阵喊杀声。

    他们加快了脚步,绕过一处山梁,看到前面撤走的亲卫被一群敌兵在山坡上拦截住了。

    这些敌兵却是张南和焦触的手下,他们二人先前无法通过陉道,便分兵从东面山坡攻上南北山崖,北面山崖上本来就有吕旷的旧部,被他们轻易掌控。

    而南面则被史阿带着二百猛虎和击刹阻截在山坡中道,张辽向山崖撤退后,先行退却的士兵在山坡中道遭遇了正进攻史阿的敌兵,于是战成一团。

    张辽目光扫过,不由面色大变,他看到数十个亲卫护着郭嘉,被一群敌兵围困在一处。

    那些敌兵显然知道郭嘉是重要人物,源源不断的围攻过去,而史阿等人也在从上往下救援,但还离得太远,也被其他敌兵阻截,一时间难以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