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赵云色变
    太原郡,长史荀彧半个月前安置好河西郡一带的匈奴,刚刚回到太原,手头积累了不少公务,正在审阅郡县递交过来的文书,却见一人急匆匆进来,正是张辽的从弟张健,掌管着暗影司。

    “荀长史,大事不好。”张健脸上全是焦急与惊惶:“兄长危险,途中有埋伏。”

    荀彧面色一变,沉声道:“何出此言?”

    张健迅速递给荀彧一张纸条,荀彧接过一看,却见上面写着八个字:常山有变,途中陷阱。

    张健急声道:“这是冀州天字号暗影传来的消息,绝不会有假,荀长史,兄长离开前曾说并州河东一切事务由长史做主,如今该当如何?”

    荀彧毫不犹豫的道:“速派快骑疾追,先知会将军与赵中郎,再令郝昭带三千骑兵速速向井陉援助,沿途注意埋伏,还有,飞鸽传书上党,令毌丘中郎将速速派兵援助!”

    飞鸽传书一般都是定点传信,张辽在途中随身亲卫带有信鸽,但只能他主动传给其他几个定点,其他几个定点却无法准确的找到他,除非他临时停下,做个定点。

    而上党郡距离井陉最近,毌丘毅的兵马要援助张辽反而最快。

    张健忙道:“可要告知高览与黑山褚定?”

    褚定是张燕的从弟,当初张燕被张辽收服后,调到了关中,但为了防止太行山再起新的匪寇,便留下张燕的从弟褚定带了五千兵马留在黑山一带,同时也是保护井陉要道。

    听到张健建议,荀彧却是面色凝重的道:“此番将军便是接了高览书信才去的常山,若常山果真有变,我等只靠暗影才知道消息,那高览和褚定怕是……”

    张健面色发白,咬牙切齿:“好一个高览,好一个褚定,若我兄长出了……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荀彧徘徊了两步,拦住了要离开的张健,又道:“再飞鸽传信褚定,令他小心保护好井陉要道,迎接将军,若他未叛,正好援助将军,若他果真叛变,定然会有埋伏,让他迎接也不会引起他的警惕。”

    张健急忙点头而去,他离开后,荀彧再也无心处理公务,如果井陉真的有埋伏的话,那张辽此次很危险。

    因为他知道,张辽此行虽然带了赵云,但却是与赵云分开行军的。

    从并州北部到冀州有两条路,一条是井陉,从太原郡晋阳县向正东方向穿过太行山抵达常山国井陉县,另一条是蒲阴陉,从雁门郡向东穿过太行山抵达中山郡卢奴县。

    张辽从晋阳出发,走的是井陉,只带了一千亲卫随行。

    而赵云是从雁门出发的,走的是蒲阴陉,带了五千骑兵,二人本是要在常山和中山汇合,相互策应,如今却不妙了。

    眼下荀彧只盼望赵云接到消息后,迅速援助张辽,他最担忧的还是高览和褚定,如果高览和褚定叛乱,那就真的凶险了。

    并州眼下安定的形势来之不易,荀彧也完全认可了张辽这个主公,他绝不想看到发生任何差池!

    ……

    荀彧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蒲阴陉中,护乌桓中郎将赵云正领着五千骑兵与一支乌桓兵战成一团。

    赵云带着五千骑兵,从雁门郡向东穿过太行山,在进入正东蒲阴陉和向北飞狐陉的岔口处,突然遭到乌桓人袭击。

    乌桓人大约有三千左右,个个骁勇善战,却奈何赵云更猛,带着五百亲卫在乌桓人中纵横穿插数个来回,杀伤惨烈。

    乌桓损失数百人后,立时一哄而散,向北逃入了飞狐陉,留下一地尸体。

    赵云看到乌桓人逃走,并没有追赶,他对这股突然出现的乌桓人有些疑惑,虽说乌桓人时常劫掠边地,但看到他们这支五千人骑兵还敢劫掠的,实在少见。

    他令手下捉了几个俘虏,这些乌桓人经不起审讯,很快便招了,不过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只说是奉他们大人难楼的命令来蒲阴陉埋伏,袭击经过的人马。

    赵云是常山人,自然知道乌桓大人难楼。

    而今乌桓以辽西丘力居为首领,丘力居又统摄三王部,分别是上谷乌桓大人难楼、辽东乌桓大人苏仆延、右北平乌桓大人乌延,中平年间中山太守张纯叛乱,就是与丘力居勾结,自号弥天安定王,为三郡乌桓元帅,寇略青、徐、幽、冀四州,杀略吏民,那时的少年赵云还曾带乡兵抵御叛乱。

    赵云满腹疑惑,却没有耽搁,迅速带着骑兵赶赴冀州中山郡,不料走了一程,前面探路的斥候匆匆返回,捉了一人,说是此人要见张将军。

    赵云当即到了那人跟前,却见那人年龄不大,一身裘衣,显然出身不差,他和声问道:“汝是何人?为何要见张将军?”

    那人胆子倒是不小,反问道:“不知将军何人?”

    赵云道:“吾便是张将军麾下中郎将赵云。”

    “啊?”那人一愣,惊喜道:“可是常山赵子龙?”

    赵云点头道:“正是。”

    那人立时下拜,递上一封信件,道:“赵将军,你来的正好,小人张宏,叔父张安,字世平,曾手张将军之托经营粮食,如今有密信要送予张将军。”

    赵云没有拆信,而是问道:“不知有何急事?先前运来粮草不多,如今我家主公正要赶赴中山。”

    张宏急声道:“几日前,冀州牧袁使君差人来府中,说是讨要冀州之粮,小人叔父不敢轻予,只是拖延,令小人来报知张将军。”

    “袁绍?”赵云比较心细,问道:“张将军为并州牧,在晋阳,汝走井陉更近,为何反倒要绕来蒲阴陉?何况还有高校尉驻守在那里,只找他便是。”

    张宏犹豫了下,道:“如今中山、常山传着一个消息,说是高览高将军归附了袁使君,小人叔父不知真假,不敢轻动……”

    高览归附了袁绍?!

    赵云闻言,面色大变,他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当即急声问道:“汝可知袁绍可曾与乌桓有勾结?”

    张宏点头道:“袁使君结好乌桓,听说他与公孙瓒打仗时,乌桓还曾相助哩。”

    赵云身子止不住颤抖起来,他瞬间明白了,今日乌桓人袭击自己,是袁绍的埋伏!

    因为他清晰的记得,乌桓人说他们袭击的目标是经过蒲阴陉的人,而不是专指他们。

    那么,会不会还有一股势力袭击井陉?!

    主公有危险,赵云额头立时冒出冷汗,他此行还带了五千骑兵,而主公只带了一千亲卫,如果加上高览叛乱,那岂非危险之极?

    赵云当机立断,下令道:“速速赶赴井陉!”

    如今,他只盼着张辽无事,自己能来得及救援,毕竟井陉才是从太原通往冀州的要道,袁绍在那里肯定布置了重手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