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瞒天过海
    计议已定,张辽当即带着一千亲卫加快了行军速度,有虎牙在前探路,这一段两侧高地也不易埋伏,危险在绵蔓水对岸,张辽索性放开了速度。

    远远抵达绵蔓水后,他们才发现,绵蔓水大约五六丈宽,两侧是茂密枯黄的芦苇,河水很深,结的冰很薄,有的地方甚至没有冰,原来绵蔓水的水源都是附近的泉水汇合而成,山泉温度较高,冬季也不易结冰。

    如此从冰面北上或南下就行不通了,而河道两侧的道路也极为狭窄难行,尤其在这下雪天。

    金雕的鸣叫声告诉张辽,上下游数里之外果然都有伏兵,而且都不少,这些伏兵只要卡住南北要道,便很难冲过去。

    而河对岸紧跟着就是陉道高崖,张辽以望远镜又看了看,隐隐看到高崖上似乎有人在探望。

    张辽心中一沉,看来敌人将伏击点放在了过河后的陉道中,到时两侧高崖上滚石落下,前面有阻击,后面有从河流上下游和后方围来的追兵,自己这一千人不死也难。

    这时,郭嘉指着河道这边向北数百步外一处树林道:“主公,那一片树林背靠山崖,如果没有埋伏,可做固守之处。”

    张辽立时用望远镜仔细看了看,面色沉重的轻轻摇头:“那里不成,有埋伏,还有陷阱,河道上下游道路也不妙,似乎都有陷阱。”

    雪天最容易设陷阱,只要在路中间挖一些类似于陷马坑的小坑,人的腿脚便很容易滑进去骨折,难以行动。

    郭嘉面色凝重起来,低声道:“主公,设伏主将必是精于作战之辈,不可小觑,越是生路,危机越大。”

    张辽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道:“是否可以回头杀他个措手不及,先回太原?”

    郭嘉摇头道:“太原乃主公本营,敌人必然在后方道中布置了大量的兵马,黑山军若出问题,我等所来古长城关口必然被敌兵掌控,难以退回,到时只会陷于绝地。”

    张辽想到娘子关那一带的地形,道路崎岖狭窄,半山崖半深涧,来时还险些有士兵滑入深涧,不由心中一寒,知道回去的路途是行不通了,只会陷入绝境,如今只能向前!

    眼下情况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个不慎就是万丈深渊。

    敌人没有发动之前,看似一切没事,但只要敌人一旦发动,那必然是雷霆之势,他可不认为袁绍会派庸才过来!

    是麴义?淳于琼?颜良?还是文丑?

    更可能是麴义和淳于琼,都不易应对,眼下他们只有在被动中寻找一丝主动,才能在十死中寻出一线生机。

    这时,郭嘉突然指着绵蔓河对岸一处略微开阔的地带道:“主公,可速速渡河,至河对岸那一段百步之地,那里势高于南北河道,路阔于东西陉道,便于结阵,可先伪作扎营开灶,而那里又靠近敌人设伏之地,我等停于将入未入之际,敌人必然耐心等候,主公则可趁机行瞒天过海之计。”

    “瞒天过海?”张辽看着那片地方,若有所思。

    郭嘉指着对岸陉道两旁的高崖道:“高崖之上,虽有伏兵,但只能砸石滚木,难以冲下陉道作战,是以数目必然不多,可先取之,反以制敌……”

    片刻之后,一千兵马迅速渡过绵蔓水,在河对岸扎营,向前百步便是东面陉道口,向后则是木桥,南北俯俯视略窄的河边小道。

    张辽看了一眼四方,放声大吼道:“休息半个时辰,喂马!开灶!吃饱喝足了,一口气赶到井陉县!”

    “得令!”一众亲卫早已得知了吩咐,齐声大吼,声音远远传开。

    扎营之后,亲卫们从河道边上寻来干枯的芦苇,斥候混入其中,察知向南向北的河边小道上果然都有陷阱,被积雪覆盖,难以察觉和躲避,更不知有多长,当即绝了张辽向南向北的心思。

    很快,营地升起了灶,冒起了缕缕炊烟。

    军帐之中,张辽命随行的传信兵第一时间放出信鸽,向太原求助。

    而后张辽用望远镜观察了附近地形,发现北面高崖陡峭,从这里难以攀登,但南侧数百步外似乎有一处小道可以攀登高崖。

    他当即命士兵割裂数张军帐,让史阿带着身手矫捷的二百击刹和猛虎裹在身上,准备行动。

    而后张辽又高喝着让八百士兵舒活筋骨,在营地外来回走动,相互比武热身,吆喝连连,做出动静,吸引敌人注意力,而史阿等人则带着连弩,裹着白布,借着雪色,趁机从一侧偷偷攀登。

    他们这二百人由虎牙在前引路,而虎牙也裹上了白布,雪地里根本看不出来。

    二百精锐行动后,张辽看到高崖上敌人果然没有动静,不由松了口气。

    如今他们距离陉道不远,距离微妙,敌人多半会耐心等他们进入伏击圈,这个灯火时间正是张辽刚才吼出的半个时辰。

    这半个时辰的时间同样很微妙,是他与郭嘉商定的,短了不够,长了容易引起敌人怀疑或失去耐心,主动发起攻击。

    看到一众亲卫没有慌张,借着大帐掩护,镇定自若的卸了马鞍,塞了泥土,偷偷布置防御,张辽微微松了口气,他却不知正是他的镇定感染了众亲卫。

    这时,郭嘉又指着身后木桥道:“先偷偷松动此桥,若后方敌人追来,数目众多,则断此桥,可阻一路敌兵。”

    张辽眼睛一亮,他这才明白郭嘉选择这一处地方的妙处。

    后路很可能是敌人最强大的一股兵力,如果将他们阻截住,那就有机会寻出一线生机了!

    ……

    东面陉道两侧高崖高二十余丈,如同被巨斧从中劈开,下面陉道狭窄,不过丈许宽,上端则相距五六丈。

    高崖之上,各有五百兵马埋伏,大多头裹黄巾,赫然是背叛的黑山军,除了黑山军,还有一少半则是袁绍的兵马。

    高崖边上堆满了石头和滚木,随时准备砸下。

    不过崖上寒风凛冽,这些士兵搭着几个简易的帐篷,大多数都躲在帐篷中,只有几个哨兵轮流在外观察张辽的兵马动向。

    南面高崖帐篷中,一个大汉与众士兵正在喝酒御寒,此人正是张辽当初留守的黑山头领之一,杜长,也曾是张燕的亲信,本是协助褚定守卫井陉道,如今反过来伏杀张辽了。

    “张辽可曾过来?”杜长询问刚轮流回来的一个哨兵。

    那哨兵道:“他们在绵蔓河东岸扎营,听他们喊,要休息半个时辰,喂马开灶。”

    “好!”杜长点了点头,眼里闪过厉色:“我等原本占据太行山,数十万兵马,劫掠为生,何等自在畅快,不想却被那张辽坏了大事,让我等去种田,哼!再等半个时辰,一旦张辽进入陉道,便将滚石檑木全部推下,将他砸为肉泥!”

    一个黑山兵道:“若是砸他不死,我们该怎么办?”

    杜长冷笑道:“此次袁绍联合了乌桓,更派了麴义,加上我等,四面足有两万人马,又以后方最多,是麴义亲自带领,听说前面井陉关也早布置了重兵,此次张辽是插翅难飞,便是过了我们这一关又怎样,还是十死无生!不过,他得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

    “那飞燕将军怎么办?”又一个黑山兵突然发问。

    杜长眯着眼睛:“只要张辽死了,飞燕将军自然会得救。”

    北面高崖之上同样有帐篷,不过守将却没有在帐篷中,而且亲自在外观察敌情,这处守将是袁绍手下的吕旷。

    此时的吕旷在高崖上观察着张辽的兵马,虽然隔着飞雪看不清,但他眼里仍是透着怨毒。

    当初在河内,正是张辽杀了他的兄弟吕翔,他与张辽可谓仇深似海。

    他当风深吸了口气,吩咐身边一个亲卫:“告知乌桓人,半个时辰后,从河道进攻!”

    风雪弥漫中,无论吕旷还是杜长,都没有发现,在南面山崖下,有两百人披着白布,正一步步向上攀登,将抵达杜长等黑山叛军的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