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天罗地网
    “宓儿。”张氏叹道:“姎何尝不知张将军对我甄家之惠,只是汝二兄在魏郡,袁使君击败公孙瓒,除却中山、常山,冀州郡国皆归于他,威势正盛,他派人前来,我甄府不可违逆啊。”

    甄宓人虽小,却言辞清晰:“张将军在并州,破了匈奴,恐威势更胜于袁使君,他早晚要来冀州,到时与袁使君争,胜负未可知。”

    “以儿之见,该当如何?”张氏不由发愁起来。

    甄宓虽然年龄小,但自小就聪慧而知事,有相师曾断定她命相贵不可言,是以张氏与府中人都很重视她的建议。

    甄宓道:“若张将军来到中山,阿母可派人暗中告知他实情,他为人和善,必不会怪罪我甄府,反倒可以求他暗中救出二兄。”

    “若是被袁使君得知,恐……”张氏迟疑起来。

    甄宓道:“儿曾听闻张将军数败袁使君,更平定黑山贼,袁使君势大,张将军更不可轻慢,袁使君讨粮,我甄府告于事主,本属应该,他二人是做大事之人,终不会怪罪。”

    看到张氏还在迟疑,甄宓又道:“我甄府亦有储谷,阿母先前以粮换金银珠玉,儿以为不妥,今世乱而多买宝物,匹夫无罪,怀璧为罪,恐招祸患,而左右乡邻皆饥乏,不如以谷振给亲族邻里,广为恩惠也,到时甄家名声远播,则无论袁使君或张将军,皆不敢轻易加害。”

    张氏迟疑了下:“如此,便依儿之言,待张将军来中山后暗中遣人告知他吧。”

    ……

    中山郡望都县,豪商张世平和好友苏双在府中密议。

    “张兄。”苏双愁眉苦脸:“袁使君派人要挟我二人交出粮食,更索要马匹,眼下该当如何?”

    张世平低声道:“我已派人偷偷绕道蒲阴陉,前去晋阳传信,如今只能拖延下去,张将军大破匈奴,威震并州,袁使君亦然,打败公孙瓒,名震冀州,他二人如庞然大物,我等都得罪不起,如今只能拖延下去,等他们二人博个胜负。”

    “这倒是个办法。”

    苏双长叹道:“本来我等依仗高览兵马坐镇保护,不想传言高览也投靠了袁使君,难知真假,我等的处境如今真是堪忧哪,实在不成,也只能交出粮草。”

    张世平也只能叹气,他们商人在地方上还行,但与袁绍、张辽这般诸侯相比,实在不值一提,他们曾经也尝试着资助扶持刘玄德,可惜刘玄德如今却远在青州,鞭长莫及了。

    ……

    常山国元氏县,有豪商刘庆,据说是中山靖王之后,当初张辽运粮之时,郡县推荐了他,他家中车辆无数,因而也成为张辽安排的四大商人之一。

    此时,刘府密室中,满脸横肉的刘庆来回徘徊着:“还没传回消息?”

    “叔父尽可放心。”他的侄子刘奇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此番我等不但派了两百刺客,更暗请了山中匪寇,井陉道狭,突然袭击,那张辽安能躲过。”

    “嗯。”刘庆满意的点了点头,眼里露出贪婪之色:“杀了张辽,则数十万石粮为吾家所有矣。”

    “嘿嘿。”密室里传来奸笑声。

    ……

    同在常山国元氏县,郡府之中,常山相孙瑾面色凝重,犹疑不决。

    “使君。”

    孙瑾身侧的掾吏张瓒开口道:“袁绍与公孙瓒皆派人前来,我等该如何是好?”

    孙瑾皱眉道:“袁本初自立冀州牧,志向颇大,既得冀州,必窥伺幽州,与刘公冲突,我等皆属刘公门生,自然不能依附袁绍。”

    张瓒点了点头,又迟疑道:“如此只能依附幽州,只是公孙瓒……”

    孙瑾哼道:“公孙瓒亦是野心不小,而今兵强马壮,暴虐寡恩,频频劫掠百姓,与刘公数度冲突,以下犯上,自然不能投靠他。”

    张瓒沉吟道:“如今常山在公孙瓒与袁本初之间,与刘公相隔甚远,我等怕是难保常山哪。”

    “哎……”孙瑾长叹一口气:“世道日乱,汉室堪忧哪,实在不成,索性辞了这常山相,去投奔刘公。”

    张瓒犹豫了下,道:“常山背靠并州,不若我等便依附征北将军、并州牧张文远,他是朝廷任命,又素来爱惜百姓,与刘公同道,若他日袁本初、公孙瓒与刘公交恶,亦可引张文远相助。”

    “如此倒是个妙法!”孙瑾眼睛一亮,随即皱眉道:“却不知张征北能不能挡得住公孙瓒与袁本初?”

    张瓒笑道:“使君有所不知,张文远曾数度击败袁绍,如今在并州又大破南匈奴,境内胡人咸服,编户入坊,分地屯田,可谓一片大好。”

    “哦?”孙瑾一怔:“张征北还有如此之能?……如此,当速速知会张征北。”

    张瓒点了点头,又面色凝重的道:“只是如今常山、中山的水很深,许多世家豪强都暗中投靠了袁绍或公孙瓒,传言高览似乎也投靠了袁绍……若是让张将军过来,须要提醒他小心,多带些兵马。”

    孙瑾面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他敏锐的道:“仲琅,你说高览之事是否是袁本初在谋算张征北?”

    张瓒神色一惊:“果真如此?”

    ……

    巨鹿郡,下曲阳县,袁绍所在宅院附近的一处院子里,郭图回到自己的屋中,却做不下来,不断的徘徊着,面色变幻不定。

    许久,他的神情才定了下来,长叹了口气:“张文远,这一次便当还了你的恩情吧。”

    当初,贾诩将他的家眷捉走,令他不得不为张辽效命,后来张辽让他去关东游说诸侯,他便到了袁绍手下,袁绍对他非常好,常令他心怀愧疚。到了冀州不久,袁绍曾数次问起他的家眷,他都是含糊应过,忽一日张辽便暗中派人将他的家眷送了回来,一切都照顾的很好,自此,郭图对张辽反而心怀感激了。

    此次袁绍谋算张辽,可谓天罗地网,不但伪作高览书信,而且派出了麴义和最精锐的弩兵,又策反了留守的黑山军,更暗中联结了附近一个乌桓部落,都在途中埋伏,若是张辽事先不防,几乎是十死无生,所以郭图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提醒张辽,还了恩情。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条,提笔迅速写了一片小字,卷成团,出了院子。

    :。: