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麴义到来
    陌刀是一种大杀器,拿起陌刀的猛虎士便犹如鬼神,令敌人心惊胆战,试问面对那样杀气腾腾、寒光闪闪、兜头斩下的长刀阵,谁能不惧。

    那种死法更是令敌兵胆寒,陌刀太过锋利,许多被斩作两段的敌兵犹自不死,一边血液倾盆,一边犹自抽搐着在地上惊哭惨嚎。

    只是片刻功夫,那些从桥上冲过来的敌兵就崩溃了,后面的敌兵看不到情形,要往前冲,前面的敌兵却拼命向后退,只恨自己先前冲的太快!

    有些敌兵直接跳下了河,宁愿面对深寒的河水,也不愿面对可怕的陌刀阵。

    很快,冲过来的敌兵又冲了回去,留下了一地尸体。

    张辽浑身浴血,看着在桥上惶恐退后的敌兵,俯身抬住桥梁,一声大吼,抱着木桥向一侧甩去!

    咯吱吱!

    木桥一段被张辽甩得落入河中,本就不算结实的木桥登时散了架,桥对岸还没退回去的数十个敌兵惊呼着,一个个滑入了河中。

    “将军威武!”一众猛虎士齐声大吼。

    南北两面进攻的乌桓人为之一惊,而后北面乌桓人纷纷大叫着率先退走。

    南面的乌桓人还要顽抗,阵中郭嘉捉住机会,立时命令连弩齐射三波,犹豫的南路乌桓人立时又到了数百人,这时不待乌桓将领吆喝,那些乌桓人就回身惶恐而逃!

    张辽断桥,成为压垮乌桓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止摄于张辽的神威,更是知道后路的援兵无法赶到,心生绝望而退走。

    事实上,这一点也是张辽和郭嘉早就计议好的,早在扎营前,郭嘉就提到让张辽断桥,不过那时候他们只是令士兵将木桥的一端拔了钉子和固定的木桩,只是平架着。

    接下来便是断桥的时机,如果早就断桥,对乌桓人未必有什么感觉,所以张辽选择在乌桓人进攻不利、渴盼援兵的时候断桥,对绝望中的乌桓人是致命的打击。

    所以,他们退了。

    这一战,乌桓人死伤超过两千,河道上到处都是尸体。

    而张辽这边的伤亡微乎其微,这并不是张辽的兵马对乌桓人就有压迫性影响,而是在张辽和郭嘉的计议下,他们从被动中博取了一丝主动优势。

    首先是择地扎营,选择的看似是四战之地,东西南北皆有道路,但实际上却牢牢扼守了四方。

    只因这一块地势开阔,利于列阵防御。地势高出南北,而南北河道狭窄,却不利敌人大举进攻,若是换成在其他地方列阵,等南北河道敌人冲上道路,那时候数千人一窝蜂冲上来,就很难打了。

    其次是瞒天过海,争取主动。

    史阿带着两百猛虎士占据一侧高崖,不但解除了高崖上的滚石檑木威胁,将东面陉道掌控在己方手中,而且更令敌人措手不及,令南北两路乌桓人仓促进攻,与东西敌兵进攻时机脱节,让张辽先借助地利之势击败了他们。

    最后就是战术了,张辽凭借连弩的射程和射速优势,采用麴义当初对付公孙瓒所用的弩盾阵,牢牢掌控了阵地战的节奏,更以水化冰,令乌桓人损失近半,绝望而返。

    如此大的损失,以乌桓人游牧民族的秉性,是绝不会回头了,只想着如何回去能保住部落不被其他部落吞食。

    南北两路的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不过南北两路兵马刚退去不就,东西两路敌兵便到了。

    西路也就是张辽背后的敌兵率先赶到,风雪中一面旗帜招展,上面有一个大字:麴!

    当中一人身形高大,披戴甲胄,高鼻深目,面孔阴鸷,正是曾经与张辽交过手的麴义!

    风雪中,张辽盯着麴义,看着麴义身后高举劲弩的精兵,还有陉道后面看不到头的兵马,一时间竟难以断定有多少,但绝对在五千以上。

    几乎同时,东面陉道中也出现敌兵,两面旗帜“张”、“焦”,风雪中,人马同样看不到头。

    张辽知道,大战才刚刚开始。

    绵蔓河对岸,麴义看着断裂的木桥,还有这边南北两侧河道上积满的乌桓人尸体,面色铁青。

    此次伏击战由他亲自指挥,包括陷坑、埋伏,兵力布置,都完全由他主导。

    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完美的伏击圈,尤其是张辽只有一千兵马,以两万伏击一千,几乎是手到擒来,轻而易举覆灭之。

    但如今怎的打成了这般模样!

    麴义胸中怒火沸腾,却想不清楚,他遥遥跟在后方,听到号角声便匆匆赶来,怎么也没料到竟然会是这么一副情形!

    张辽就在路中扎营,而超过五千的乌桓人连两边河道也没冲出,就死伤枕藉,溃退而逃。

    而高崖上的滚石檑木根本没起到作用,张辽根本没踏入那一步。

    更令他怒恨的是,桥断了!

    他们还怎么过去?

    难道这一路上万兵力就这么废了?!

    麴义看着对岸的张辽目眦欲裂,当初张辽给他的耻辱他至今不曾忘怀,那是他最憋屈的一战,此次本想一举擒拿张辽,一雪前耻,但如今看来,似乎并不那么容易。

    这时,麴义也遥遥看到了东面陉道中杀气腾腾冲过来的兵马,立时纵声大吼:“张南、焦触,带兵猛攻张辽,格杀勿论!”

    只要张南与焦触拖住张辽,等他们想办法过河,就能一举擒拿张辽!

    麴义脸上露出狰狞与兴奋,但很快,狰狞和兴奋都僵在了脸上。

    他看到,东面陉道的高崖上,一块块巨石和檑木陡然砸落下来,冲在最前面的张南、焦触兵马立时被砸死了一片。

    陉道不过一丈多宽,根本无从躲避,巨大的石块和檑木砸下来,还要蹦跳几下,砸死砸伤极多。

    更重要的是,那些兵马被陡然砸下的巨石和檑木惊住了,而后急忙后退,陉道转眼被石块和檑木堵住了一截。

    “吕旷何在!”麴义目眦欲裂,嘶声大吼,叽里咕噜大骂,望着高崖,连喊吕旷的名字。

    他却不知道,吕旷在一开始就死了,高崖也在一早就被张辽夺占了,如今的滚石和檑木,正要用来阻拦东面冲过来的袁绍兵马,真可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令精心策划埋伏手段的麴义等将领几乎喷血。

    张辽却不管麴义,他知道麴义迟早会想办法过来,当务之急,是先阻拦一路兵马,他立时吩咐手下亲卫:“速速收拢敌人尸体,要百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