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七十章 郭嘉的敏锐
    井陉西口虽在太原郡,但那是广义上的井陉,真正狭窄的井陉几乎全部位于常山国中,从上艾县开始,直至井陉县,长达一百多里。

    不过上艾县虽然划分在常山国中,但实际位置在太行山中部偏西,与上党郡北部紧邻。

    对于井陉,张辽后世就曾走过,从上艾县蜿蜒走出二十多里,就是一段燕赵古长城,长城上有旧关,不过早已废弃,张辽暂时也没有修复,这道古关口就是后世有名的娘子关。

    张辽当初离开常山时,将井陉道交给了高览和黑山军把守,高览负责西口,黑山军则负责娘子关这一道口。

    将士们从古关用餐后,一路向东,道路更加狭窄,天空仍飘着雪花,虽然不大,却也不适合行路,但从常山传来的消息比较紧急,张辽怕高览出事,便冒雪行军。

    一路上积雪颇多,不易行军,战马蹄子上都裹了又厚又粗糙的麻布防滑,本来有滑雪板,亲卫都会用,但却不敢用,因为有的路段一侧就是深沟河谷,一旦滑下去就尸骨无存了。

    直到午时,他们才行了一半,此次跟随张辽行军的还有郭嘉,另一侧则是虎牙,张辽肩头还有金雕小金。

    看到郭嘉一路似乎都在思索什么,张辽搓了搓手,笑道:“奉孝,在想什么呢?”

    郭嘉带着裘皮帽,缩在厚厚的裘衣里,闻言道:“嘉在思索,为何高将军来信,是令人以快马送来,而非通过飞鸽传书。”

    “嗯?”张辽不由一怔:“这个我倒是没想过。”

    郭嘉哈了口气,道:“而今袁绍派长子袁谭、公孙瓒派爱将田楷争夺于青州,冀州暂时安定,而袁绍已掌控了除中山、常山之外的所有郡国,他必倾尽全力谋取此二郡,故而嘉在想,袁绍会怎么做?”

    张辽皱起眉头:“太行山以南尚有于毒等黑山贼,袁绍未必会倾力夺取二郡吧?”

    郭嘉摇头道:“主公与黑山军,袁绍会选择先对付谁?”

    张辽一怔,随即咧了咧嘴:“恐怕是我了,那家伙的心眼不大。”

    不说他几次击败袁绍,揭过袁绍的短,单只他趁火打劫,抢了袁绍冀州近半数的粮草和两郡之地,就足以令袁绍对他咬牙切齿了,或许袁绍对他的恨还超过了恨公孙瓒。

    “如此,袁绍会不会让主公安稳抵达二郡?”郭嘉面色凝重的道。

    张辽面色微变,他瞬间想到了许多:“莫非高览……”

    他手下几大将领,典韦、赵云、高顺、徐荣都属于死忠的那种,而张郃和高览在历史上是有过背主行为的,官渡之战二人叛乱对于袁绍是个很大的打击。如今张郃在他手下多年,忠心自不必怀疑,而高览一直在外,就不好说了。

    张辽不怀疑高览的品质,关键在于袁绍这个人从外表上看完全是高大上的明主,出身四世三公豪门,气宇轩昂,爱贤纳士,宽和待人,何况他如今是冀州牧,而高览是冀州人,很容易招揽的。

    郭嘉道:“无论高校尉是否有变,但论智谋,他恐比袁绍手下几个智谋之士略差,袁绍定然会料到他请主公东进,如此,袁绍会不会在途中埋伏?”

    张辽面色大变,他立时环顾左右,此时他们位于狭窄的井陉道中,如果被伏击,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此次他真的是大意了,诚如郭嘉方才的怀疑,高览来信为何不用飞鸽,而是令人送来?这其中莫非有什么暗示?还是出了什么变故?

    他此时倒不怀疑高览了,如果是高览叛变而设陷阱引他前去,传信必然用的是飞鸽,而不是异乎寻常的派人亲自送!

    如果高览没有叛变,那这信又是谁送来的,自己对高览的毕竟并不是那么熟,谁也可以模仿,他不禁想到了高览手下的赵浮、程奂,会不会是他们叛变?

    这时,郭嘉又道:“主公当初将井陉道交予高校尉与黑山褚定,如果袁绍真谋算主公,而黑山军也没传来消息,那黑山军恐怕……”

    张辽额头不由冒出冷汗,如果黑山褚定叛乱,那他们此次恐怕真的凶险了!

    褚定最熟悉井陉四面地势,而且兵力足有五千,如果再加上袁绍派出的兵马,那恐怕要有一万吧,而自己只带了一千多人。

    张辽立时让亲卫放慢了速度,他取出怀中望远镜,向前后望去,却只见到茫茫雪花,什么也看不清。

    “奉孝,眼下该当如何?”

    敏锐的直觉告诉张辽,郭嘉的猜测是对的,他们如今的情形极为凶险。

    郭嘉急声道:“当务之急,是查探敌情,看是否有埋伏,在哪里埋伏?”

    张辽皱眉道:“茫茫大雪,两侧皆是高地,总有谷峪,也是积雪一片,斥候不易查探,恐有错漏,酿成大祸。”

    郭嘉摇头道:“如此雪天,敌人必不会隐蔽在左近谷峪,否则要隐蔽不动,早已冻僵,如何作战,故而吾猜测其或处于高地,在我等看不到之处,可舒活手脚,只需以巨石滚木袭击便可,或在前后包抄,等待时机。”

    他说罢看向张辽肩头的金雕:“主公,此雕可用乎?”又看向张辽另一侧:“此虎可用乎?”

    张辽一拍脑袋,如此雪天,人看不清东西,但老虎是可以的,老虎不但嗅觉灵敏,也善于潜伏,很容易查到埋伏之地。而金雕更不用说,虽然还没有成年,但视觉锐利,飞在空中完全可以查探下方人群,张辽也专门请胡人训练过金雕探查敌情,否则岂非太浪费了。

    他二话不说,放出金雕和虎牙。

    金雕速度快,飞在空中,先是向后,张辽以望远镜观察,看到金雕在后方大约十几里出发出尖唳,在空中划着圆圈,他不由额头冒出冷汗,后面果然有敌人跟随,而且为数不少于五千。

    紧跟着金雕又绕向前方,在前方同样十数里处,再次发出尖唳,紧跟着是前方右侧,左侧。

    自己果然陷入了重围!

    他不知道金雕传递的信息是否准确,但如果准确的话,此次埋伏包抄他们的敌兵不下万数!袁绍可真是下了大本钱!

    也是,如果换做自己,恐怕也会倾尽全力,一万的兵力或许还是自己保守的估计。

    而且从两侧传来的消息看,两侧有兵力,那必然是埋伏在陉道两侧高地上,恐怕正如郭嘉所说,巨石、滚木早已准备好了。

    这次一个不好,自己这条命就要丢在这里了。亲卫营的战斗力是不错,武器也精良,但地势不利,更落入陷阱,要反攻实在困难。

    这时,虎牙在附近转了一圈回来,摆了摆尾巴,表示这附近没有敌人埋伏。

    总算还有一丝喘息的几乎,也幸亏郭嘉察觉到情况不对,否则自己一头栽进陷阱,早就全军覆没了。

    不过纵然一时没有危险,但他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被堵在这中间,迟早也是绝境。

    张辽凝眉道:“奉孝,这次危险了,前后皆有伏兵,而且后方伏兵恐怕更多。”

    郭嘉道:“主公,当务之急,须寻一处可歇脚固守的地方。”

    张辽打量着附近地形,两侧有不少泉水溪流,他心中一动,道:“前面四五里处,是一条河流南北横穿陉道,为绵蔓水。”

    郭嘉眼睛一亮:“可是韩信当初背水一战之地?”

    “不错,真是,我上次从常山返回太原时曾路过,绵蔓水两侧有芦苇、树林,或可歇脚固守。”

    郭嘉道:“如此正好,敌人必然在绵蔓水上下游布有伏兵,但不会靠近陉道,我等当迅速寻找一处合适之地固守,做好防御,而后放回信鸽,等候援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